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文化调查|“粉丝”的“自我挟持”

大众日报记者 朱子钰

2021-09-14 10:32:36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真的是大快人心!”“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深入开展后,某粉丝后援会成员聪聪(化名)舒了一口气。明星艺人榜单、粉丝互撕谩骂、“花钱买投票”等已成为历史,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吵闹,“饭圈”仿佛一夜变了天。“一些线下应援也不用做了,真好。”聪聪说,她现在手头上的工作是在抖音上制作偶像的视频,相比较以前确实要“佛系”好多。

但记者深入“饭圈”内部调查发现,“解放”的仅仅只是一部分。“数据空瓶”(在微博下为喜欢的艺人控制评论)还在做,“反黑”持续盯,“应援”悄悄说,只不过一切换了形式……粉丝们为偶像缔造的数据帝国仍“不敢停歇”。

“大家都在弄,我们也不得不去弄。对家一直在数据赶超,稍微放松,偶像就要落后。这是全体粉丝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某位著名歌手后援会会长田一(化名)透露。

一方面是庆幸得到了解脱,另一方面却还在为偶像不眠不休——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运行机制,让粉丝们如同棋子一样,陷入了这种“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进你安排的战局”的境地呢?

流量是怎么战胜作品的?

流量对明星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生命力,有了流量加持,一切资源的绿灯都会被打开。“为了收视率,优酷、腾讯、爱奇艺等所有网络平台,最在意的就是明星的流量,很自然地,平台剧的片方在选择演员的时候,一定要把这方面因素考虑进去。”某经纪公司执行经纪芳南(化名)坦言。

同时,“明星的流量体现在数据、话题性和购买力上,流量强的艺人数据高、购买力强、话题热度高,很多品牌在选择代言时会偏向流量高的艺人。”北京某文化传媒机构宣传总监立立(化名),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流量的价值。

以流量定生死,对明星来说并不夸张。这个评判标准,直接推动近年来“饭圈”的形成与“追星”逻辑的转变:2014年,以“归国四子”、TFBOYS等为代表的艺人粉丝人数高涨,“饭圈”雏形开始显现。粉丝内部有了明确的分工,“粉头”操纵着普通粉丝们的行为,控评、刷超话等行为也在这一时期出现。资本和经纪公司第一次尝到了流量的“甜头”,由此带动“饭圈”文化一路狂奔。

田一以自己的经历来确认这种转变过程:他所在的后援会依托百度贴吧,2008年成立。刚开始粉丝们单纯因为“喜欢偶像”聚集在一起,主要是分享相关新闻咨询,交流经验和演唱会信息。2014年以后,受“饭圈”文化影响,后援会不得不“与时俱进”作出一些改变。后援会组建了反黑组、数据组等,每个组大概20人左右,轮流进行相关工作。“数据组的工作就是为相关博文做数据,号召粉丝去转赞评,他们随时在检索偶像相关微博;反黑是由成员制作反黑链接,引导粉丝直接举报。”田一说,偶像发一条微博,如果点赞和评论比较高,品牌方的观感就会好。

“真正的内卷和焦虑发生在2018年之后,以《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为代表的造星类综艺的爆红。”田一认为,这一时期,明星和粉丝之间的关系不断被强化、甚至是捆绑。粉丝通过集资、奶票、应援等行为,深度参与明星“生产—销售—消费”的过程,他们心甘情愿为偶像“冲锋陷阵”。基于此,“饭圈”的架构基本完善,后援会开始承担更多职能,文案组、摄影组、控评组等应运而生。此外,后援会还直接与经纪公司联系,上传下达,组织协调粉丝的行为,形成了固化的圈层。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一些艺人被粉丝用真金白银众筹出道,还有粉丝组织应援,统一制作数据为其获取流量而保驾护航。这些艺人们,哪怕是没有代表性的艺术作品、扎实的专业基本功,依旧可以依靠庞大的流量数据获得知名度、赚取收益。他们背后的传媒公司和平台也赚得盆满钵满。

就这样,流量明星横空出世,彻底打破了原有的规则和玩法,“出圈”不一定是要靠作品,成为新的共识,也把偶像成功的压力,相当程度转嫁到了粉丝身上。

粉丝怎么“自己挟持自己”?

