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年轻干部的贪腐陷阱

2020-09-17 13:20:45 发布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点击浏览下一张

北京市东城区纪委监委针对党员干部违纪违法年轻化这一现象,开展“扣好第一粒扣子”专题纪律教育活动。图为青年干部参观警示教育基地。摄影/陈庆(东城区纪委监委干部)

记者近日从江西省九江市纪委监委获悉,庐山市委副书记周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审查调查工作目前还在进行中。

周麟出生于1980年,在本是干事创业的大好年华,因涉嫌违纪违法被查,令人唏嘘不已。近期,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公布的审查调查消息中,有多起“80后”“90后”年轻干部被查处的案例,如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原副区长郭静雨、上海市金山区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金英丽等。

贪腐问题没有年龄之分,一些看似 “年轻有为”的党员干部,同样存在不可忽视的腐败风险。近期查处的案例表明,一旦触碰纪法“红线”,无论年龄大小,都要被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也反映出持续深化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惩治腐败的震慑作用在基层不断增强。

错用“才智”敛财谋利,青年英才走上腐败歧途

“身为新提拔的年轻干部,我没能抵挡住社会上的各种诱惑,错把企业老板围猎领导干部的‘糖衣炮弹’当真情,放松了思想警惕,在金钱欲望的唆使下,理所当然地收受财物,一步步堕落到职务犯罪的漩涡里。”金英丽在忏悔书中写道。

8月13日,上海市金山区纪委监委公布了对金英丽的政务处分决定。因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和国家法律法规,并涉嫌犯罪等,决定给予其政务开除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作为金山青年,我将继续努力为‘三个金山’的建设添砖加瓦!”2012年,年仅31岁的金英丽获评第五届“金山十大杰出青年”,这番话是她的获奖感言。

2006年,金英丽研究生毕业,走上了工作岗位。在金山区经济委员会招商信息科担任科长时,她积极参与搭建金山区招商引资队伍建设与培养平台,开辟招商引资信息渠道,成功举办了投资促进恳谈会、推介会等。然而,随着职务越来越高,曾经那个开拓进取、立志干出一番事业的杰出青年,在贪腐的泥沼里越陷越深。

2019年8月,金山区纪委监委收到上海市公安局金山分局扫黑办移送的反映金英丽有关问题线索。初核发现,金英丽存在涉嫌受贿犯罪问题。2020年5月,金英丽被采取留置措施。

经查,2016年至2019年间,金英丽利用其担任金山卫镇副镇长、区经委副主任等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贿赂。为帮助某公司在退税、避免因发布虚假广告受到处罚等方面谋利,金英丽多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贿赂,并用这些钱购买高级轿车、理财产品等。除了直接收钱外,金英丽在和一家公司交往时,还让对方为其购买家具、支付租房费用等。

因能力强、进步快,不少年轻干部得到提拔。但某些年轻干部在走上领导岗位后,却对手中的权力没有清醒的认识和敬畏,最终踏上贪腐“不归路”。还有一类年轻干部,包括行使公权力的基层公职人员,把“才智”用错了地方,利用职务便利敛财,贪腐数额之巨甚至不亚于一些腐败潜伏周期较长的腐败分子;不少人参加工作没几年就初次犯案,有的甚至从入职开始就“蠢蠢欲动”。

日前,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纪委监委对该区市民中心余杭分中心不动产交易窗口工作人员田琦浩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监察调查。

经查,今年25岁的田琦浩利用职务便利,仅在去年1月到12月之间,就侵吞国家财产达595万元,用于奢侈消费、购买豪车和网游充值,目前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已被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年纪轻、职务低、犯罪时间短,贪污数额却巨大,该案引发社会关注。梳理近年来年轻干部被查的案件会发现,田琦浩案并非个例。比如,四川省马尔康市人民医院原会计季某,参加工作仅两年就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款,至2019年案发时,27岁的她已贪污公款547.1万元;贵州省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原会计兼出纳张某,工作不到一年便开始骗取社保资金,案发时只有25岁的她,涉案金额达40余万元。

腐败形式五花八门,贪图享乐不惜以身试法

综合各地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例发现,腐败形式五花八门:有的收受贿赂炒股理财,有的挪用公款超前消费,有的截留民生资金升级网游装备、打赏网络主播……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观察,年轻干部腐败表现存在一定共性,呈现出部分年轻人的社会生活特征,“一些年轻干部日常生活贪图享乐、爱慕虚荣,甚至热衷炫富攀比,为此不惜以身试法、铤而走险。”

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奢侈品,一件衣服6.4万元,一个包超过20万元……1990年出生的王雪,是北京市东城区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原出纳员。仅一年多的时间,王雪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多达720余万元,均用于个人奢侈消费。

肆意挥霍的背后,是王雪对物质消费难以满足的欲望。“在工作、生活和网络游戏中,王雪结交了大量‘出手阔绰’的朋友,养成了畸形的消费观念。”专案组人员介绍说,王雪进入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工作不到一个月,就开始想方设法侵吞、骗取公共财物,用以满足消费欲望。买完东西,她会拍照发在社交媒体上,大家的“追捧”让她的虚荣心获得极大满足。

最终,王雪在虚无的“快感”中加速沉沦。因涉嫌贪污罪,王雪被开除公职。2019年12月,王雪被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有人因消费欲望而堕落,有人则因赌致腐。1988年出生的郎筱鲁,是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发改局价费科原工作人员,也是富阳区监委成立以来,被查处的最年轻的公职人员。

