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李瑞来:每一台产品都是他的论文

大众日报记者 姜国乐 王浩奇

2021-04-23 12:40:39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4月1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随着一声锣响,山东国企新风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风光)正式登陆科创板,成为我省首家上市科创板的国企,为山东国企未来发展蹚出了一条新路。公司董事长何洪臣激动地说:“50多年前我们还是偏居汶上县的无线电小厂,今天能在大上海一展风光,第一功要记在李瑞来身上!”

1990年,李瑞来在实验室研发变频器。

小县城飞出“金凤凰”

新风光展厅里展示着一张黑白照片,6位青年面带微笑、意气风发——1970年3月,李瑞来和5位同学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接受分配,来到刚刚成立的国营汶上无线电厂,照片就是他们到汶上不久拍的。时间过去了半个世纪,李瑞来已是满头白发的75岁老人,依然坚守在这里。

“读书就是为了给国家作贡献,分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来到汶上就没想过离开。”李瑞来告诉记者。因为所学的核物理专业和无线电毫不相关,他边工作边自学,很快掌握了无线电专业知识,先后研制出收音机、脉冲信号发生器、桩基测试仪、电话计费器等产品。后来,其他同学陆续去了大城市,而李瑞来则在汶上结婚、生女,把心彻底留在了小县城。几十年中,他曾婉拒同学拉他到国外发展的邀请,也曾顶住大城市大公司百万年薪的诱惑,推掉去高校从事专业研究的机会,一直在小厂里踏踏实实搞科研。

1988年李瑞来到北京出差,在中关村看到一台日本进口的变频调速器。“电机在它的控制下,想怎么转就怎么转,实用又节能。国内80%的工厂靠电力运转,应该有很好的市场前景。”好奇心强的李瑞来回来后就全身心投入到变频器的研发上。仅凭从北京带回来的几页产品说明书,他在1992年研制出了第一代可控硅晶闸管(380V)低压变频器,成为最早的国产低压变频器。到1999年时,低压变频器已经成为公司的主打产品。就在这一年,国内唯一一家生产高压变频器的企业倒闭,同类进口产品的价格一下子抬高了几十倍。

“我就不信中国人造不出高压变频器!”李瑞来暗下决心,首先将目光放在6千伏500千瓦变频器上。没有科研经费,就找油田合作;没有高压电,就协调供电部门架来专线;买不起高压电机,他就做足实验室功课,然后到现场边应用调试边做实验;为了解决耐压问题,他将特殊变压器和加热电源相结合,创新性提出了三电平拓扑结构的思路……“他带着我们一个模块一个模块地调试,经常加班到深夜。”公司现任总工程师尹彭飞回忆说,他好几次深夜12点下班时看见无线电厂的平房里还点着灯,李老师在伏案写程序。不到半年,第一台高压变频器出炉,并成功在辽河油田上应用,比进口产品至少节省300万元。

2011年,汶上无线电厂引进兖矿集团战略投资,成为国资控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后改名为新风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年产值近十亿元。继变频器后,李瑞来又带领团队研发出无功动态补偿装置(SVG)、轨道交通能量回馈装置等拳头产品,这些产品的应用,每年为国家节约用电约166.77亿度。

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李瑞来研发的产品获国家、省市荣誉无数,申请160多项国家专利,牵头制定国家标准,参与制定国际标准,却没发表过一篇学术论文。“每一台产品都是他的论文。你看我们的变频器已经遍布全国各地,他就像习总书记说的那样,把论文写在了祖国大地上!”公司总经理胡顺全指着展厅里的几代产品敬佩地说。

同龄人早已退休十多年安享天伦之乐,而李瑞来仍以公司技术总顾问的身份,每天坚持科研十余小时,依然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硕士研究生需要列两页算式才能得出结果的问题,他看一眼就能给出正确答案。”直到今天,公司副总工程师程绪东仍然自愧不如。不久前,李瑞来让他协助计算一个高频变压器的磁芯,程绪东用了半天的时间,列了十几步计算才得出结果。没想到,李瑞来打眼一看就说:“不对,没这么小。”程绪东经过认真检查,发现果然是计算过程中点错了一个小数点,结果应该是原来答案的十倍。

