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入足三分,入鞋三分,入土三分,法医马宗刚亮出“码踪”绝活儿

大众日报记者 杨润勤

2020-07-26 17:54:05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泉城济南,温柔而又热烈,清泉杨柳的背后是车水马龙霓虹闪烁。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交通肇事处理处主任法医师马宗刚,却常常无暇顾及这样的风景,驱车匆匆赶往一个又一个交通事故案发地。

法医不仅有一双巧手,还要有一双洞若观火的眼睛。

马宗刚长得结实,手也没什么特别,但解剖工具在他的手里刚柔相济,运用自如。眼不大,笑时眯成一条缝儿,严厉时目光如炬。

济南,2012年的冬天特别冷,临近年底更是滴水成冰。周日午夜,看罢案卷刚刚睡下的马宗刚被电话铃声惊醒,支队通知到长清现场勘验。没有迟疑,迅速出发,不到30分钟,他已驱车来到了长清区104国道旁张夏法院门口的案发现场。

他看到,十几名刑警、交警已将现场隔离,路边有一辆歪倒的自行车,路上有星星点点的红色冻结物。他打开手电筒蹲下辨认,是残缺的尸体碎肉。接着,他用放大镜查看碎肉的边缘、血迹走向,甚至捡起地上一粒沙子、一根干草棒审视一阵,时而又站起身环视四野,低头沉思。

过了许久,一名刑警试探着问他:“这是杀人后碎尸抛尸?”

他自信地说:“不是,这是一起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的事故。”

刑警疑惑:“什么样的剧烈撞击能把人撞成碎尸?应该还是个杀人碎尸案。”

马宗刚赞赏这名年轻刑警敢于提出问题的“犟劲”,说出了他勘验后的推断:现场的自行车,应该是死者停放的,他(她)徒步穿越马路,正好与途经的大车相撞。根据血迹的形状和分布状态,可以排除人为伤害,人为打击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和这么大的力量,事发地在国道上,被车辆撞击的可能性最大。地上的碎尸块不是分尸,而是被多辆车碾轧所致。这也是为什么血迹分布距离远、形状不一的缘故……这是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

没过多久,刑警拿到了现场的监控录像,证实了马宗刚的判断。视频中有一名中年男子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步行过马路,其后消失在众多过往车辆里。进一步排查,200多辆过往车中有多辆碾轧过“碎肉区”。

然而,当事人为何就从画面中离奇消失了呢?为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第二早上,忙碌了整个后半夜的马宗刚回到单位,本想休息一会儿,但是睡不着,许多“为什么”在脑子里浮现,赶也赶不走。

他在中国刑警学院读书时,课上课下,大家提得最多的也是“为什么”。当时,同学们常在一起议论内蒙古的“神眼”马玉林,他为什么能够通过辨认人的足迹,判断出性别、身高、胖瘦、年龄、体态?后来,著有我国第一部《足迹学》教材的吴旭芒老师为大家解疑释惑:马玉林当过放羊娃,以羊的大小、肥瘦、毛色、特性等体征为依据,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比较、琢磨,练就了一手“码踪”绝活儿,由羊及人,屡破疑案。“神”的谜底,就是用心去感受,不放过现场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一条划痕、一节纤维、一根毛发、一滴血迹,往往是揭开真相的关键要素。王羲之写字入木三分,我们要入足三分,入鞋三分,入土三分,比古人要多两个“三分”,才能八九不离十。

马宗刚记牢了这些话,并一直付诸到勘验。不仅细点,细点,再细点,还要心思缜密,反复推敲,深刻思考。

可是,眼下这个“碎肉案”里的当事人到底去哪儿了呢?

第二天上午10时,他接到刑警的电话,在济南南部山区仲宫镇附近发现一具男性尸体残骸。

不容歇息,他立即赶至案发地点。眼前的尸体表面磨损严重,指骨甚至磨到了骨髓腔,疑似长距离拖磨;非窒息而死,像被人抛至草丛中。他像“神眼”马玉林一样“码踪”,细致辨别,觉得死者伤口残缺部位似曾相识。突然,他眼前一亮,立刻给长清的法医同事打电话,让其马上去殡仪馆查验尸块。他们现场连线,确定尸块的具体部位和形态。

逐个对照后,得出一个惊人结论:这具尸体就是40公里外长清“碎肉案”里那个失踪的尸体。

扑朔迷离的尸体失踪真相大白:受害者在过马路时,被肇事车撞伤倒地,遭到多辆车碾轧,之后被一辆临沂牌照过路大货车底盘钩住。司机未觉察,一路行驶到仲宫附近的某过磅处。下车排队过磅时,发现车底的尸体。惊惧的司机,悄悄把尸体拖拽到距离不远的一处沟里丢弃。

一鼓作气,根据马宗刚对事发时段的判断,民警对影像资料筛式排查并再度深入调查,让最初撞伤死者的肇事司机落入了法网。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