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刘金玲:女代驾司机的甜酸苦辣

大众日报记者 陶相银

2020-07-24 07:26:21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因为代驾行业的特殊性,女司机在这个群体中是“百里挑一”。目前,威海有在册代驾司机1200多人,但女司机只有10人左右。

30岁的刘金玲从事代驾司机一年多。白天,她在喧闹的商场打工;夜间,她在寂静的街头“摆渡”饮酒司机。弥漫的酒味儿中,偶尔会遭遇指责和蔑视,但更多的时候是收获理解和尊重、温暖和感动。

目前,威海市区有八九家代驾公司,代驾司机有1200多人。紫星代驾是规模较大的代驾公司之一,经理叫戚维峰。在没有成为“戚总”之前,戚维峰自己也干过五年代驾司机,在这行里摸索8年后,他现在把业务开拓到了省内多地。

 紫星代驾有着很多严苛的规章,也有自己的运营模式。有司机来应聘,戚维峰要先面试再笔试,最后再试车技。戚维峰甚至不允许司机纹身、染发,因为“这可能会引起顾客的反感”。很多代驾公司是从司机的每单收益里抽取10%到20%的提成,紫星代驾则是每月收400元钱的管理费。“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司机们觉得每笔钱都是给自己挣的,有积极性。”戚维峰解释,在紫星代驾注册的代驾司机有300多人,目前每晚上工人数能达到50%以上,“这个工作很自由。想挣钱,就出来干活;不想出来,也没人管。”

 在紫星代驾,全职代驾司机的收入颇丰,月收入最高纪录是1.3万多元,但大多数人是把代驾作为“第二职业”,只在夜间上工,他们的收入从一两千元到七八千元不等。

去年6月份,刘金玲在网上找兼职工作时,看到了紫星代驾招聘代驾司机的广告,车技娴熟的她决定试试。做代驾司机,要走夜路、遭遇各种醉汉,这一点谁都清楚。但刘金玲的犹豫很快就被戚维峰的几句话打消了,“戚总说,干这行的都不容易,大家肯定会尽量帮我,让我先干着试试。”

刘金玲是紫星代驾的三名女司机之一,她们享有特殊待遇。男司机每月的管理费是400元,女司机则是200元。男司机不能拒单,但女司机有这个特权,路途远、地点偏僻的地方可以不去。在严寒天气里,也有不少同事会主动把单让给刘金玲,让她能少遭点罪。

关照同样也来自顾客,有的顾客会主动帮她拎电动车,也有人会在下车后步行把她送到小区外给她指明方向。

来自陌生人的一份份善意,消除了刘金玲对做代驾司机的担忧,也让她日益喜欢上这份工作,“趁着夜深人静,可以好好地看看这座城市。”

先苦后甜,生活总是这样每当有人走出酒店,刘金玲都会上前主动问一声,“先生,要代驾服务吗?”对方往往一怔,不大相信眼前的女子是代驾司机。对于这点,刘金玲早已见怪不怪,“大多数顾客没料到会有女代驾司机,也常常有顾客问我为什么做这行,我的回答很简单——为了挣钱。”

 女代驾司机,无疑会有种种不便。去年秋天,刘金玲把一位顾客送到市郊一个刚建成的小区里,“没有路灯,还是土路”。顾客下车后,给她指了路,但刘金玲还是在一片漆黑中迷了路,她推着电动车在黑暗中走了20多分钟,一直奔着远处的亮光走,才最终走出了小区。当时已是凌晨,但刘金玲还得骑电动车回市区,“如果是打车,那这单生意就算白做了。”

性别歧视也是不可避免的。有的顾客在电话中就直接呵斥“不要女司机”,也有人会在刘金玲已经赶到后,以种种理由拒单,更有甚者直接打电话到紫星代驾投诉,“派个女的来,啥意思?我还要命呢。”

也会有人不怀好意,刘金玲要及时把局面控制在对方的言语轻浮阶段,“告诉他,‘请尊重我,也请尊重您自己’,否则他会得寸进尺。”

在酒精的刺激下,很多人一改平日的样子。有人会变得亢奋,东拉西扯,说个不停;有人会变得狂躁,拍拍打打,脏话不断。刘金玲最怕两种顾客,一种是上车就昏睡不醒的,曾有位顾客上车之后只说了一句“去市里”,之后倒头睡去,刘金玲推他不醒,只好在车上干等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他醒来,“我们既然接了单,就不敢走,万一他出点啥事怎么办?”另一种更令人头疼,一车亢奋的醉汉,这个说往东那个说往西,吵闹半天不知道往哪里去,甚至有人当场就打了起来。

对于这些,刘金玲坦然接受,“这是干这份工作必须要经历的。”

责任编辑: 郭爱凤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