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路,援助情||
我是党员

高原路,援助情

2021-05-23来源:大众日报 08版

  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拉加镇,托玛(左一)和女儿把援青律师周宗刚(右)送出家门口,依依不舍地与他道别。

  周宗刚(右)主动找到卢孚东(化名)询问判决执行情况。

  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的崎岖山路,援青律师周宗刚小心翼翼地走过一座铁索桥,去牧民家开展法律援助工作。

  果洛州公共法律援助中心,周宗刚(右一)热情地接待前来咨询法律问题的市民。

  托玛紧紧握住周宗刚的手,说着感激的话。周宗刚的法律援助帮她打赢了官司。

  果洛州公共法律援助中心,下了班的周宗刚与中心大厅里的智能机器人互动,根据网络提示开发机器人功能。

  为了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来果洛州后周宗刚每天都要坚持体育锻炼。

□记者 卢鹏
通讯员 王会民 报道
  高原晌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明亮而炙热。周宗刚用微微颤抖的手,从托玛(化名)手中接过一块奶白色的藏式馍馍,两人面对面,用汉藏两种语言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谢谢”。周宗刚大口吃完手中的馍馍,托玛立马又递上更大的一块。“可以了,可以了……”周宗刚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5月13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拉加镇,周宗刚和翻译拉毛一起,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山路上驱车60公里,来到托玛家看望她,询问判决执行情况。
  周宗刚是济南人,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日常工作居住地在淄博。2020年他报名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来到青海果洛,与淳朴的藏族同胞结下了不解之缘。
  “周律师帮我打官司,不收钱也不收礼物,还来看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他……”托玛激动地说。托玛与案件被告于2014年登记结婚,两人都是二次组建家庭,婚后被告经常因琐事对托玛实施家暴,其间托玛多次提出离婚,被告人都拒绝了。托玛向果洛州公共法律援助中心求助,中心批准并指定周宗刚作为其代理律师。
  “家暴案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周宗刚说。凭着执业律师的专业经验,经过大量的走访调研,在相关部门、单位的帮助下,周宗刚调取了相关证据,法庭判决二人离婚,托玛获得了70%的财产,在子女抚养问题上也达到了预期的结果。
  虽然周宗刚反复谢绝,托玛还是让大儿子把一条洁白的哈达和一面锦旗送到了果洛州公共法律援助中心,锦旗上写着:“法律援助,为民解忧,无私奉献,伸张正义。”
  果洛藏族自治州平均海拔超过4200米。高原反应、日常生活单调枯燥、语言不通,会让很多从沿海城市来的人难以忍受。瘦高个的周宗刚不仅很快适应了高原环境,还办好了一个又一个在当地堪称“经典”的法律援助案。
  例如帮民工维权的“卢孚东(化名)讨薪案”。卢孚东是四川人,长期在果洛居住,2016年经朋友介绍到果洛州玛沁县一家私营水泥粉磨站看守工地,企业老板时常拖欠工人薪酬,截至2017年2月共拖欠卢孚东劳务费4500元。卢孚东离职后开始了4年的讨薪历程,后来企业老板干脆不再理会他。
  今年2月,周宗刚接手该案,案子“标的额”不大,但因时隔较长,收集证据的难度不小。作为一名援青律师,一名党龄12年的党员,周宗刚把这个案子当作自己职业生涯中的“大案”“要案”来办。他不仅整理了卢孚东(化名)原来的工资流水等资料,而且梳理了与案情相关的微信聊天记录、录音等所有能够证明务工、欠薪的证据。
  2021年4月7日该案正式立案,4月27日当庭判决支持了卢孚东(化名)的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