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理上网来|这类人群高达2亿,如何让他们既“灵”且“稳”

大众日报记者 马清伟 崔凯铭

2021-06-09 06:15:0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今年,我国确定新增城镇就业目标1100万人以上。

权威数据显示,我国灵活就业人员规模已达2亿人,约占我国城镇就业人员的一半左右,全国总人口的七分之一左右。灵活就业正在成为拓宽就业新渠道、培育发展新动能的重要“蓄水池”。

但不容忽视的一点是,2亿灵活就业者尚缺乏完备的利益保障和社会保障机制,这是制约灵活就业发挥更大作用的重要因素,也是当前亟需破解的一个重要社会问题。

超级“蓄水池”

灵活就业是指在工作场所、工作时间、劳动报酬、机会选择等方面,不同于传统正规或标准雇佣方式的其他就业形式的总称,如非全日制就业、自营就业、临时就业、兼职就业、弹性就业、远程就业、承包就业等。

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和就业市场竞争的加剧,越来越多人选择灵活就业形态,这些灵活就业者除了人们熟知的外卖员、快递员、网约车司机外,还有发型设计师、健身教练、网课教师等。

随着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加快,灵活就业越来越成为我国经济发展和扩大就业的新引擎。

一方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5G等技术正催生数字、平台、共享等多元经济业态,为灵活用工市场提供了更多技术赋能,“互联网+”使得灵活就业“蓄水池”潜力进一步释放。由于劳动者时间和数量的灵活、雇佣形式或管理方式的灵活,灵活就业扩宽了就业范畴,为深化大众就业创业提供了更多选择。

另一方面,随着平台经济、网络直播等新业态、新模式的不断发展,灵活就业市场不断拓展,企业的人力结构得到优化,能够快速完成用工和劳动力供需匹配,不仅降低了摩擦性的短期失业或结构性长期失业,为学历、技能水平较低的劳动者提供了获得收入的机会,也吸引一些高技能自由职业者主动创新创业获得更高收入,成为我国劳动力市场培育新动能的有效渠道。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生活服务业灵活就业从业者的平均年收入达到60732元,略高于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2013年至2020年8月底,美团累计有931.3万骑手通过平台实现就业增收,其中有54.5万名国家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货拉拉来自过去贫困地区的司机有2853名,加入平台后收入较之前提升了30%-40%。

就业可以“灵活”,保障必须“稳定”

随着灵活就业市场的不断扩大,对企业和灵活就业者的就业服务供给、权益维护、社会保障、政策支持等方面的问题,逐步凸显出来。主要表现为:

对灵活就业者支持政策落地难。灵活就业者有些是自主创办小微企业,受经营规模小、生产经营成本高、手续繁杂等因素影响,该享受的一些政策优惠,如小额信贷,往往因担保条件限制多、手续繁杂等很难落到实处。

缺乏完善的就业服务体系,劳动力供求双方信息不对称,很多准备创办小企业和从事个体经营的人员,得不到创业培训和有关咨询服务,其就业和经营状况很难得到改善。

一些灵活就业者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尤其是快递员、外卖配送员等新型灵活就业人员,由于缺乏能够维护其利益的组织,出现了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不签订劳动合同、工资报酬达不到法定的最低工资标准、享受不到社会保险、劳动卫生安全条件差等损害劳动者权益的现象。

灵活就业管理体制不完善。对灵活就业方式的组织管理,尚未出台统一的管理制度,在就业管理方法和手段上存在一系列问题,如许多街道和社区的就业管理工作,无编制、无人员、无经费;一些地方政府监管服务不到位,准入政策不适应新业态的发展;对人事档案重视程度不足或根本不重视,造成人事档案管理不规范、不完整。

用工“更合规”、社保“随人走”

促进灵活就业发挥更大作用,亟需针对上述问题,通过政府、企业、灵活就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建立健全实现更高质量灵活就业的保障机制。

进一步优化灵活就业环境。放宽准入限制,灵活就业人员可使用网络经营场所登记个体工商户,在指定场所和时间内销售农副产品、日常生活用品等符合条件的便民劳务活动,无须办理营业执照。鼓励将社区综合服务设施闲置空间、非必要办公空间改造为免费经营场地,并优先向灵活就业人员提供。

鼓励劳动者创办投资小、见效快、易转型、风险小的小规模经济实体,符合条件的可享受一次性创业补贴、创业担保贷款及贴息等创业扶持政策。推动非全日制劳动者较为集中的家庭服务、保洁绿化、批发零售、建筑装修等行业提质扩容,培育发展一批养老、托幼、心理疏导等社区服务机构。

建立灵活就业数据平台。推动大数据+政务服务一体化。政府部门与平台企业建立合作关系,解决平台经济企业招工难、用工不合规、税务不合规等问题,同时帮助灵活就业者获得更多机会、更多保障、更多权益。鼓励大学生创办各类服务平台。

对自主创业的高校毕业生实施创业担保贷款、创业补贴等政策,鼓励为网络主播、在线教师等新型灵活就业者提供数字化就业创业服务。对发挥作用突出的平台企业,在相关奖励补贴、入驻园区、确定诚信服务机构、入选行业骨干企业等方面优先支持。

加快完善灵活就业保障体系。扩大保险覆盖范围,提高政策针对性和精准度,逐步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失业、工伤、生育保险范围。同时,进一步降低社会保险缴费比例,对于低收入群体可以给予特定的缴费优惠政策或补贴。支持互联网平台企业自愿为从业的非劳动关系人员缴纳保险费。实施灵活就业商业综合保险补贴政策,将减税降费政策长期化、规范化,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社会保障费率,充分发挥失业保险在稳就业方面的功效,使减轻企业负担的各项政策落到实处。

建立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制度。推广浙江、广东、江苏等地的试点经验,明确互联网平台企业与其从业人员之间的法律关系,允许平台经营者通过单险种参加保险的形式,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相关保险待遇。加快建立并融入全国统筹的社保机制,加快实现五险合一管理和社保基金“跟人走”,彻底解决新型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关系转移问题。

(作者:吴学军 丛炳登,系济南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潍坊市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马清伟 崔凯铭 整理报道)

责任编辑: 马清伟 崔凯铭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