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文化之窗|承载着青春、梦想与热爱的音乐节,难道变了味?

大众日报记者 朱子钰

2022-08-17 08:09:0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眼下,“雪糕刺客”热度还未完全退去,“演出刺客”又横空出世。好不容易盼来了“乐队的夏天”,但数千元的票价,狠狠刺痛了乐迷的心。前不久,在成都举办的仙人掌音乐节公布了门票价格,单日最低999元、最高1599元,双日联票VIP2999元。此外,星巢秘境音乐节门票价格在788元到1700元之间,元气森林音乐节门票价格在588元到888元之间。如此令人咋舌的价格,网友不禁在微博发起话题“谁来管管‘演出刺客’”,以发泄内心不满。

国内音乐节的商业化历史,最早追溯到迷笛、草莓等音乐节,2011年前后迅速崛起,音乐节逐渐演变为一种新兴生活方式及文化产业形态,彼时票价维持在80元到180元,相当亲民。如今,这种现象已然成为历史。在大多数人看来,始于情怀的音乐节票价不断上涨,体验、服务却跟不上,主办方捞快钱的心态显露无遗——离商业越来越近,与音乐越走越远。承载着年轻人青春、梦想与热爱的舞台,难道变了味?

贵因不值而凸显

一旦走上商业化之路,就代表需要具备市场盈利能力,音乐节不能长期做亏本的买卖。所以,对于门票涨价这件事,大多数人都能理解。毕竟,价格由价值决定,并围绕价值波动——举办音乐节的成本不断在增加,歌手出场费、搭建舞台、场地租借等都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值不值。

“太贵了,阵容也谈不上多豪华。”乐迷张琪表示失望。近期音乐节门票,涨幅最大、定价最高的仙人掌音乐节、星巢秘境音乐节均出自晓峰音乐公社。两场虽然价格有所差异,演出阵容却相差不大,像朴树、刺猬乐队、刘聪、颜人中、棱镜、沈以诚、康姆士、夏日入侵企画、丢火车、柳爽等都会同时出现。“仙人掌音乐节2018年单日门票300元,如今涨到了999元,主办方竟然为乐迷设置了分期付款功能。并且,五年前还是崔健、许巍、谢天笑、黑豹等‘神仙’阵容。”张琪认为,全国许多音乐节的音乐人出场数量保持在几十位,但同质化倾向比较明显。

换个角度比较,也能凸显门票价格的昂贵。众所周知,由知名演出公司AEG旗下Goldenvoice主办的科切拉音乐节,堪称全球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音乐盛会。无论是麦当娜、泰勒·斯威夫特、蕾哈娜还是缪斯乐队、电台司令等都会以登上科切拉音乐节舞台为荣。今年的音乐节还特别邀请了王嘉尔在内的一百多名知名音乐艺术家,一句“This is Jackson Wang from China!”将表演推向了推特世界趋势榜第一位。

科切拉音乐节的三日通票为549美元,也就是说折算每天的价格为1230元,并且,主办方会附赠一张往返巴士票和一张通往音乐节元宇宙的门票,现场还能观看来自世界各地的11名建筑师、设计师的精美艺术装置作品。而仙人掌音乐节双日联票价格为2999元,每天的价格为1499.5元,服务配套远比不上前者。“不值这个价!”正是众多乐迷炮轰的方向,为此,有人在线下音乐节举起一杆大旗,上面写着:“晓峰音乐公社,请问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靠门票“活不了”

国内音乐节根植独特的文化属性——乐迷的乌托邦,以情怀著称。2000年第一届迷笛音乐节在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大礼堂举办,学生、农民工、诗人因音乐而相聚,免费感受音乐的魅力,畅谈彼此的梦想。2009年,乐迷花80元便可以在第一届草莓音乐节欣赏67组国内外知名艺人的震撼表演,郁郁葱葱的巨大草坪让这个春季音乐节透出浪漫的气质。据报道,第二年,草莓音乐节就实现了盈利。

当然,仅靠情怀远远不够,对主办方来说,盈利的空间永远没有上限。晓峰音乐公社作为华语地区体量最大的音乐类演出主办方之一,在涨价之路上“扛起了大旗”。而其他音乐节也迅速跟上了节奏,刚刚官宣的长沙草莓音乐节预售单日票价480元,要知道,2019年武汉草莓音乐节的预售单日票价不过280元,如此涨幅实在惊人。

