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将出台,能否助力家长破解难题

大众日报记者 刘一颖

2021-04-26 07:02:0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无论是实体书店还是线上购书平台,会“不自觉”按照年龄分类,推荐儿童书目。但不少家长反映,按照童书榜单、育儿博主推荐买来的网红童书,孩子却并不感兴趣。

日前,中国首个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宣介会发布消息,《3—8岁儿童分级阅读指导》行业标准于2020年6月正式批准立项,将于今年上半年完成编制工作。“该标准不仅填补了我国少儿图书发行标准化的空白,还将为建立符合中国儿童阅读需求的阶梯阅读体系奠定坚实的基础,为广大从业人员和读者提供权威指导。”全国出版物发行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秘书宁毅说。

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的出台,能否助力家长破解“我的孩子不爱读书”这一难题?近日,记者采访了长期研究儿童阅读的专家学者、儿童图书馆工作人员、语文教师以及家长。

年龄,儿童分级阅读的重要参考

4月18日上午10点半,5岁的王梦瑶跟着母亲孟俪来到离家不远的西西弗书店。她轻车熟路地走到“少儿区”,抽出绘本《汤姆走丢了》,坐到一旁的黑沙发上开始翻阅。

“孩子从小就喜欢翻书、看书,我们每周都会来书店看书,家里也买了许多书。”孟俪告诉记者,最近每天会给孩子读一段《伊索寓言》,通过简短的小寓言故事阐述日常生活中不为察觉的哲理。谈起如何为孩子选书,孟俪分享说,会在网上查询,儿童各年龄推荐书单或是畅销童书榜单,并根据孩子的日常喜好,进行购买。“现在孩子稍微大一些了,能够基本摸清她的喜好,所以,给她买的书,她还比较喜欢。”孟俪回忆说,女儿近一岁时,她开始“大规模”购买童书,但到底适不适合孩子,也不确定。“幸运的是,孩子喜欢我买的书。”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林静研究儿童阅读二十多年,在她看来,“孩子不喜欢看书”的根本原因在于,家长没有给孩子提供“合适”的书。

林静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从国外引进及国内原创的儿童绘本有4万多种。“对父母而言,挑选出合适的童书,就是淘金。”林静表示,书单、榜单划分相对粗略,对儿童购书的指导性相对较弱。“制定一份童书书单是一份令人心生敬畏的工作。选中的每一本书,应该符合儿童某一成长阶段的多种诉求,精准把握儿童成长的敏感期。”

麦芽大语文教师丫丫从事语文教学工作13年,她建议,家长为孩子选书,要帮助孩子顺利超越“最近发展区”。林静解释说,心理学家维果斯基提出的“最近发展区”,可以理解为孩子现有水平和潜能水平的中间区域。“阅读要带着认知上的安全感,往前探索,获得更深一步体验。最好的儿童阅读体验是,喜悦的紧张感或是舒适安心的挑战感。”倘若孩子阅读的书籍难度过大,会挫伤孩子阅读积极性,也是“孩子不愿读书”的原因之一。

省少年儿童图书馆馆长张铁柱告诉记者,图书馆开放区域的书籍,主要分为0至6岁和7至14岁两个部分,每一部分又按照适合阅读的年龄段不同,每一至两岁划分为一个小类别,小类别中再进行细分。

“与成人不同,少年儿童思维能力和认知水平不同年龄段差异巨大,可以说,差一岁都大不相同,这也是为孩子准备的书籍应按年龄分级的原因。如果不分级、归类,低龄的儿童看不懂大孩子的书,也不感兴趣,大孩子也会觉得给更小年龄段儿童准备的书籍‘幼稚’。”张铁柱提到,把童书和成年人阅读的书籍进行区分,本来就是一种“分级阅读”。

阅读,儿童认知“鹰架”

《母鸡萝丝去散步》是一本经典图画书,文字与画面形成非常滑稽的对比:文字讲述的是母鸡萝丝去散步的平淡无奇的故事,而图画则讲述了狐狸追逐猎物却屡屡受挫的故事。这本书是4岁的李佳豪最近“痴迷”的一本书,每晚都会缠着妈妈讲两遍,才肯上床睡觉。

林静说,3-4岁儿童幽默感正在形成,所以,会对有趣有意思的事情格外敏感。“幽默感对孩子成长十分重要,对成人也一样。幽默风趣,本就是难得的性格特点。”