流量胜过作品,使粉丝们再也不能默默地欣赏偶像,积极行动也就成了必须。“酒香也怕巷子深”,田一说,他们的偶像作为“一代小天后”,已经出道22年,有很多经典的歌曲,后援会的粉丝基本都是十几年的老粉。但没有流量,新粉变少,正面临被大众和资本遗忘的风险——这绝非夸张,当年与她齐名的另一位小天后孙燕姿,前一段就因为被称为“不太知名的歌手”在网上引起一片唏嘘。

在大环境的迫使下,田一所在的后援会开始加强组织,学习和践行流量粉丝后援会的那一套玩法:粉丝入会的会费是180元,包括了一件会服和一个灯牌,剩下的钱由后援会统一管理,定时公开账目。这些钱会用于偶像的线下应援费,比如偶像个人发布会和演唱会的应援,购买花篮、现场手幅、小礼品、甜品台等。

“主要以走心和创意为主,因为我们也没啥钱能砸这个应援。”田一感叹,后援会现在有2000人左右,三十几万的会费大多数情况是不够用的,“各地会长都会自掏腰包,后期如果有大型活动需要应援,会让会员自愿集资参与。”

因为偶像是刚出道的新人,聪聪所在的后援会规模并不大,只有30人。他们都有本职工作,只能利用空余时间进行组织追星工作。“我们以前送的一般就是给节目组工作人员的工作餐,这些钱都是粉丝们凑的。”聪聪坦言,“我们家的‘粉圈’80%的人是已经工作的,50%是事业有成的中年人。”聪聪凑的次数并不多,因为她的经济状况并不宽裕,很大程度上集资都是靠着“圈中”事业有成的粉丝支持。

这种应援,实质只是“做给别人看”,因为旁观者会感受到明星的人气和存在感。久而久之,路人和资本方在潜意识里会形成“这个明星好红”的固定印象。

“不仅是资本和行业挟偶像以令粉丝,更可悲的是,粉丝自己也在挟持自己。如果看到其他明星的粉丝都在做数据、应援等,自己偶像没有,粉丝就会有落差,这就是一种攀比。”聪聪其实有着清醒的认识。

粉丝将金钱和梦想,倾注于一个偶像身上来满足自我的成就感需要,经纪公司通过造偶像赚取收益。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维持住明星的虚假繁荣”。因为,明星有名气了,粉丝才会心理满足,经纪公司才有钱可赚,平台就能收割流量。在这个完整的食物链中,处于最底层的粉丝,仅仅只是一位出钱、出力的“冤大头”。

采访期间,芳南给记者看了一条微博,名为“Lisa数据博”的微博账号,正在为泰国艺人Lisa8月份solo出道集资,“粉丝已集资900万元买新专辑,还要突破1000万元,其中很多是学生党,难以置信!”目前该账号已被微博封号,但粉丝的应援行为可能还在悄悄进行。

为何偶像文化德行靠边站?

在“饭圈”里,明星是中心的中心,一切的纷争都围绕着他们展开。对经纪公司来说,他们有何种专业能力、文化是否过关、德行是否达标都变得不再重要,关键在于能不能够吸粉。对于粉丝更是如此,他们的偶像,不容任何人质疑,更不接受他们所认为的“抹黑”。

“粉头”不遗余力地宣传偶像的“人设”,终究换来了粉丝的霸道支持,粉丝不讲道理,只讲情绪和站队。“你要么是哥哥的忠粉,要么就是哥哥的黑粉。黑粉就是敌人,敌人就应该被打倒。”“饭圈”彻底成为了一台无法从外界输入,只能向外界输出的“舆论机器”。