一位仙人掌音乐节的工作人员回应媒体:“跟其他音乐节比起来我们的价格确实比较高,但这和成本及阵容有非常大的关系。”摩登天空的CEO沈黎晖也曾表示:“中国音乐节现在的问题就是,票价还是很低。”从表面上看,音乐节门票涨价是因为各项成本的增长,需要靠提高票价扩大盈利空间。更深入分析,这其实暴露出盈利模式单一的弊端,主要靠票房收益、品牌广告赞助,折射出国内音乐节商业模式的不成熟,策划、公关、运营和管理能力等短板。

据业内人士透露,仙人掌音乐节的成本估计在1500万元左右,如果按1000元一张票来算的话,两天最起码也有4000万元的收入。主办方注重短期经济效益,最好的办法是提高门票收入,却很容易忽视音乐节品牌及文化传播的重要性。如果配套设施跟不上,就会引发观众负面评价,影响国内音乐节的可持续发展。很显然,只靠门票,这门生意绝对做不长久。

“国内音乐节体验感下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场人挤人,不能去洗手间,否则观看位置就不保,高温炙烤下,无异于花钱买罪受。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粉丝还会连夜排队抢占前排,举着灯牌应援,严重遮挡视线……”刚刚体验完某音乐节的乐迷王鹏透露,有的音乐节甚至上演了观众向舞台投掷矿泉水瓶的“狗血剧情”。暴躁的乐迷、持续上涨的价格,今年的音乐节沦为众矢之的,十几年积累的口碑被现实的“一地鸡毛”迅速拆解。

能否有下一个科切拉?

被乌云笼罩的国内音乐节,代表了音乐艺术与商业势不两立?这个说法肯定不成立。大众唱衰高票价的同时,也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演出刺客”更像一把“双刃剑”。高票价能够存在,且有观众买单,说明国内音乐节的市场在不断做大,大众文化消费氛围也在日益高涨,其为周边经济带来的贡献不容小觑。根据《2021年中国户外音乐节市场分析报告》,2016年后,户外音乐节举办数量稳超200场次,在2007年仅有24场。

刚刚结束的济南山河音乐节证实了上述论断。为了体现依山傍水的主题环境,主办方特将音乐节场地定在卧牛山和小清河附近。单日420元和双日680元的票价较往年上涨不少,现场依旧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不过,场外却聚集了许多无法接受票价上涨的乐迷,他们选择在卧牛山地质公园的山坡上观看演出,被戏称为“场外嘉宾”。“我只喜欢这次表演阵容中的部分歌手,其他都无感。花那么多钱只听几首喜欢的歌,不值,我不会买票。”现场乐迷刘甜甜告诉记者。

张琪与王鹏分别告诉记者,自己所能接受的音乐节票价在300元至500元之间,不难看出“演出刺客”与观众之间得与失的不平衡,即在现有的价位之下,主办方并未带来与之相符合的内容与服务。艺人重复度高、同质化的演出、现场环境差、质量参差不齐,观众“踩坑”越多,就越证明国内音乐节体系的不完整。

其实,比较成熟的音乐节能够巧妙与商业结合。科切拉音乐节在商业模式与音乐节文化构建上,产生了微妙的平衡,不仅为观众带来获得感,也为当地的经济产业带来巨大红利。从演出阵容确定开始,主办方就联合歌手经纪公司,不断提高音乐节曝光度;与时尚品牌合作,推出科切拉主题服装,吸引粉丝购买;从美妆到穿搭,有专属话题“玩转科切拉”指引;线上推出知名音乐人的独家限量版周边商品。在强大的宣传曝光下,参与歌手及其作品的知名度和点击量会大幅上升,因此,科切拉的沙地吸引了世界各国明星及网红打卡,现场的赞助席位更炙手可热,吸引了REVOLVE、乐事等知名品牌。

相比之下,国内音乐节主办方与其死盯票价,导致与众多乐迷的距离越来越远,不如将内容做强做大,提高音乐节的运营能力,拓展盈利方向,这样成为下一个科切拉也不是没有指望。(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朱子钰 报道)

责任编辑: 吕晗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