济南

一家青年旅舍制造的“春节温暖”

大众日报记者 王健

2021-02-20 10:21:51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距离济南长途客运中心1.2公里,距离长途汽车总站2.5公里,距离火车站3.5公里,在这里,“开间温暖的小店,遇见温暖的人”——

一家青年旅舍制造的“春节温暖”

除夕夜,济南2046青年旅舍内,辛红亮和大家一起看春晚。

济南2046青年旅舍内的一面墙上,满是旅客的车票。

  
“大家一起包水饺、吃年夜饭、看春晚,感觉也挺有意思的!”除夕夜,济南2046青年旅舍内依旧人头攒动,笑声不断。
  2021年1月17日凌晨1:43,这家青年旅舍负责人辛红亮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为石家庄籍学生和打工者提供免费住宿”的消息。此后,咨询的电话接踵而至,也陆续有人住了进来。大年三十,这里准备了丰富多彩的节目,让每个异乡人找到了家的温暖。

想干他就干了
  “在济南读书的,石家庄籍贯的,没法回家的学生,或者在济南打工的石家庄籍贯的人。济南某青年旅舍,免费提供住宿,反正也空着很多床。如果必要,可以在这里过年。希望可以帮助扩散,让更多需要帮助的弟弟妹妹有个栖身之所。”因为这个消息,1月17日以来,济南市天桥区堤口路这家并不起眼的青年旅舍突然火了,甚至被人民日报和央视“翻了牌子”。
  2月11日晚,记者走进济南2046青年旅舍,被玻璃上“开间温暖的小店,遇见温暖的人”的喷印所吸引。店主是个有故事的人。
  这个旅舍地方不大,一共5间屋子,37张床。上下铺,分男女寝室,和学生宿舍一样。旅舍内布置了照片墙、涂鸦墙,还有卡通喷绘。
  说起免费提供床位的初衷,辛红亮打开了话匣子。1月15日,他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石家庄籍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大一新生马慧璇因过年无法回家,被来查房的宿管阿姨“收留”,邀请她回家过年。这个暖心故事给了他启发:“作为疫情防控常态化的首个春节,各地都倡导就地过年。因为疫情,我这里床位都空着,还不如免费给大家住,让他们在济南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想干他就干了。
  “您好,我看网上说你们这里可以免费入住,请问需要什么样的条件?”“2天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身份证。”
  20多天来,他接到了上百个咨询电话。随着河北疫情防控形势好转,免费住进来的一共有6个人,有东北的、在河北工作的,还有省内的。“一开始我们只针对石家庄籍的,后来扩展到所有不能回家过年的人。”辛红亮说,能帮到别人,本身就是一种快乐。
  尽管他的举动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大力支持,但很少有人知道,刚刚过去的这一年,他一直在咬着牙勉强维持。
  “2019年腊月二十九停业,一直到2020年4月份才营业,每个月都在赔钱,苦苦支撑。”辛红亮说,他这里的房租加上水电费,一个月的成本就要近万元,而每个床位每天30多元,即使客流量大的时候,一个月的营业收入也就2万多元。受疫情影响,酒店行业一直不景气,去年国庆黄金周7天一共才有7位顾客。而之前,他这里一到节假日就客流不断,往年国庆假期,7天能有160多个顾客入住。
  最难的时候,他到店里拆下来一个空调,卖了八百块钱,买了一辆二手助力车,天天穿着两件羽绒服去送外卖。尽管这样,正式营业之后,遇到骑友、有困难的人,他都坚持提供免费住宿。
  守望相助,这是他的原则和信条。

