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音频】丰收朗读者‖记忆中那个可爱的老头走了

大众日报记者 刘君 陈辉

2021-04-04 12:55:13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00:00.00]
                                    

我一直坚信

声音里有一条秘密通道

可以直抵心灵

——《为文有时》

  

2021年4月1日,“丰收朗读者”与各位见面了。

这是由大众日报客户端推出的一档音频节目,通过声音,我们一起感受和分享文字的力量与美好。

“丰收朗读者”,不只是读书读文,更是读我们自己,读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和对自己的要求,读我们对信念的坚持,读我们的梦想与激情,读这个时代,读世界的过去与未来。

“丰收朗读者”,我们一起携手同行!

  

记忆中那个可爱的老头走了

□ 陶娟

在同学群里看到了一张傅正乾老师辞世的讣告讯息:“陕西师范大学傅正乾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3月24日17时去世,享年90岁。”

心里忽然空了一下。傅正乾老师?走了?记忆里那个可爱的老头?

大学的时候,傅老师给我们上中国现代文学这门课,在课表上第一次看到他的名字,心里就想,这是怎样一个老师,会撑得起如此耿直端正大气的名字?

初次见到傅老师自然是在第一堂中国现代文学的课堂上,他从门外进来,是位标准的“关中大汉”,高高的个子,体态微胖,身材魁梧。方正的脸上带着一副大眼镜,相对他的脸盘和镜框,眼镜后面的眼睛就显得小了一些。肤色较白,但更醒目的是他微微发红的肉鼻头。因为体态高胖,傅老师走路很有气势,但因为他略有点驼背,否则走起路来那一定更有威姿。

傅老师走路有气势,讲课更有气势。他用他特有的陕西普通话给我们讲述当代文学的知识,铿锵有力、抑扬顿挫,就像从他口中喷薄而出的是一条磅礴的气龙。那时每次听傅老师朗读诗歌,我的脑海里就会不自觉地跳出一个词:“气吞山河!”

当然,很多时候,因为激情太澎湃,气势太强盛,无意识中他的口水就会飞溅到前排座位同学的脸上,而他,浑然不觉,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术业里。

傅老师讲课非常投入,似乎他的全身的细胞都饱含着激情,每到这时他都会满头大汗,傅老师便会时不时的掏出手绢来擦汗。天热的时候,汗流的更多更快,虽然傅老师用手绢擦汗的频率会越来越高,但他身上的白衬衣在不知不觉中已然被汗水湿透,而他却依然忘我的在他热爱的世界里畅游。

我们班所有同学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傅老师给我们解读郭沫若先生作品的那些课。除了分析作品,他还满含激情地当堂朗诵了郭先生的《炉中煤》和《天狗》。我想傅老师一定特别喜欢郭先生的这两首诗,因为当他读《炉中煤》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当他说“啊,我年轻的女郎”的时候,他似乎真的是那块在燃烧自己的炉中煤,用热血和生命!那一刻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即将步入耳顺之年的人,而是像极了一个怀揣爱情和激情的小伙子!青春在那一刻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当然,同学们更念念不忘的是他朗诵的《天狗》。毕业后大家每次提到傅老师,绝少不了回忆、和绘声绘色地模仿他和他的《天狗》。去年,我们班刘君同学在她的文集《为文有时》里专门有一篇写傅老师的文章,里面就写到了老师朗读《天狗》时的情态,而她在“小荷听书”里还读了这篇文章,当然也模仿傅老师朗诵了《天狗》,只可惜她阴柔有余,阳刚大缺,虽然能勾起我们对傅老师的回忆,但是却无法让听者感受傅老师的朗诵的酣畅淋漓与精彩可爱!

我们那个时代,刚好赶上改革开放的浪潮冲刷,而我们又正值青春岁月,正是为一己之见夺阵地,为自由思想打天下的时候,常常会有同学因为一个观点和认识在课堂上与傅老师争论起来。那会儿,傅老师可是一点儿不退让,特别较真,站在那里,彼此争得脸红脖子粗。真是认真又可爱!

最后一次见傅老师是在我们毕业二十年的聚会上,傅老师已经81岁高龄了。体态依然微胖,面容苍老了一些,头发也变得稀少了。看到他,大家从心里觉着亲切。

终南苍苍育人杰,渭水泱泱哭英灵,傅老师已经驾鹤西归,但他为我们授课的余音依然铿锵有力地回响在耳畔。

可爱的傅老师懿德长存,我们不会忘记他!愿傅老师一路走好!

  

策划:李艳

朗读者:刘君

制作:陈辉

点此收听“丰收朗读者”节目全部音频>>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