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小逄观星】不简单!郭敬明会写道歉信了

大众日报记者 逄春阶

2021-01-06 10:54:4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2020年最后一天深夜,一个人仿佛从久埋的雪堆里钻出来,顶着满头雪花说:“我道歉。”咦?来者可是青年才俊郭敬明?打眼一看,不像,仔细一瞅,正是那个“小四”!

郭敬明真会选时候,选在新旧交替的时刻。“小四”这是要跟过去告别,重新做人吗?在新的一年,每个人都有权利来个新的开始,但愿郭敬明从此金盆洗手,不再戴着抄袭的帽子。

回放一下:2006年5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所著《梦里花落知多少》对庄羽的《圈里圈外》整体上构成抄袭,判决郭敬明与春风文艺出版社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要求郭敬明与出版社在15日内在《中国青年报》上公开道歉。

15天后,庄羽并没有等来这个道歉,直到15年后的新旧年之交。真可谓,一日一年,一年一日,度日如年。

能道歉,总归是好事,总好过干了坏事一辈子都不低头不认怂的那些货色。只是,郭敬明的道歉真诚度有多高?

我们不能忽略两个背景,一个是100多名网络作家发出关于“抵制低俗、拒绝抄袭”的质疑,矛头直指郭敬明、于正等,央视还对此事给予关注;一个是郭敬明导演的新电影《晴雅集》正在上映中。选择在这个节点道歉,是不是有消解压力和为自己的电影添柴加热的因素呢?对这个道歉,有人总感觉不纯粹,有利益纠葛,是算了账的,怀疑有炒作成分。等等。我想,也不能做诛心之论,郭敬明毕竟道歉了,又据最新消息,新电影《晴雅集》已经下架了。

郭敬明的东西,我看的不多,作为80后作家、电影人,郭敬明玩形式,玩时尚,玩酷。这都无可厚非,艺术贵在探索。郭敬明不像传统作家,不像传统导演,不像传统演员,不像传统编剧。我认为这“四不像”很好,如果太像传统,亦步亦趋,就没有了创新,就没有了独一无二,而艺术恰恰就是需要“独一无二”。基于此,我专门去看过他执导的电影《爵迹》,好像是2016年上线的,情节忘记了,只记得一个关于电影的小插曲:片中男演员陈学冬被网友质疑其演技,引发激烈争论。郭敬明转发陈学冬微博,并力挺陈:“骂电影就冲我来,特效没做好剧情没弄好表情僵硬是我的事,冲着演员骂算什么道理。冲着人家的粉丝骂更是莫名其妙。”感觉这“小四”脾气不小,青年偶像偶露峥嵘,发发脾气是可以的,只是发脾气得看对象、看火候。

如今,爱发脾气的郭敬明居然会写道歉信了,不简单。道歉信不好写啊,比写小说、当编剧、当导演难度都大。字字不空,句句结实。上高中时,我不遵守课堂纪律,给英语老师起外号,把老师气哭了,校长把我喊去,让我写道歉信,我憋了一晚上,才憋出二百字。那时也没有网络,没有范文,真是抓耳挠腮。从那以后,我就有了深刻印象,道歉信不好写。

我仔细看了一遍,郭敬明道歉信写得还真不错,开门见山:“在这个对生命有重新认知的特殊年末,我想做一个迟到太久的道歉。”通篇起承转合,语气拿捏,剖析所犯错误,词句、语法得当,字里行间透着诚恳。看来下了功夫。没有了过去的张狂和火气,有了沉稳和从容。四十不惑,从道歉信的内容看,郭敬明有进步。

郭敬明终于明确地说出了“以我为戒,拒绝抄袭,尊重创作”的话。我给打八十分。他用道歉信,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犯了错的乖孩子。这也为明星们写道歉信提供了一个标准范本。

闲翻《张治中回忆录》,看到张将军的座右铭,是母亲告诉他的一句大白话:“咬口生姜喝口醋。”意在一生尝尽辛酸,方能成人立业。郭敬明15年背着抄袭的污名,一定不好受,滋味如同咬口生姜喝口醋。“它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我不敢撕开,更不敢面对。”他说的这些话,我觉得是真诚的。

浪子回头金不换。允许年轻人犯错,知错就改,值得肯定。希望看到郭敬明真正的好作品,像写道歉信一样,一笔一画,一丝不苟。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