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华亚智能IPO被暂缓表决背后:曾行贿第一大客户高管,重要供应商疑是关联方

2020-08-14 17:03:14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经济导报

经济导报财经研究员 周萍

8月13日晚间,证监会网站公布了2020年第120次会议审核结果,苏州华亚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亚智能”)暂缓表决,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未通过,江苏协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博迁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公司首发获通过。

业内人士分析,华亚智能IPO申请被暂缓表决,说明公司可能存在未披露但影响发审委员判断的信息。

经济导报研究员综合各方面信息发现,该公司存在“重要供应商疑是关联企业”,而且“公司曾向第一大客户高管行贿”等问题。

华亚智能成立于1998年12月21日,是一家从事应用于半导体设备、新能源、轨道交通、医疗器械等领域的精密金属构件制造的企业。

招股说明书披露,华亚智能此次拟发行股票不超过2000万股,计划募资3.50亿元,将用于精密金属结构件扩建项目、精密金属制造服务智能化研发中心项目,公司IPO保荐券商为东吴证券。

曾向第一大客户高管行贿

“满足客户一切需求,成就华亚所有梦想”,是华亚智能公司网站的一句宣传语。但很显然,“一切需求”是不应该包括索贿及行贿的。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的《石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沪0114刑初1796号披露,2011年至2015年期间,时任上海坦达轨道车辆座椅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坦达”)副总经理石某,利用其担任材控部、质保部、市场部等分管负责人的职务便利,在决定供应商份额、价格等方面为苏州华亚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帮助,先后多次非法收受该公司负责人王某2贿送现金28万元。

招股说明书披露,王彩男为华亚智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截至目前,王彩男、其配偶陆巧英及其子王春雨合计控制公司本次发行前83.10%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坦达不仅是华亚智能2015年的第一大客户,而且还在2015年贡献了37.65%的收入,2015年第二大客户收入占比只有9.85%,可见其举足轻重的地位。2016、2017年,上海坦达也分别为华亚智能第一大、第二大客户。

华亚智能2018年6月申报的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包括2015年,在“发行人报告期内违法违规行为情况”章节,华亚智能并未披露该事件。

重要供应商疑为关联企业

华亚智能的供应商也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招股说明书披露,苏州工业园区道法利精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法利精工”)是华亚智能重要的零配件供应商。

资料显示,道法利精工成立于2016年6月21日,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设立当年,其便被列入了华亚智能的供应商名单之中,并开始向其采购有关零配件。

此后,采购额不断逐年递增,2018年1-6月,在华亚智能零配件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道法利精工以106.4万元的金额位列其第五大供应商。

无论是资历还是资本实力皆不出众的道法利精工,是如何获得华亚智能的青睐,并在成立不久就迅速成为其供应商的呢?

据工商资料显示,虽然从目前道法利精工的注册地址、股东以及联系方式上看,与华亚智能并无交集,但其2016年注册时及2016年报企业年报报审时,这家注册于苏州工业园区的企业留下的电子邮箱为hl@huaya.net.cn。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说明书披露,华亚智能曾经的关联方苏州工业园区华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亚科技”),其电子邮箱地址则是与道法利精工在2017年之前工商资料中的公司联系电子邮箱一模一样,皆为hl@huaya.net.cn。

华亚科技注册成立于2003年,目前已经被注销,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正是目前华亚智能的实控人王彩男,另一股东为华亚智能的监事会主席韩旭鹏。

无独有偶,招股说明书披露,迈迪康医疗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迈迪康”)为华亚智能一级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17日。

2016年8月,华亚智能收购了苏州迈迪康100%股权,重组前王春雨持股80%,韩旭鹏持股20%。

工商资料中显示,苏州迈迪康曾用的邮箱,同样为hl@huaya.net.cn。

保荐券商前保代突击入股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10月12日,华亚智能前身华亚有限召开董事会,决议通过同意华亚有限以2016年8月31日作为股份改制基准日整体变更设立为股份有限公司。

而就在2016年9月28日,华亚智能进行了其股份制改革之前的最后一次股权转让,陆巧英将手中的一部分股权分别转让给了6个自然人,其中除包括王水男、陆兴龙、韩旭鹏、金建新等王氏家族的亲戚或华亚智能的重要员工外,还有另外如自然人王学军等与其截然无关的外部投资人。

上述六人的入股价皆为6.75元/注册资本。

自然人王学军是除王彩男夫妇及其子外持有华亚智能股份最多的自然人股东,在2016年9月末的那次股权转让中,王学军从陆巧英的手中以1012.50万元的价格获得了华亚智能对应150万元的出资额,以3.43%的持股比例成为了华亚智能第五大股东。经股份改制折算,王学军最终持有了华亚智能在此次IPO前205.5万股。

在华亚智能的招股书中,并未对王学军进行过多的信息披露。据媒体公开报道,王学军1995年开始从事期货证券工作,而其还与为华亚智能此次IPO担任保荐工作的券商——东吴证券关系密切。

据报道,王学军是比较早的一批保荐代表人之一,尤其与东吴证券关系密切。

2002年8月,在华泰证券证券部工作刚满4年后,王学军便跳槽东吴证券投行部门,并取得保荐人代表资格,之后直到2014年,十余年时间里,王学军皆在东吴证券投行部门担任保荐工作,并担任东吴证券投行事业五部总经理、债券及并购事业部总经理,期间其以保荐代表人身份参与过吴通控股、康力电梯等IPO项目以及西藏旅游的定增等诸多项目的资本运作。

2014年,王学军离开东吴证券投行部,进入到东吴证券新设立的东吴并购资本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开始涉足投资并购。

2015年,王学军从东吴证券正式离职并开始涉足私募投资。

2016年9月,王学军便成功入股华亚智能,成为当年获得相关股权最多的投资者。

是因为王学军的入股,在投行圈内处于二三线位置的东吴证券才获得华亚智能IPO这一项目,还是因为东吴证券,王学军才能得以突击入股华亚智能的机会,目前尚不得而知。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华亚智能上市,王学军将受益匪浅。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