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非常文青‖母亲的书法

2021-04-18 13:00:22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 许志杰

十几年前乔迁新居,父母莅临视察,我开玩笑说来了也不送个纪念品,父亲说让你娘题个字吧。母亲会写毛笔字?之前一次也没听说过,更没见过母亲的书法。母亲说,小时候上私塾时跟着先生写了几年,不太成样子,放下笔之后再未写过,一晃快八十年了,都忘了怎么拿笔了。听话听音,听母亲这么一说,似乎老人家还能来几笔,我说忘了不要紧,照着字帖描上几次就想起来了。我虽不常动笔,纸墨笔砚还是书房之必备用品,于是,铺了毛毡,文房四宝一一摆开,裁纸、研墨、洗笔。母亲站在了书桌前,拿起笔,平整一下宣纸,好像还运了一口气,毕竟那么多年没有动过笔了,父亲、哥和我站在一边也屏住呼吸,静等母亲下笔。

写什么字呢?母亲问我,我说您随意吧,要不就给我的书房题写一个名字。我的书房正南向对着千佛山,山上最大的弥勒佛坐像微笑向北,仁者乐山,那就叫“佛山书坊”吧。父亲问为什么用“坊”而不用“房”,我说咱老家不是坊子吗,作个纪念,再说了房子仅仅可住,而“坊”字的概念更广阔,即可住又可作,所谓作坊是也,寓意不仅在这里住好,还要看书、写书、出好书。父亲称是,母亲要我把这几个字写在纸上,照着写,以免写错。蘸墨、下笔,第一笔下去,就看出母亲的书法功底十分了得,手握毛笔还是那么有力,执笔姿势轻巧优美,下笔虽不那么熟练,却也是笔画有序,尽显章法,一眼便知书法底子很厚。第一幅,又一幅,写到第三幅已是看上去非常之好,我赶紧恭恭敬敬放到一边,请母亲歇息,嘱其以后可以每天写几张,不必急于求多。此后几日,母亲坚持每天写几幅小字,除了“佛山书坊”等个别作品是我命题,其他大都是母亲自己想出来的词语,天下太平、顺其自然等,或许是母亲此时此刻最大的心愿。

母亲似乎还掌握着一定的书法理论,有一次我写了“如意”俩字,母亲一旁指点,优缺点说得头头是道,尤其母亲说“如意”不能太拘谨,又不可过于张扬,稳重雅致才符合这两字的本意。看母亲重新燃起了书法热情,我就请篆刻高人刻了三枚印章,一枚是母亲名字“焦美章”的阳文,一枚是名字的阴文,还有一枚“随心”闲章,让母亲带回家去,随写字随嵌印盖章。我跟母亲开玩笑说,盖上章您的字就值钱了。父母回去之后,我请济南著名木刻家梅傲雪把“佛山书坊”制成木匾,见多识广的梅傲雪对母亲的书法评价甚高,这么大岁数了,这么多年不写,却出手不凡,很标准的颜体,正、雅、秀,什么叫基本功,这就是再扎实不过的童子功。梅先生还捎带着批评时下有些所谓书法家,楷书不会写就直奔篆书、行书、草书,甚至丑书而去,简直是对书法的极大不恭。梅傲雪下了很大功夫,上好的楸木,精雕细琢,甚是精美,挂在书房,无论谁来,都在“佛山书坊”下拍照留念,成了我家朋友圈网红打卡地。

这几日忽然想找一幅字表达一下庚子之年的心情,拿出母亲写的一些条幅,一下就相中了“顺其自然”,非常符合我此时乃至今后相当一段时间的心境。我的书房自从建起之后,只长年挂过母亲的字,很多名人字画都是拿出来欣赏完了接着就归藏入库,唯有母亲的字与我相伴,从未缺席。母亲是一个于世不争、与人为善的人,首先源自老人家淡泊利益、顺其自然的心态。儿女五个虽各有所成,母亲给我们说得最多的还是别强求,看缘分,顺其自然最好。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感到不仅母亲留下的墨宝珍贵,其所书内容更是我们受益终生的处世箴言,日常规矩,一日不可不省,无日不可不念。请人把“顺其自然”錾刻在紫砂壶上,既符合好茶壶自然流畅的特性,喝茶时便想起母亲说的规矩和礼貌,诸如茶水不能倒满,倒茶时壶嘴不能对着客人,不能当着客人把茶杯剩茶水倒掉,使这些朴素的茶文化传承下去,注入更多的生活气息。

母亲的书法中有一幅“吾家潍县”,也是应我请求写的,过去我们老家地属山东省潍县,二十世纪八十年初改为潍坊市坊子区,但老潍县情结依旧。我想平时多写一些与老潍县有关的文章,汇集起来,书名就用母亲题写的《吾家潍县》。记得母亲一连写了几幅“吾家潍县”,饱蘸浓郁的家乡深情,力透纸背。只是这个许了十几年的愿尚未实现。母亲最爱养育她的故土,看见母亲的题字犹如听到老人家的谆谆嘱托,我定努力用功,争取以最快速度保质保量完成任务,交一份不仅合格而且优秀的作业给亲爱的母亲。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