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武汉连线|跟2岁儿子团聚一月后又分开,有时候想哭,但我要坚持!

大众日报记者 卢鹏

2020-02-25 07:12:57 发布来源:大众日报客户端

山东省第五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内科专业护师 田慧

2020年2月23日 武汉人民医院东院区

2020新年伊始,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来势汹汹,每天不断刷新的确诊病例数字牵萦着全国人民的心,由于疫情来的太突然,病毒传染性太强,武汉急需外省医疗人员的支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且从事医疗工作,我接到医院自愿报名援助湖北的通知后,瞒着父母第一时间报了名,当时并没想太多,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祖国现在需要我!

老公和婆婆得知我报名去支援武汉的消息后非常支持,我有两个孩子,大的七岁,小的才两岁,小儿子和我分开快一年啦,好不容易从老家接回济南刚一个月,因为疫情,我们不得已再次分开。婆婆六十多岁了,有高血压、冠心病,腰椎也不好。老公每天工作超级忙,我离开后,他俩能照顾得来俩孩子么?

他们好像从眼神中看出了我的顾虑,婆婆含着眼泪说:“国家有难,岂能袖手旁观,这是你们医护人员的使命,祖国在召唤你,武汉的人民更需要你,家里交给我你就放心去吧!”我感动的给婆婆跪下了,感谢你,妈妈!

元宵节的前一天,亲吻了还在熟睡中的孩子们,我和队友踏上了奔赴济南遥墙机场的大巴车,下午三点启程直飞武汉。面对严峻的疫情,我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安,但在大巴车开赴机场的路上,透过车窗看到前有交警开路,并迎来他们一次次敬礼的时候,我的内心被震撼,从他们期盼的眼神中,我读懂了这份责任的重大!

抵达指定地点以后,经过简短有序的培训我们立刻投入到高强度工作中。为了省下上厕所的时间,我不敢喝水,用起尿不湿;因为在这物资吃紧的状况下,我们不敢随意脱下防护服(防护服脱下之后就无法再次使用,并且穿脱需要浪费很长时间)。在这高强度的工作下,有的同事在休息室坐着就可以睡着、更有甚者在岗位上累到呕吐……

初来乍到,本以为工作压力大已是最大困难,但这里空气潮湿,与山东环境大不一样,加上长时间佩戴口罩、工作时间防护服加身,本身皮肤易过敏的我,虽然做了准备涂上了艾洛松软膏,但脸上依然起了水泡,口罩摩擦着皮肤刺痛难忍。有时候痛苦得自己甚至想哭,但我始终告诉自己要坚持,因为我是个战士!

工作时我和同事们经常相互打气加油,和患者们互相鼓励,陪患者聊天,帮他们洗水果,以减少他们内心的恐惧,从而更有利于治疗。看着患者陆续痊愈出院,我们的付出取得了成效,那时心中的感觉绝不是简简单单幸福这样一个词可以形容!

来武汉后,科主任、护士长和同事们给了我很大的关心和帮助,经常打电话、发微信鼓励我,为了解决我的后顾之忧,还隔几天就给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配送一次蔬菜和水果,她们的关爱给了我和家人最大的精神鼓励和支持,也让我战胜疫情的斗志和力量倍增,在此深表感谢!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现在祖国各地医疗队纷纷来湖北支援,我们的战友越来越多,相信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全国人民万众一心,疫情很快就会过去,春暖必会花开!做为山东省援助湖北医疗队的光荣一员,有医院党委做我们坚强的后盾,有领导和同事们的大力支持,我们定当不辱使命!给医院争光!为齐鲁儿女添彩!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卢鹏 通讯员 王文斐 报道)

责任编辑: 张晨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