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音频】丰收朗读者|法布尔《昆虫记》

大众日报记者 刘君 陈辉

2022-02-20 07:10:0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00:00.00]
                                    

我一直坚信

声音里有一条秘密通道

可以直抵心灵

——《为文有时》

各位好,我是刘君,欢迎收听丰收朗读者,这是由大众日报客户端推出的一档音频节目,在这里,我们一起感受文字的力量。

假如随机问一个人:“听说过亨利·法布尔吗?”他大概马上会条件反射式地反问一句:“是那个写《昆虫记》的法国人吗?”嗯,答对了,确实就是他。不管怎么说,即使没有看过《昆虫记》,也多半知道课本里选入过《蝉》这篇科普文,也知道《昆虫记》就是法布尔的作品!

作为法国著名的昆虫学家、文学家,亨利·法布尔被世人称为“昆虫界的荷马”“昆虫界的维吉尔”。当然,这份荣耀是法布尔通过自己的劳动挣来的。他在年幼时就已经喜欢去观察乡间的蝴蝶与萤火虫这些可爱的小昆虫,他的《昆虫记》之所以写得好,完全是因为他在观察和记录昆虫方面付出了很多辛勤和心血。

读法布尔的文章,你就会感觉自己时时刻刻蹲在法布尔的身边和他一起观察昆虫,和他一起做昆虫实验,和他一起讲故事给别人听。今天就为您读选自《昆虫记》的一篇文章,《装死》。

装死

法布尔

关于昆虫装死这个问题,我们第一个要观察了解的,是胆大凶残的黑步甲。

我为了探究它是怎样装死,曾三次把它从不高的地方掉落到桌子上。只见它仰面朝天,一动不动,俨然已经死去。它折拢爪子,让爪子挨着腹部,展开触角交叉成十字,并张开它那钳子似的肢爪。它这静止不动的姿势保持了五十来分钟。它的跗骨、触须、触角全都纹丝不动。这就是它处于完全彻底的毫无生气活力的状态时的假死。

这只表面上死去的虫子不久又复活了,它的跗骨微微颤抖,前爪跗骨先抖起来,触须和触角缓缓摆来摆去。这是完全苏醒的征兆。现在它的爪子不断地挥摆,这只昆虫的狭窄的腰部略微弯成肘形。它使劲把身体支撑在头和背上,它转过身子来。啊!它现在碎步小跑起来要逃走啦!

又一次实验开始,这只精神抖擞的复活了的虫子第二次仰天躺下,静止不动。它把死亡的姿势延长得比以前更久。接着我又做了第三次第四次实验,结果是它静止不动的时间越来越长。下面让我们从第一次到第四次举出个具体数字,持续时间分别为:十七分钟,二十分钟,二十五分钟,十二分钟和五十分钟。死亡姿势的持续时间从一刻钟到差不多整整一个小时。

这些现象告诉我们,一般说来,黑步甲总是把它那毫无生气的姿势延长得一次比一次久。这是个适应问题吗?这是企图最终把过于顽强的敌人弄得疲备不堪,以至认为它是真的死了,而不再侵犯它这具死尸,从而逃脱一次危及生命的大灾难吗?

但也有一种可能,黑步甲被我们烦扰得气急败坏乱了方寸,从而舍弃装死的策略,倒地仰卧后,翻过身来就逃之夭夭。

黑步甲这只狡诈的昆虫,好愚弄哄骗人的家伙,企图欺骗它的攻击者,以此作为自卫的手段。随着敌人对它一再的攻击,它就显得更加顽强,一而再再而三对敌人进行欺骗。当它认为狡诈、耍花招全都白费气力时,便舍弃装死的绝招,而逃之夭夭。

现在,我们准备用一种机智的调查方法,来欺骗这个骗子。

接受实验的黑步甲躺在桌子上,它感觉身体下面有个坚硬的物体,因此无法向下挖掘。因为无法挖掘避难所,于是它做出死亡的姿势,躺在那儿一声不吭。默不作声达一小时之久。

我一直期待着它会有什么新的招数。然而,到现在我才恍然大悟,无论我把这只黑步甲放在木头上、玻璃上、沙土上或腐殖土上,它全都不改变它的策略——装死。

它对自己身体下面的物体的性质从不关心,毫不在乎。这一特点向我们的疑虑稍稍开了一扇门。接着发生的事则把这扇门大大打开。

这只接受实验的黑步甲躺在我的桌子上。它那炯炯发光的眼睛望着我、盯着我、观察我。面对这个庞然大物——人,这只昆虫会有什么样的视觉印象呢?