善举背后的支持网络
  张明在河北廊坊从事房地产销售工作,受河北疫情影响,他们公司提前放假。他回了趟老家泰安,之后就到济南来学车,也想在这找份零工。去年,房地产行业不太景气,自己的销售业绩一直下滑,他全年一直靠信用卡维持生计。刚开始看到青年旅舍免费住宿的消息时,他还不太相信,怀疑是个骗局。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打电话联系了辛红亮。
  “核酸检测没问题就可以入住,住多久都没问题。”辛红亮的回答让他意外又感动。他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老板。
  有了落脚的地方,他计划先留在济南,“如果顺利找到工作,拿到工资后,我一定要请旅舍老板吃顿饭。”
  免费住宿的消息发出后,除了家人的支持,辛红亮还收获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感动。1月20日,一个叫潇潇的姑娘骑电瓶车送来了8箱奶;2月8日,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特意买了100个馒头送过来,说给大家吃;有一天,他在美团接到了7个订单,都是打了钱但不入住的好心人;还有人给辛红亮打了180元钱,留言说免费入住旅舍的钱他来出……
  而在发布消息的当天,他就收到了来自“大冰的小屋”5000元的捐款。当时,他希望通过大冰帮忙宣传一下,让更多有需要的人知道:“我现在在济南有一家青旅,空了很多床位……我想免费提供给那些因为疫情滞留在济南的兄弟姐妹,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你的力量,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为了避免广告嫌疑,我也不会留青旅的名字,就叫济南某青旅就好。”
  大冰回复说:“虽然你是把床位免费提供,但清扫费、被服清洗费、水电费肯定都需要花钱,这部分费用我来承担吧……”
  1月28日,辛红亮在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评选活动中,荣获“第372期正能量奖”,并获得5000元正能量奖金。
  邹平小伙儿刘帅是这家青年旅舍的义工,2019年9月完成一次徒步穿越后,就来这里休息。“当时我和我哥聊了一晚上,聊家庭,聊旅游路线。”去年年初,刘帅在这里干起了义工。疫情较为严峻的时候,他还被辛红亮拉着去社区看大门。
  其实,在云南、西藏等地的青年旅舍,义工已经较为普遍。不少青年旅行者以在青年旅舍做义工的方式换取免费食宿,并借工作空余时间在当地游玩。义工在旅舍一般负责前台接待、点餐服务或者卫生打扫等工作。

背包客情结
  “这一切在我看来都很平常,作为一个背包客,我也曾多次得到过陌生人的帮助。”2008年,辛红亮毕业于广东一所大学,之后卖过手机、做过股票操盘手、当过理财经理。如果没有2015年11月13日的那场意外,他可能还会一直按部就班地工作和生活。那天他不慎摔断右脚踝,本来他第二天约了朋友去看画展。
  “做完手术出院后,我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不喜欢让家人看到自己瘸着一条腿的样子,他决定出去看看,换一个活法。
  2016年3月,他拄着拐杖登上了去西宁的火车,后来又从西宁搭车去了拉萨。此后的十几个月里,他就回过两次家,一次拆钢板,一次过春节。其他时间,辛红亮一直在路上,走走停停,几乎在所有省份都住过。
  “在路上遇到的很多人都特别善良,在路边竖起大拇指,就能搭上车。我搭了很多车,都是免费的,还有人邀请我去他们家里住。”他说,尽管大家萍水相逢,但因为没有共同的朋友,甚至对方的名字都可能是假的,反而更容易互相倾诉。每个背包客,都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2017年10月份,他开了这家青年旅舍。他对自己的选址很满意,距离济南长途客运中心1.2公里,距离长途汽车总站2.5公里,距离火车站3.5公里。很多来济南转车的年轻人,会选择住在这里。
  在辛红亮看来,这个旅舍既是自己营生的手段,更是背包客们以及有困难的人一个落脚的地方。
  去年10月份,背包客李玉宝在这里落脚。辛红亮不但给他买了晚饭,还免去了他的住宿费。事后,李玉宝在朋友圈感谢辛红亮:“看我是南方人,还特地买的米饭,我已经很久没吃顿米饭了……感动!感谢!感恩!”
  2月7日,曾经在这家青年旅舍做过10个月义工的刘佳彬结婚。“因疫情防控和工作需要,我不能去现场,就把这里简单布置了一下,当他们婚礼的第二现场。”辛红亮不但准备了气球,还把祝福语打在了大门口的电子屏幕上。
  “我们是在西宁认识的,后来各自去往新的目的地,之后又在拉萨相遇。”辛红亮说,后来刘佳彬不知道下一站要去哪里,“我就建议他骑车从拉萨来济南。”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辛红亮说,要想了解背包客,最好去看看《七十七天》。
  据了解,这部电影的拍摄地点在羌塘,根据小说《北方的空地》改编,讲述了男主穿越羌塘无人区的故事。
  对于辛红亮来说,经营青年旅舍也是一种情怀,他希望将这种情怀一直延续下去。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采访结束时,记者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这首歌:“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