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乡村振兴·基层说|党组织领办合作社,拓宽强村富民路

2020-10-12 06:16:29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

党组织领办合作社,就是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党支部担当“主心骨”,领办创办各种形式的新型合作经济组织,构建集体与农户之间新的联结机制,搭建起农民进入市场的重要桥梁。目前,党组织领办合作社已在全省推开,各地在推进党支部领办合作社过程中有哪些典型做法?取得了哪些成效?还面临着怎样的难题?本报派出多路记者深入烟台、淄博、德州等地发来一线报告,敬请关注。

菏泽市定陶区天中街道南城社区党支部书记

马化彬希望更多“乡土人才” 助力合作社发展

这几年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我最大的体会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出水才见两脚泥。党支部能带动群众富起来,是基层党组织最关键的战斗力。

以前南城社区,“穷、脏、乱”。村民没有挣钱的门路,收入低,集体收入为零。2015年,我注册了“茗嘉兴农作物种植专业合作社”。合作社成立之初,群众观望怀疑,不敢参与。我们没有退路,只能咬着牙往前走。合作社的6名党员,没黑没白地在基地忙活,从6个食用菌大棚起步,终于搞出了名堂:合作社社员,每人年收入10万元以上,一炮打响!现在,合作社投资两千多万元建设高标准食用菌大棚108个,常年安排300多人在合作社务工。项目收益累计分红180余万元,帮扶了22个村社、536户贫困户脱贫致富。合作社每年还给集体交15万元。

群众富起来了,南城社区环境变美了,村风变好了,群众越来越团结。疫情期间,村民主动加入志愿服务队。我们在卡点执勤的时候,村民都主动把热菜热饭送到我们执勤点,社区的几家糕点铺还向咱区里的防疫人员捐了2000多箱的糕点。

要说合作社面临的困难,就是生产能力不足,许多订单不敢接,实在可惜。扩大生产规模,也面临管理、人才等方面的制约。下一步,希望上级帮助我们多培养“乡土人才”,让合作社发展得越来越好。(□王兆锋 王浩勇 报道)

今年6月,滕州市级索镇龙庄村农业合作社农民收获小麦。(□王德琬 宋海存 报道)

淄博市博山区博山镇上瓦泉村党支部书记

王金成瞄准大榛子产业 向周边村庄辐射

以前,村民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跑市场、找销路,有些农户种植规模小、经营时间不长,常常因信息来源受限,销售渠道不畅。

为带动村经济发展,我们村成立了淄博博山润成有机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并开始着手发展有机设施农业,经过多年的努力已发展成为集绿色富硒草莓、蔬菜、黄桃、葡萄种植于一体的现代化高效有机生产园区。通过土地整合,合作社统一种植技术、统一产品管控、统一购销渠道、统一品牌宣传,这让上瓦泉的有机草莓、韭菜、葡萄等农产品品质大大提升,也有了广泛的美誉度。

“众人拾柴火焰高”,近年来,我们又瞄准大榛子产业,以上瓦泉村为中心向周边村庄辐射,在全国率先成立“榛子产业联村党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充分利用荒山资源聚力打造万亩榛子产业基地,流转土地建设规模化有机设施现代农业园区,通过游客采摘和深加工带动周边百姓共同致富。

在未来的发展中,我们要继续以“有机农业”为依托,坚持全域规划,以景观的概念建设农村、以旅游的理念经营农业,发展四季有花有果、客来有消费、客走有礼品的休闲观光农业。(□刘磊 报道)

烟台市蓬莱区北沟镇冶王村村民

王永伦合作社把贫困户 全都纳进来了

玉米到了收获的时候了,我昨天(10月10日)刚给合作社打电话预约了,这一两天就来给收玉米。两亩玉米,半上午就能收完,还给送到家。

我年轻的时候在水泥厂打工,一次事故被传送带绞断了左胳膊,生活很不方便。后来老伴去世,一个人就更艰难了。2017年,村党支部牵头成立了农机专业合作社,不少村民交钱入了股,我是贫困户,没交钱就被纳了进来,有了可以依靠的大树,我的生活也有了保障。

家里有4亩半地,自己只有一条胳膊,根本种不过来。现在好了,想耕地、浇水、种花生、收玉米,只要给村里的农机合作社打个电话就行。农机手开的大型机械,三下五除二就给收拾好了。今秋种了两亩大白菜,两亩玉米。耕种翻地,都是用的合作社机械。今年春上收玉米,合作社收完后,看我不方便,还用三轮车直接给拉到家。一个电话,全搞定了。找外边的机械,一亩要贵二三十元,也不会给你送上门。

不光是我,合作社把村里这些贫困户都纳入进来,不仅帮着我们解决日常生产的难题,还给我们安排工作。我就在地瓜干加工车间打工,一个月干点零活就能赚3000多块钱。我们争取努力工作不返贫,把日子过好,不给国家造成负担。(□从春龙 张越 报道)

广饶县乐安街道中赵村村民

赵锋刚“新手”农民 热盼专家田间指导

投入的钱能否得到回报?农民种植果树又没啥技术、种的梨会有好的销路吗?在村里动员我们加入合作社的时候,我和很多村民一样,心里都直打鼓。后来,村“两委”成员多次组织召开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挨家挨户发放“致村民的一封信”,介绍支部领办合作社的想法。

看着村里有了清晰的经营思路,不少党员也积极入股任职,我也开始盘算,以前种小麦玉米,一年每亩地除去种子农肥等成本赚不了1000元,村头开的修车铺,也就赚个零花钱。现如今,既有土地流转保底收入、合作社利润年底分红,又可以获得一年5万元左右的务工获酬,增加了收入渠道,手里有这三份收益,感觉日子越来越有奔头。

今年春天,我还在合作社种植了皇尊蜜梨苗。林果前期投入大、回报少,合作社又带动社员在林下种植花生等具有短期效益的农作物。今年花生的市场价格非常好,我们与鲁花集团签订订单,从行情来看,花生一亩地能净收入1000多元。但是我自己还是一个“新手”农民,在专业技术和管理上还深感力不从心。如果定期有专家到田间地头对我们在病虫害防治、水肥管理、品种更新等方面给予技术指导和培训,我相信梨树的产量和口感会更好,我们的收益会更高。(□李明 报道)

责任编辑: 高翔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