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国学成语番外篇(22)齐伤槐女:一棵槐树引发的“命案”

大众日报记者 武宗义

2022-08-14 06:02:33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春秋齐国国君景公吕杵臼(姜氏),是一个有着多元性格的家伙,他既有先祖的豪情霸气,在位时很有作为,但又像齐桓公一样耽于享乐,劣迹不少。而且和齐桓公类似,景公去世后,齐国陷入了严重混乱。

不过他没有齐桓公的运气,齐桓公去世后,虽然国家动荡了很多年,但最终走上了稳定发展之路,而景公死后,当年夏天,陈乞就联合鲍牧及诸大夫发动政变,立公子吕阳生为傀儡国君,是为齐悼公,并派人弑杀了景公的接班人齐侯吕荼。

从此后,先前的打工仔田氏(陈国公子陈完的后裔)事实上已经取代姜氏,成为姜太公亲手创立的“齐国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端的是“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还有,凡事皆有因果。前文说过,齐景公在位58年,曾经在晏子等人的辅佐下强盛一时,但同时又厚赋重刑、生活奢侈,国人怨声载道,以至于内乱一起,很多国人首先想到的不是“勤王护驾”,而是助乱。民心向背的缘起,从今天要讲的这个小故事,可以略见一斑。

话说某一年,齐景公要命地喜欢上了一棵槐树,不仅派出专人守护,还在树边张贴命令说:“触到槐树的处刑,伤害槐树的处死。”

刑法如此严厉,偏偏有个叫衍的醉鬼不长眼,“醉而伤槐”。景公听说后,立刻下令拘捕,准备动刀。

衍的女儿婧不忍父亲为此惨死,于是跑到丞相晏子府上说:“我抑制不住欲望,想当晏子的媳妇。”晏子笑了说:“我糟老头子一个,哪有这么大的魅力,一定是有事找我。”

婧进得门来,晏子远远望去说:“这女的有很重的忧愁”,于是叫来问话。女子说:“我的父亲幸入城郭当国君臣民(人,指大臣;民,臣民,所以在古代,“人”是并不容易当的),眼见阴阳不调、风雨不时、五谷不滋,所以跑到名山大川祭祀祈祷,结果因不胜酒力,醉酒后损伤了国君的槐树。父亲固然有罪在先,但我听说明君当政,不损禄而加刑,不以私恚而损公法,不为六畜伤民人,不为野草伤禾苗。”

大体的意思是说,我父亲虽然喝醉了,但是为了国家祭祀祈祷的缘故,不是酗酒贪杯所致。接着,婧奉承景公为明君,说既然如此,就不能以小过错而重重惩罚他人。

见晏子没有不耐烦的表情,婧继续说:“当年宋景公时,大旱三年,景公占卜,结果说必须以活人来祭祀。景公走下大堂跪拜说,我之所以求雨就是为了民众。如果必须用人祭祀,我宁愿自己来担当。话没说完,方圆千里大雨瓢泼而下。可我们国君现在因为一棵槐树就要杀人。这不但会伤明君之义,传到邻国,人家会觉得国君爱树而贱人,这样好吗?”

一番话下来,晏子也觉得杵臼这事做得不地道。于是第二天,晏子上朝后对景公说:“穷民财力谓之暴;崇玩好,威严令谓之逆;刑杀不正,谓之贼。夫三者,守国之大殃也。今君穷民财力,以美饮食之具,繁钟鼓之乐,极宫室之观,行暴之大者也。崇玩好,威严令,是逆民之明者也。犯槐者刑,伤槐者死。刑杀不正,贼民之深者也。”

这段话比较好理解,关键是说出来很有气势,所以就不翻译了。

总之,一番话下来,景公很惭愧,于是立刻撤走了槐树的警卫、撤掉了“护槐令”,释放了醉鬼衍。

评:家天下的国度,民众的性命还不如一棵树。这样的国家早应该扫入历史的垃圾堆。后来,田氏叛乱,齐国人几乎全民皆兵攻打“王室”,姜氏齐国日薄西山,都是因为失了民心啊。

责任编辑: 武宗义      签审: 吴永功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