所以,科学的儿童分级阅读指导要尊重儿童发展的生命事实,细致全面考虑孩子内心的真正诉求,也就是“能力需求点”。林静举例说,孩子阅读诉求如同对美食的渴望,如果他恰好吃到了他最需要的某一种食物,“那吃起来一定十分开心、吸收得也很充分”。所以,她建议,立足儿童教育理论的基础上制定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时,应进行大范围的儿童文本试读,仔细观察儿童阅读状态,判断一本书是否真的适合孩子。

林静说,儿童分级阅读指导应发挥“鹰架”作用,帮助家长、老师引导孩子超越“最近发展区”。阅读指导的书单中,应包括丰富的主题、多样的体裁及个性化的设置,为孩子提供全面的阅读体验。

张铁柱认为,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的核心在于要适应不同年龄段孩子实际的认知水平。出版社在制作、出版一本童书时,也要先确定目标读者的大致年龄范围,这本书的导读、插图、故事情节、拼音等部分都会进行相应的调整,以此来更好满足小读者的需要。以四大名著中的《西游记》为例,从适合婴幼儿阅读的绘本,到儿童版、青少年版,再到小说原著,事实上围绕《西游记》形成了从幼龄到成年阶段的书籍体系,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图书分级理念的产物。

“年龄大小并不是判断儿童阅读能力的绝对标准。”张铁柱介绍,当家长带着孩子来图书馆读书时,工作人员会先了解孩子的年龄、识字量、平时的读书兴趣等情况,再综合判断适合其阅读的书籍类别。

记者了解到,省少年儿童图书馆的图书分级,立足于实际工作经验,正在探索标准,也会参照国内、国际权威机构书单。“不同出版社、不同图书馆、不同书店,都有自己的图书分级方法,大致内容不会偏差很多,但肯定有不少细节差异。”张铁柱举例说,即使是同一位童书作家,其作品也可能被分到不同阶段。比如作家曹文轩,他的作品《罗圈腿的小猎狗》被认为阅读难度低,适合低龄儿童,有加了拼音的版本;但《草房子》等较有深度的作品,更适合有阅读基础的儿童,因此这部作品很少有拼音本。

选书,没有标准答案

分级阅读的概念虽然引入中国已有十多年,但国内对分级阅读标准的研究,大都在民间或出版机构,且分级阅读理论体系的搭建较为滞缓,存在着研究主体的行业结构单一、标准制定者公信力不够、推行力量没有形成合力等问题。

在中国首个儿童分级阅读行业标准宣介会上,少儿读物发行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有限公司社长孙柱介绍,《3—8岁儿童分级阅读指导》行业标准的编制以《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为政策依据,参考了其中关于儿童学习与发展的具体内容,结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进行编写。同时广泛借鉴、吸收了儿童发展心理学、教育心理学、教育目标分类学、儿童绘画理论等学术领域的理论经验和研究成果,进行内容编写。

济南市高新区山大附中瀚阳小学二年级五班语文教师叶晶晶认为,分级阅读指导能根据儿童不同年龄段的智力和心理发育程度提供不同的读物推荐,可以引导儿童阅读更科学、更有针对性,也为家长选购童书提供了抓手。

丫丫老师建议,分级标准可参考,但不能盲从,要选择性使用。家长可以根据孩子自身情况,拔高或降低难度,选择适合自己孩子的方法、书籍,实现孩子潜能开发的最大化。“有小学二年级学生,就能听懂《镜花缘》《搜神记》。如果我们仅从分级标准来看,这类书目更适合高年级学生阅读,如果我们盲目遵从标准,就有点狭隘了。”她认为,阅读的重点是孩子能不能读得懂、有没有阅读兴趣。孩子的关注点,家长对孩子情绪和兴趣的关注,能帮助老师、家长准确判断孩子的阅读理解水平。“分级阅读指导行业标准这把尺子,落到每个孩子身上,需要进行个性化调整。”

同时,有专家建议,儿童分级阅读指导行业标准,应避免“成人视角、专家视角”。“看似是尊重儿童的前提下,事实上还是一种成人本位的思考,没有尊重儿童的阅读状态,没有从儿童的视角去阅读。”

比如,畅销童书《首先有一个苹果》,深受专家推荐、认可。幽默诙谐的画风独树一帜,故事的细节非常丰富,重复中又暗含着变化,可以引导孩子们清楚明白地体会到从一到十甚至“数不清”的数量概念。但是书中有一个情节,是猎人打掉小鸟,小鸟掉下来,猎狗出来叼小鸟。“3至6岁的孩子,认为世间万物有灵,看到小鸟被打伤,他们怎么会开心呢?”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刘一颖 实习生 林月良 报道)

责任编辑: 吕晗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