“从大学开始我就是足球和篮球的资深球迷,接触网络赌球之初只是为了增添看球赛的乐趣,但后来我自以为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越陷越深,欠下了百万元债务……”从一开始投注五十、一百元“图个乐”,到之后下注五百、一千,再到最后一个上午输掉二三十万元,郎筱鲁俨然变成一个赤裸裸的“赌徒”。

然而,这名“赌徒”身处重要工作岗位。在房地产限价调控政策下,房地产开发商在楼盘销售前需要找郎筱鲁进行价格备案,这让他成为被“围猎”的重点对象。彼时,他正因“赌球”而欠下高额债务。于是郎筱鲁在接受宴请、吃喝玩乐之余,还向开发商借钱还债,在无法偿还的情况下,就通过索要“房号”倒卖获利后归还借款。

对各种诱惑缺乏免疫力,在权力漩涡中迷失自我

辜负了组织的信任培养,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金英丽如今悔恨不已:“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收了不该收的钱,出卖了自己曾经立志要当一个好干部的初心,更出卖了自己职务身份的清正廉洁。”

学历高、能力强、潜力大,这些原本前途无量的年轻干部,为何自毁前程、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他们腐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坚定理想信念,在事业发展的起步阶段放松自我约束,在刚掌握权力的过程中迷失自我。”在宋伟看来,像王雪、郎筱鲁这样的年轻干部和公职人员,由于滋生了急功近利、贪图享乐等不良观念,人生观、价值观、利益观严重错位,以至于在诱惑面前毫无抵抗力。

值得注意的是,年轻干部处于事业、生活起步期,党性历练、社会阅历、基层锻炼相对不足,这也意味着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容易产生廉政风险。

离开校园后,金英丽直接进入机关工作,成长经历相对顺利。在接受调查时,金英丽反思道:“我对各种诱惑缺乏免疫力,特别是对企业老板围猎领导干部的套路和糖衣炮弹缺乏辨别能力,没能守住基本的底线。”

案件暴露监管漏洞,及时纠偏治病救人

除干部自身原因外,案件暴露出的监管漏洞不容忽视。

尽管被查处的年轻干部大多职位不高,但往往身处税务、财务、出纳等权力集中、资金密集的部门和岗位,加上所在单位存在内控制度不完善、工作程序不规范、制约机制落实差、日常监管长期缺失等漏洞,他们便抱着侥幸和投机心理“钻漏洞”,利用职务之便实施犯罪。

监管形同虚设,复审复核层层失守,为王雪贪污公款打开了方便之门。“我自己一屋,财务室其他工作人员不会随便进入,这给了我很多机会。”王雪所在单位的财务管理存在漏洞,不仅让出纳王雪独自在一间办公室办公,而且其他工作环节负责人也未认真履职,制度执行流于形式。

“王雪使用假的银行对账单,模仿单位领导的签字,通过现金支票将公款转移到个人账户。后来,连现金支票都懒得用了,直接通过银联将单位账户的钱转到自己名下。”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说,在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内,整个单位对王雪的违法犯罪行为毫无察觉。

由于单位及上级主管部门对年轻干部和公职人员疏于教育,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严重缺失,王雪案涉及的分管领导、相关负责人等6人已被立案追责。

年轻干部贪腐有何危害?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年轻干部一旦发生腐败,如果不及早发现并查处,很容易造成“带病上岗”“带病提拔”,“这不仅影响干部本人的成长前途,也会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侵蚀整个党员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及时纠正年轻干部的“偏轨”行为尤其必要。庄德水建议,应加强对年轻干部的日常监督,发现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及时进行提醒教育,抓早抓小、防微杜渐。

因受贿9.8万元,郎筱鲁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执行一年六个月。“对郎筱鲁进行查处,对他个人而言也是一种挽救。如果我们不及时给他踩上一脚刹车,他在违法犯罪路上会走得更远。”杭州市富阳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胡志明说。

发挥警示教育作用,严把选人用人关口

思想上松一寸,行动上就会差一尺。宋伟认为,要重视对年轻干部的廉洁从政教育,随时注意其思想动态,帮助他们建立起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同时,发挥警示教育的作用,使其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扣好廉洁的第一粒扣子。

组织县机关及事业单位预备党员接受廉政教育,是江苏省泗阳县纪委监委长期坚持的做法。“我们分析近年来县里发生的腐败案件发现,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或第一次受贿出现年轻化的趋势。年轻干部不学纪法、不懂纪法,容易被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思想腐蚀,因此开展正反典型教育,引导他们自觉守住纪法‘红线’。”该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

“王雪等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发生后,我们组织全区各单位青年干部206人旁听庭审,现场接受警示教育。此外还拍摄了警示教育片《陨落的青春》,随忏悔书一同向全区推送。”北京市东城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区纪委监委在向全区发布案件通报的同时,开展“扣好第一粒扣子”青年干部纪律教育活动,以案例强化震慑,做到以案明纪、释法、说责、讲德、述廉。

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是一件大事,是百年大计。年轻干部代表着干部队伍的未来,他们能不能廉洁自律,直接关系到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前途。

“年轻干部贪腐,引人深思的不仅是如何预防的问题,还有人才队伍如何选拔使用培养的问题。”庄德水认为,一方面要为他们搭建干事创业的平台,让他们在基层锻炼和复杂考验中成长起来;另一方面,要严把选人用人关口,完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

多名受访者也表示,要把政治标准作为选拔任用年轻干部的首要条件,严把政治关、廉洁关和素质能力关,而非单一强调干部年轻化标准,避免埋下年轻干部贪腐的隐患。

责任编辑: 魏然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