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音频】丰收朗读者‖《西斯廷快车》(节选)

大众日报记者 刘君 陈辉

2021-09-02 16:53:42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00:00.00]
                                    

我一直坚信

声音里有一条秘密通道

可以直抵心灵

——《为文有时》

 

各位好,我是刘君,欢迎收听丰收朗读者,这是由大众日报客户端推出的一档音频节目,在这里,我们一起感受文字的力量。

旅行最大的意义,不在于遇到多少人,遇见多美的风景,旅行,有时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多一点偶然,打破同样的生活规则。

旅行的意义在每个人心中都不一样,但对真正自由和心灵放松的追求是不变的。

也许我们走那么远,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为了去世界的尽头待一段时间。因为只有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才能离开喧嚣的世界。

人生最好的旅行,莫过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找到久违的感动。

《西斯廷快车》就是这样一场旅行。一个大男孩儿突发其来的一场心灵之旅,完成了一次灵魂的升华。作品极强的画面感,唤起了每一个人年少时的梦想。如同身临其境,恍然觉得,那个叫作“昆”的男孩儿,就是曾经年少的自己……

这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故事,旅行的起因看似离奇:竟然有大学生为了把餐馆里看到的龙虾放生,开车从加拿大西海岸跑到了东海岸……其实,他想放生的不止是龙虾,还有很多捆绑自己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被或多或少的东西捆绑,只有不忽略内心对生命的那分热情和感动,哪怕只是一个极微小的起源,也有可能是带给自己和他人突破的钥匙。

故事中的昆最后放生了龙虾吗?他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马上为您揭开谜底。

《西斯廷快车》(节选)

高萨

午后的窗外,阳光灿烂夺目,但在泳镜中看上去像是清冷的月光。就在一瞬间,昆突然好像记起了什么,这个房间和墙壁上的涂鸦似乎突然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一些记忆。

他心中涌起一阵熟悉感,这时他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我奶奶死在这个床上,我妈也死在这个床上,我也会死在这个床上。”

昆没有回头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因为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声音,那是他记忆的一部分。一切仍然在旋转,化鲸白色的骨骸、游动的巨鲸、艰难爬出硬壳的龙虾,他眼前不断变换着这些画面。

昆觉得自己似乎在飞速回溯着一次又一次的生和死,眩晕中他见到自己从那座熊熊燃烧的火宅中飞升出来,在巨大的自由感中俯瞰着那座烈火中的房子塌陷,最终成为灰烬。

阳光投下的摇曳的光影中,昆睁开双眼,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躺在一所白色公寓的长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接近中午的阳光中,窗外的树影摇曳着,阳光照在他的脸上。

明亮的光线中,房间里极为安静,昆隐隐约约听到外面传来海浪的声音,他急忙站起身朝窗子走去。刚起身他觉得有点眩晕,他赶忙定了定神,却惊讶地看到窗外正对着一片蔚蓝色的海湾,不远处有一座灰色的过海大桥连接着对岸的城市。

昆回头看到房间的餐桌上放着自己的背包和冷藏箱,冷藏箱下压着一个信封,他的车钥匙放在一旁。他打开信封抽出一张卡片,上面潦草地写着:“昆,多谢你让我们搭车。昨天晚上很开心,希望你宿醉不会太严重。我们要晚上才回来,车子在楼下停车场,祝你旅途顺利,离开的时候钥匙留在信箱就好了。寒山和拾得。”

昆这才想起来叫作寒山和拾得的两人,是他昨天最后一程路上结识的两位旅伴。他在从图乐到哈利法克斯的路上,捎带了两个在哈利法克斯读东方文学的年轻人。两人自称寒山和拾得。

昆依稀记起来,他们到了哈利法克斯后,两人为感谢昆,还和他一起到一家叫作皇朝的中餐馆吃饭。昆因为开心多喝了几杯,除了餐厅门口那个红色的龙形霓虹灯标志和喧哗声外,其他发生的事情,昆完全记不清楚了。

昆没有急着离开,他耐心地等着宿醉消失。傍晚的时候,强烈的疼痛感已经褪去了,昆拎着冷藏箱离开了那地方。他来到哈利法克斯南部郊外的一处海湾,佩吉湾灯塔是哈利法克斯的一个地标建筑。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佩吉湾灯塔白色的巨大塔身矗立在花岗岩石海岸边。

黄昏时刻卷曲的金红色的火烧云布满了天空,红光倒映在海水中,整个世界像是在燃烧,白色灯塔像是一枚灯芯。

昆经过灯塔走到海边的一间商店,很快和店主谈好了租船的价格,店主带着他来到一条带着黑色引擎的白色小艇边。发动引擎后,小艇背对灯塔和岩石海岸旁的村落,疾速向大海深处驶去。

离开海岸几百米后,昆熄了火,小艇在海中减速停下。他打开冷藏箱,从冰块中拿出赤龙。他把赤龙放在垫着湿布的甲板阴凉处,赤龙没有任何的动静。

昆耐心地坐在一旁静静等待,过了很久,不知是因海风的吹拂还是船体的摇晃,赤龙的两条长长的触角似乎轻微地动了动,但是赤龙的身体却还是冰凉的,而且没有任何反应。昆有点担心,他俯身从海里捧了一点海水洒在赤龙身上,保持它身体的湿度。

好像过了很久,甲板上的赤龙仍然没有动静。昆把它捧起来,俯身趴在船舷边,让海水轻轻溅湿着赤龙。突然,昆感到手中的那个硬壳下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慢慢地反应更加明显了,赤龙的几只步行足开始在他手掌上滑动。

昆用手捧着赤龙,把它浅浅地浸泡在船舷边的海水中。阳光下的海浪不停摇动着它,昆感觉到手上传来了一种能量,那种能量在坚定地绽开。赤龙开始复苏,那两条长长的雉鸡翎状的触角从海水中翘起来,慢慢迎风竖起,像是一个倒下的武士又重新站了起来。

昆兴奋地咧嘴笑起来,他慢慢放平双手,赤龙从他手上爬向大海,然后向深处滑去。片刻间,那两条细长的触角消失在海面上,赤龙随后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海水深处。

昆仍然趴在船舷上望着深邃的海水。

他抬起头,看到远方佩吉湾那巨大的白色灯塔矗立在燃烧的晚霞中,探照灯在光线的反射下,随着船体的晃动而不时出现明亮的光。昆从口袋中摸出那副金红色的泳镜,抛入海中。在摇曳的海水中,泳镜像是一双凝视着他的金红色的双眼,缓慢地向下坠落,滑向大海深处,逐渐消失在海面。

感谢您收听今天的丰收朗读者,我是刘君,您有喜欢的书或文章请告诉我,在这里,我们一起分享文字的力量。

策划:宋弢

朗读者:刘君

制作:陈辉

点此收听“丰收朗读者”节目全部音频>>

责任编辑: 刘君      签审: 于国鹏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