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历史】把诗词文章写在大地上

2020-09-13 10:00:01 发布来源:​《今参考》推荐

家国情怀是中国古代许多知识分子的本色,也是他们为政为文的主旋律。

苏轼一生秉持家国情怀和民本情结,无论是身处清风朗月的坦途,还是置身凄风冷雨的逆境,都恪守民胞物与的政治理念、为民请命的价值操守,初心不改、笃志不移,“奋厉有当世志”。

当王安石推行新政时,年轻气盛、匡时救世的苏轼纵笔写下著名的《上神宗皇帝万言书》,以犀利观点和恳切言辞陈述自己的政治哲学和改革主张,并郑重告诫皇帝:君之为君,非由神权所受,得自人民拥护。

熙宁二年,“宁为民碎,不为官全”的苏轼遭到罢黜,离开京城先后赶赴杭州、密州、徐州等地任职。

在杭州,苏轼主持疏浚运河淤泥、建设输水管道、修筑西湖堤坝,写就《饮湖上初晴后雨》等炳耀青史的诗篇。素有“人间天堂”之誉的杭州与才华盖世的苏轼相映生辉,实乃上苍的恩赐;

在密州,苏轼推动抗旱灭蝗、抓捕盗贼、厉行法度,创作《蝶恋花·密州上元》等脍炙人口的佳作;

在徐州,苏轼主导抗洪护城、开仓放粮、救济灾民,书写《放鹤亭记》《登云龙山》《黄楼九日作》等经久传颂的名篇;

在扬州,苏轼推行重开漕运、废除花会、减免税赋,写下《西江月·秘堂》《江城子·墨云拖雨过西楼》等影响甚巨的经典。

担任地方官员期间,苏轼以民为重、顺乎民意、为民争利。一方面,劝耕促织、减役丰财,在改善民生上建功立业;另一方面,吟诗作赋、著书立说,为消解民瘼而走笔放言,初步实现了儒家倡导的“立言立德立功”的“三不朽”人生理想。

同时,苏轼也由一个原本高谈阔论的“纵横家”变成了亲力亲为的“实干家”。元丰元年,徐州发生严重干旱,苏轼往郊外石潭求雨,祈雨成功天降甘霖,后又率官衙人员到城东感谢上苍。途经村野看望乡民时,他为老翁挥笔“道逢醉叟卧黄昏”,为村姑泼墨“旋抹红妆看使君”,还不辞辛劳、风尘仆仆,连续走访多个村庄,连枣花落在衣服上的“簌簌”之声都听得真真切切。

在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只有像他这样真正体察民生、体贴民瘼的官员,才能写出“照日深红暖见鱼,连村绿暗晚藏乌”的诗句,才能状绘“老幼扶携收麦社,乌鸢翔舞赛神村”的真实情状。

林语堂说:“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苏轼荟萃天地之灵秀、承载人间之精华,既是中华传统文化发展到某种极限的化身和代表,也是把诗词文章写在大地上的平民文人的楷模和典范。

他豪迈得“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淡泊得“求田问舍笑豪英,自爱湖边沙路免泥行”;他用耿直刚正的魂魄涤荡红尘俗世里的浑浊和卑污,用古道热肠的心绪抚慰百姓的凄楚和艰窘。

“天生健笔一枝”的苏轼,还以颖异的禀赋、激昂的才情、闳博的学养、超拔的睿智,护持后人诵读古籍、研习诗词、历练修为。因他“处处无家处处家”的潇洒,因他“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彻悟,因他“一蓑烟雨任平生”的从容,还因他“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的超然和淡定,更因他“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的孤标遗世和豪迈洒脱。

(黑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刘金祥/《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 王玉霞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