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讲堂】林毅夫:林毅夫疫情下的全球经济及中国应对

2020-06-25 10:03:00 发布来源:​《今参考》推荐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及各国分享信息,并采取了一系列防控和救治举措,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为国际社会防范疫情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经验和有力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作出了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大流行的评估决定,但当时很多国家并没有足够重视和采取得力措施,疫情在国际间迅速传播,多国进入暴发期。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和中国的应对,以及全球治理的完善,值得深入探讨。

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挑战

一种传染性高的疾病在一国扩散并且还没有疫苗可用之前,最好的应对办法是采取社会隔离和封城、封国的措施。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包括意大利、西班牙、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以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采取了类似的措施。这些措施不仅影响生活,而且也会对生产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发展机构已经多次下调世界各国的增长预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和石油价格的闪崩,导致美国纽约股票市场在3月份出现4次熔断,道琼斯股票价格指数出现断崖式下跌,在美国股市崩盘的带动下,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股市也纷纷下跌。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隔离或封城措施,对已经在下滑通道的经济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一些发达国家的利率已经是零利率或是负利率,虽然采用非常规的量化宽松甚至无限量量化宽松,以及高达GDP10%甚至20%的财政援助计划,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出现经济衰退已经是必然。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发布的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可能下滑5.9%,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7.9个百分点,欧元区今年经济下滑7.5%,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8.8个百分点,全球经济下滑3.0%,比1月份的预测下调6.3个百分点。

截至目前,人类尚未研发出针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有效疫苗,没有症状的感染者大多具有传染性,并且只要疫情在其他国家蔓延,就会产生输入性的风险,可能一波已平一波又起。如果世界各国不能通力合作、齐心协力防控而使疫情蔓延至明年,甚至像1918年全球大流感那样在许多国家出现更为严重的第二波暴发,那么,发达国家及全球经济陷入像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并非不可能。

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及应对

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为了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今年的增长率大约需要达到5.6%。到2030年以前我国的年增长潜力还有8%,在正常情况下这个目标不难达到。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我国采取了有效的封城、居家隔离的防控措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传播,也不得不付出一些短暂的经济代价。2月份很多企业处于停工停产的状况,3月份陆续开始复工复产,然而全球跨境投资、货物贸易和人员往来大幅减少,许多出口企业面临订单骤降或被取消的困境。为了防控输入性的病例和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的蔓延,防控工作常态化,生产生活仍受到一定影响。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这是1992年有季度统计数据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蔓延,世界贸易组织预测疫情可能导致2020年全球商品贸易下滑13%至32%之间,下跌幅度可能超过2008年至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贸易下滑幅度。我国是世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今年我国的增长将主要依靠国内市场和需求。考虑到为了防控输入性的病例和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的蔓延,防控工作需要常态化,二季度即使全面复工,经济增长可能只是缓慢复苏,全年增长主要依靠第三、第四季度的反弹。

从我国的宏观政策空间以及政府执行能力来说,要全年达到5%或更高的增长并非不可能,但那样第三、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长需要达到15%左右,考虑到全球经济有许多不确定性,需要为未来一两年留下一些政策空间。其实,在全球经济下降3.0%的预期下,我国若能达到3%至4%的增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况且明年全球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复苏是大概率事件,我国经济恢复到正常6%左右增长的可能性很大。

过去金融危机对经济的冲击主要在需求面,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则同时冲击了需求和供给等。受到国内需求减少、国外订单骤减的影响,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更为困难,就业面临很大压力。

以往我们应对危机冲击,主要靠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支持投资,稳定经济增长,但是这对创造就业机会和消费需求会有一个延后期。这次除了已经提出的“新基建”之外,需要同时支持家庭消费、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对城市的贫困户、中低收入家庭和失业人口可以发放消费券,在农村提高低保的标准和低收入家庭的救助标准,这样才能有利于启动消费需求,保住中小微企业、保住就业,保证脱贫目标在今年实现。同时,在保企业上可以延缓企业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偿还,增加给予企业贷款,减免税收和“五险一金”的缴纳,减免租金等。

相信中国有能力在国际经济一片肃杀声中维持合理的增长速度,在世界经济衰退甚至萧条时,仍可以像2008年以来一样,未来每年仍为世界的经济增长贡献30%左右。

对完善全球治理的思考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扩散到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波及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贫穷国家,在许多城镇几乎没有任何测试设备和呼吸机,政府的财政也捉襟见肘,难于投入大量资金来增加必要的防护。同时,经济下滑也使得许多高负债的低收入国家面临债务到期难以偿还的危机。

面对这种人道主义的危机,我国可以和其他国家分享防疫的经验,利用强大的口罩、防护服、测试盒、呼吸机等防疫必要物资的生产和供应能力,出口支援其他国家遏制疫情,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尽量助力其他国家减少疫情对人的健康和生命的危害。同时,倡导和支持二十国集团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多边国际机构给发展中国家提供必要的紧急援助和延缓债务偿还等,帮助发展中国家渡过难关。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暴发提醒人们,即便在21世纪生产力水平高度发达之时,面对致命的传染病人类生命和经济、社会组织依然十分脆弱。未来,人类社会还将会面对许多全球性自然灾害,以及全球金融危机的挑战。在这些灾害和挑战面前,各国必须通力合作才能避免灾难的产生或是将危害降到最低水平。希望新冠肺炎疫情的教训提供了改善全球治理、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减缓化解未来可能出现的全球危机的契机。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和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 王玉霞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