一位知名艺术学院的教授曾应记者之邀,点评某位小鲜肉在话剧领域的表现。教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但是在文章即将发表之时,她发来信息,强烈要求“使用化名或者隐去名字”。该小鲜肉的粉丝素以“战斗力强”闻名,她害怕因否定小鲜肉的言论引来粉丝的骂战,甚至有可能会波及自己的工作单位。毕竟,也不是没有前车之鉴。果不其然,文章发布之后,评论区里充斥着对“某教授”的攻击。

吴某凡事件发生后,甚至有粉丝扬言要去劫狱。对艺德的置若罔闻,由此可见一斑。

对偶像的品德专业不关注,也是因为,“饭圈”的运行规则决定了粉丝根本没有机会深入了解,所以只能不去了解:尽管在奋力帮助偶像组建经纪产业链和社会口碑,但粉丝和偶像真正的接触并不算多,根本没有机会对偶像作真实了解。少数情况下,偶像们会通过经纪人或者发微博表示感谢。粉丝只能看到偶像在镁光灯下经营的台前人设,台后的偶像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们无从得知,更无暇顾及。

不难想象,“饭圈”的这种机制,偶像被造出来之后,完全可以不用承担任何风险。他们只要按照经纪公司设定的路线,打造自己的高光人设即可。在这个过程中,经纪公司自认为没有考察明星艺德的责任,只有赚取金钱的义务,所以明星频繁“翻车”也就不足为奇。

一旦“翻车”,对明星的相关合作方来说也是殃及池鱼。正因如此,当前某些剧方已经开始启用“政审”模式,对选定演员进行全方面考核。“这是一个好的信号,坚决不能让一些失德艺人成为漏网之鱼。”芳南表示赞同。

“合谋的游戏”怎么演?

“饭圈”的乱象,实质是整个行业畸形的运转,其中充满着“合谋的游戏”的味道。

“最典型的是流量明星和背后的团队利用数据算法、榜单、粉丝,掌控资源和话语权。”立立说,2018年某女团出道的综艺上,表面上是靠打投决定出道位,实际上也有暗箱操作。团里11个人,有3个人人气很低,但一开始就锁定了出道位。甚至选歌也要打投,经纪公司和节目组合作操控歌曲的选票。“选票的情况和本来人气不符合,投票峰值异常,这种现象我们叫‘灌水’。”

各式各样的榜单里也充满了“猫腻”。抖音、微博等平台都有榜单。“粉丝一般是在微博为艺人打榜,微博比较重要的两个榜单是超话榜和明星势力榜。明星势力榜在改版前要看明星阅读量互动数,社会影响力还有爱慕值,爱慕值是需要花钱买的,一朵鲜花两元,等于两个爱慕值。有些新出道的秀人会出现在明星势力榜的新人榜里,想从新人榜进入明星榜需要排每月前三名。竞争激烈的时候为了送自家爱豆出榜有的甚至一个月花几百万元。”立立毫不避讳地说。

粉丝不知道的是,平台和经纪公司私下正在“偷偷合作”。拿新浪微博举例,他们在与艺人团队达成合作后,双方会有一定的资源置换,比如新浪微博最近在推的话题和活动会让艺人带该话题发博,新浪微博会给艺人粉丝头条。

在资本的操纵下,偶像要快速养成,不在于“以质取胜”,而在于“以量取胜”。“饭圈”同样是一个擅长失忆的群体。今天他们作鸟兽散,明天他们就是另一个“哥哥”的“妈妈”。只要能够符合资本的要求,大批几个月速成的低质偶像便可以进入市场,接受粉丝的赞美和流量收益。甚至,很多偶像还未接受完义务教育就开始当练习生,为进入娱乐圈作准备。

如今,各种榜单已经被取消,微博上还能看到粉丝在为偶像做数据和反黑链接。但“如果没有真正的才艺傍身,流量明星曝光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热度一点点消退。”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