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小说世情】拾垃圾者的睡眠

2021-01-21 17:32:5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 李汉荣
  庞大的垃圾堆上,挤满了拾垃圾的人,如同体面的生存舞台上,充满着或明或暗的激烈争夺,这垃圾堆上也似乎有竞争,沾满污物和病菌的手们,这些卑微的沉默的手们,也在为着比别的手多捡到一点可变成钱的物件,而飞快忙碌着、扒拉着。
  见到此种情景,我的心里泛起很复杂的情绪。
  我首先为他们难过,他们的生存是如此不容易,如此艰辛。像样的生存位置和机会,都被那些有力的、敏捷的手们占据了,他们的手,只好伸向生存的边缘和荒郊,在别人生活的残剩物里寻找生活,捡拾零星而微末的希望。
  同时,我也为自己惭愧,面对他们,就想起唐代诗人白居易自责的诗句:“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诗里所述对象不同,情景则大致一样。我有何功德,他们有何过错,而我却过着相对于他们堪称体面舒适的生活。说不定,这垃圾堆里就有着我过剩下的一部分生活,有着我抛弃的日子的碎片。他们的手上,也许就沾着我制造的秽物和病菌。念及此,我觉得对不起他们。我还想到,与这些拾垃圾者相比,貌似体面的我,真的就比他们有价值吗?未必。也许,我不仅不比他们有价值,而是更没有价值,他们比我有价值得多。
  不妨做个简单的“比较研究”:从专业上讲,我做文字工作,他们做垃圾工作,今天,我写的那篇或多篇文字,即使发出来,印出来,顶多也就占据点版面,浪费些纸张,对世道人心的改良和提升并无大用,更无传世的可能,转眼之间就被遗忘了。这么说来,我写的那些文字,不是垃圾又是什么呢?那么,我之写字,只是将纯洁的白纸变成废纸,只是用伟大的汉字堆积了些渺小的废话。我难道不是个制造垃圾的人?
  如果我是个贪婪官人或无良富人,我很有可能要过穷奢极欲的糜烂生活,那么,我将吞掉多少资源,制造多少垃圾,我的所作所为,不仅暴殄天物加速着自然枯竭,加剧着生态困境,而且也败坏着人性,沉沦了道德。
  相反,这些拾垃圾者,他们过的是低碳、低消耗的清贫生活,他们很少制造垃圾,也没有条件和能力制造垃圾,他们却将别人制造的垃圾捡拾起来,并细心分类,卖给废品部门以化废为宝,使有限的资源循环利用,他们是在代替那些伤害自然、耗损资源的人将功补过。他们的工作,不仅净化着生活环境,而且保护了天地自然,直接或间接地缓解着饱受伤害、千疮百孔的地球危局。
  他们,这些拾垃圾者,不仅创造着经济学的价值,而且创造着生态价值,他们是在为天地万物积德行善啊。他们于社会有功,于自然有益,他们是被埋没了的君子,他们是大自然里的另一种高贵生物。
  那天,我在城郊散步,路过一个垃圾堆时,看见一位拾垃圾的中年男人,在路边靠着装满杂物的三轮车睡着了。他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透了,有的地方渗出了白的盐渍。我本想与他交谈一会儿,但不忍打扰了他的睡眠,他定然是困极了。我看了一下他的面相,长得轮廓分明,大眼浓眉,脸色是黑一些,有点憔悴。善良清苦的人睡着了,是有点像睡佛的。我又仔细看了他几眼,不错,他确实像佛。
  我急忙跑到不远处一家小卖部买了两瓶饮料和一些水果,轻轻放在他的旁边,作为我对这位“劳动佛”——这位清贫“睡佛”的小小供品。
  “佛”啊,当你小睡醒来,看见这“供品”,请你笑纳了吧,但愿你能感到一点清凉,一点慰藉,一点欢喜。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