起初,为了学计算机,大学学俄语的李瑞来专门自学了英语;为了写程序,他凭借超强的记忆力自学16进制机器码,即便是招聘来的研究生也看不明白写的是什么。为了带学生,他就把自己写的40多页机器码翻译成汇编语言,再把汇编语言转化为浅显易懂的流程图,让学生看得懂、悟得透。“这一小手,就把我们刚来的几个大学生给镇住了。”尹彭飞回忆。后来,李瑞来一边搞科研,一边每两个星期在车间立上黑板为助手们补一次课。

对于科研,李瑞来几近痴迷。早些年,有一次爱人让他帮忙烧火做饭,转眼的工夫他却不见了,眼看着火苗窜出灶门引燃了柴堆,幸亏家人扑救及时才没酿成大祸。事后才知道,他一边烧火一边思考问题,突然算出一个结果,丢下烧火棍便跑到厂里做起了实验。

李瑞来搞科研不分黑白,有时候在实验室不吃不喝,一站八九个小时也不觉得累。他不抽烟不喝酒,不串亲戚不交朋友,生活中除了学习就是研发,走在路上常常心里想着技术数据,嘴里念念有词。“大家见了面老远就跟他打招呼,可喊好几声也不见他往这边看。”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马风梅说,同事们开始觉得他目中无人,后来才知道他在思考问题。因为总想着数据和算式,他去上班时迷过路,还骑着自行车撞过电线杆,几次错穿着妻子的鞋出门……听起来可笑,却让人肃然起敬。

2004年,一位中科院等离子物理研究所的专家找到李瑞来,称找了国内许多企业,没人能够承担一项名为“EAST核聚变试验装置的快速控制电源研制”的国家“大科学”项目。一向喜欢挑战新事物的李瑞来接下了这个项目。“那段时间,李老师带着我们几个人整天泡在实验室里,晚上11点之前就没回过家。”全程参与其中的助手陈敏回忆说,李瑞来只用了不到3个月时间就交了货。速度之快、质量之高,令中科院专家拍手叫绝。后来,他又多次出色完成国家项目,成为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国内仅有的两名高级访问研究员之一……

专心科研三次请辞厂长

一家小县城的无线电厂做出了变频器,起初没有人相信。为寻求科研合作,2000年厂里以参加孔子文化节的名义,第一次请来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教授汪槱生。汪院士来到汶上无线电厂,看到破旧的工厂确实生产着变频器,不禁大吃一惊、连连称赞。

山东大学的韩文昭教授早年一直通过书信和李瑞来探讨教学过程中用到的模拟电路案例,两人纸上神交6年却从未谋面。后来,他专门让大学毕业的儿子去汶上找李瑞来:“李老师实践经验丰富,是位扎根基层的不知名科学家,跟他实习能学到真东西。”不仅如此,韩文昭退休后,应邀到汶上无线电厂搞科研。“那时候厂里条件差,只能让韩老师和夫人住平房,方便时得去露天茅房。”何洪臣回忆说,人家甘愿从大城市到小县城住好几年,完全是因为和李瑞来有共同语言,打心眼里敬佩他。

“我可以成为一个好的科技工作者,但当不了优秀的企业家。”原本是厂长的李瑞来为了专心搞科研,曾三次向县里写信请辞厂长,终于在1993年将厂长的位置交给何洪臣后,如愿做起了专职总工程师。

何洪臣深知人才对企业的重要意义,不仅一直将李瑞来看作企业的“镇厂之宝”,而且像尊重李瑞来一样尊重人才、吸引人才。山东大学毕业的公司总经理胡顺全,2003年读研究生时就来汶上无线电厂边实习边写论文。厂里不仅提供吃住,而且给他这个实习生发的工资比正式员工的都要高,他研究生毕业后毅然留在了汶上无线电厂。像他一样,2000年以来,有数十位清华大学博士、山东大学研究生到企业实习。近3年来,更是有30多名“985”“211”高校的研究生加入新风光团队。正是由于高层次人才的加盟,新风光多年来抢占先机,成长为行业领军企业。