我不得不承认,这只昆虫不仅在注视我,而且还认出了我,认出我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它的迫害者,因为只要我在那儿,它就一动不动。

我走到十步开外大厅的另一端,隐藏起来,学它那样一动不动。这只虫子该站起来了吧?可是没有。我的种种预测措施全都枉费心机。这只昆虫当我这个庞然大物离开后,仍旧一动不动。也许它灵敏的嗅觉告诉它,我还在那儿。

行,让我们继续把实验往下做。我用一个钟形罩将它盖住,离开大厅,走到园子里去。这只昆虫的周围再也不会有什么令它惊慌不安的骚动了。在这万赖俱寂之中会发生什么呢?

四十分钟后,我再去看这只虫子,我发现它仍像先前那样朝天躺着,一动不动。

对不同对象经多次实验表明,这只昆虫做出死亡姿势,并不是身处险境的昆虫的欺骗行为。显然,我的实验应到别处去查找原因。

这个戴盔披甲,这个好战的海盗,这个屠杀金龟子的刽子手,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凶残的家伙,为什么一有风吹草动就装起死来了呢?对此,我愈来愈表示怀疑,促使了我对它进一步地研究。

后来,我们接触到叫光滑黑步甲的昆虫,与前面提到的大头黑步甲相较,虽说它们形态相同,穿的煤黑色服装相同,披挂的盔甲相同,天生的抢劫习性相同。但是,光滑黑步甲却显得体弱、身窄,而且从不仰卧装死。

这么一比,更是使人费解,这里面又有什么名堂呢?

让我们来试验一下危险对大头黑步甲产生的影响吧。但是把什么敌人放在一动不动的黑步甲面前呢?我可不知道什么是它真正的敌人。

结果苍蝇给了我指点。严夏酷暑的时候,令人讨厌心烦的苍蝇,最喜欢对双翅目昆虫寻衅侵犯,用它的吻管探测这些昆虫。

苍蝇刚用爪子碰触黑步甲,黑步甲的跗骨就颤抖起来,仿佛受到电流的震动。如果这只苍蝇只是路过此地,事态就不会进一步发展。但是如果苍蝇不肯离去,特别是坚持留在黑步甲那张被唾液和吐出的食物的汁液弄湿的嘴巴附近不肯离去,受到威胁的黑步甲马上就抖动两腿,转过身来,逃之夭夭。

于是,我们去找另一个力气和身材令人生畏的天牛。这是黑步甲在海滩上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天牛在我用麦秸的引导下,把爪子搁在躺着的黑步甲身上。黑步甲的爪子马上颤抖起来。

如果天牛同它的接触延长、加位或转变为进犯,假死的黑步甲起身便逃。

后来我用硬物碰撞仰卧着黑步甲的桌子的脚。虽然震动极其微弱,但是,每撞一下,黑步甲的趾肢节就弯曲一下,微抖片刻。

最后,让我们来谈谈光的影响。到目前为止,试验对象只是在半明半暗的房间,在直接的日照之外接受试验。如果我把它移到光线强烈的地方,那会怎么样呢?结果,在太阳的直接照射下,仰躺着的黑步甲立刻翻过身来,拔腿就跑。

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黑步甲在危急的时刻,摇晃身体,站立起来,拔腿就跑,压根儿不是什么狡诈伎俩,它那仰躺着一动不动的姿态,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实的暂时麻木的昏沉状态。

感谢您收听今天的丰收朗读者,我是刘君,您有喜欢的书或文章请告诉我,在这里,我们一起分享文字的力量。

策划:宋弢

朗读者:刘君

制作:陈辉

点此收听“丰收朗读者”节目全部音频>>

责任编辑: 刘君      签审: 于国鹏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