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小逄观星】“谢谢您,走近了我们” ——再说《经山历海》及其他

大众日报记者 逄春阶

2021-04-18 13:43:04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根据赵德发先生长篇小说《经山海》改编的电视剧《经山历海》在央视一套播出。电视剧塑造了以副镇长吴小蒿为代表的一批基层干部的形象,这无意中宣示了一个导向,文艺在关注基层。

日前,我参加了在济宁市泗水县举办的山东省乡村振兴文学创作现场会暨省作家协会小说创作委员会年会,赵德发先生作了《经山历海 记录时代——<经山海>问世的前前后后》的主题讲座。他谈到要关注基层,关注社会管理的神经末梢,要写出历史感、命运感,写出时代性、复杂性。

副镇长吴小蒿没有具体的原型。赵德发说,他采取了鲁迅先生说的办法:“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赵德发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历,写这部作品之前,又采访过一些乡镇女干部。他被她们感动了。

吴小蒿一直想改变一个乡镇,做一股“清流”,怀抱着理想,为了丰满的理想,付出了骨感的刺激甚至创伤。她完全可以跟其他干部一样,按部就班,不越雷池一步,小心翼翼地熬着岁月,但她没有。

我曾跟现实中的女副镇长交流过《经山历海》的观感,她说,她也像吴小蒿一样,干过不少傻事儿,曾和书记拍过桌子,刺激到书记让她辞职的份儿上。但她坚持了下来,她说自己没有吴小蒿优秀,但理解吴小蒿的苦衷,看这部剧,有种代入感,也引发了自己的思考。“她们带风、带刺、带着侠女气息,被人冠上女强人的标签,绝大部分时间给了工作,一小部分给了孩子。我的孩子是女孩,我怕外卖小哥去家里不安全,而自己又不能回家,就让小哥挂到地下室门上,孩子自己拿上楼,一个人吃。我得随时出现在工作岗位。有个老领导问,你每天都这样,你的孩子谁管?我竟然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现实中的这位“吴小蒿”还说,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就说迎接上级调研吧,任务安排下来了,调研点也布置了,可因故时间变化,方案就得重新打乱。现在农民都有各自的谋生手段,地点不固定,好不容易召集起来,又得解散,刚解散了,又得召集起来。突然的变化,让基层无所适从,非常被动,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却浪费很多人的精力。很遗憾,电视剧对这个“接待”上的复杂性没有涉及。

目前关注基层干部的作品还是不够多。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带灯》,小说描述的是女大学生萤,就职于樱镇镇政府,她不满“腐草化萤”的说法,改名“带灯”。她负责综合治理办公室的维稳,对每个上访者,她都区别对待,并利用自己的智慧,负责任地去处理农村各种复杂矛盾。小说现实感强,有限度地写出了女干部的不容易。

贾平凹谈到“带灯”这一角色,用了这么一段话,“‘我的命运就是佛桌边燃烧的红蜡,火焰向上,泪流向下。’我觉得这句话很符合带灯的命运。萤火虫,黑暗中才带灯,但灯必然微弱,而且这个灯发自身体。萤火虫还有凶残习性,它吃蜗牛肉。带灯和农民打交道,面对无理取闹的人时,她得用强硬手段。带灯与老上访户王后生有段对话,带灯问他‘你怎么那么坏!’王后生说‘你怎么那么凶。’‘我凶还不是你逼出来的。’他俩扯平了,其实是一回事,没有魔就没有佛。”这就是生活的复杂性。

赵德发塑造的吴小蒿,虽以蒿草命名,却有着成参天大树的理想。吴小蒿也是带灯的人,她身上的光亮,也必将会点亮更多人的心灵。赵德发说,前几年他读过一些描写乡镇女干部的文学作品,有一些较好,反映了她们的真实情况;有一些是瞎编、抹黑,让读者对这个群体产生了误解,很不应该。我觉得,《经山海》的创作,也有赵德发为基层干部说句公道话的初衷在。

电视剧不是小说,在人物塑造上、情节结构上有所不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肯定作家、艺术家们的选择:那就是关注基层,关注基层干部的工作、生活状况。关注起来可能很难,正因其难,才更值得去写、去拍,去倾尽全力把困难克服、化解。

现实中的“吴小蒿”很想对作家、艺术家们说:“谢谢您,走近了我们,我们有好多故事呢,别简单化,你们一定得好好讲。”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