  李瑞来(左一)在实验室指导员工做实验。“理工老头”也有文学情缘

前后三次赴汶上采访,记者慢慢走进了李瑞来的世界。可能有人会说他是“书呆子”、智商高情商低、不食人间烟火……但是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更想把李瑞来归到“纯粹”一词上:在他那里没有纷杂的社会关系,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争斗,只有简简单单的一颗报国心,心里装的全部是数据和公式,犹如一池澄澈的泉水。然而他的内心世界又是丰富的,最后一天采访,我们终于了解到一点儿李瑞来除了科研以外的其他爱好——名人诗词。程绪东向记者透露,李瑞来对名人诗词的热爱一点儿也不亚于科学研究,并且能够背诵不少篇目。实验室内、车间里,攻坚克难时、大功告成日,他偶尔会来上几句诗词,让大家耳目一新、精神一振。“读名人诗词,常常能让人突破自我、发散思维。”李瑞来说。他还曾专门为大家讲解过毛泽东写过的一首词《虞美人·枕上》,说伟人内心也有柔情的一面。

李瑞来的文学爱好和科研精神如出一辙,正是这一个性也让新风光和普通的电力电子产品厂家不同——不光生产常规产品,更能研发新产品。新风光经常走有特殊要求的“高端定制产品”路线,以至于产品交货了,还不知道该给它起个什么名字。2014年,新风光接了一个邢台轧辊厂特种电源项目,既要兼顾体积小和散热,还得规避线圈与线圈之间产生的互感影响,难度之大,令很多企业望而却步。“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李老师尽管热衷挑战,但绝不是盲目地大包大揽,很多项目从接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从开头看到结尾了。”陈敏回忆说,李老师接下这个项目后,思考数日便画出了电路图,通过多种模块组合,以及强制性散热等方式使得问题迎刃而解,只用了3个月就成功交货。新加热方式的应用不仅使客户的产品一次性合格率翻了一番,还将单根轧辊的下线时间缩短了3小时。我们问这台电源叫什么名?陈敏说,之前没有先例,他们也没有给它取名。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时任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曾寄语清华学子“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李瑞来解释说:“老校长这句话包括三层意思:一是得有能力(体现价值),二是不落后(不放松学习),三是能带团队(学有传承)。我基本上做到了。”他说:“新风光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我争取再为祖国健康工作20年!”

立定报国志,“金种子”在哪都能长成参天树

为了挖掘李瑞来的事迹,我们在汶上县累计蹲点一周。数十人的描述,勾勒出他对科研痴迷的样子:在实验结果出现问题时满头大汗,在得出合理的结论时笑得像孩子,常在不经意间露出清华学生的霸气……那份数字与符号交织出的乐趣、电流和信号激发出的灵感,令人羡慕又难以企及。然而,越到最后我们越发现,这份痴迷的背后藏着一颗赤诚的报国心。他曾不止一次地说:“我感恩共产党,要不是党,别说是清华了,我什么学也上不了。”是这份庄重的情结把他留在了小县城,助他成就了科研梦。

小县城分来六个清华毕业生

李瑞来1946年出生在阳谷县的一个贫农家庭,上学期间正是国家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幸好村里有尊师重教的传统,父母也一再坚持,他才得以完成学业,成为家族里第一个大学生。“我家孩子多,经常连饭都吃不上,能上学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李瑞来说,尽管以后的求学和工作过程中也经历过恶劣的环境,可一想到小时候吃的苦,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1964年考进清华大学后,他每月只有18.5元的生活费,除了吃饭花去一少半以外,剩下的钱全部用来买书学习。

“那时候大学毕业生全部服从分配,党指向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李瑞来回忆说,他和其他5位同学一起分到了刚成立不久的国营汶上无线电厂。所谓的无线电厂连房子都没建,只有从发电厂划过来的几间破屋子,他们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修建房子。他和3位男同学把一间破旧的宿舍修好让给两位女同学住,他们则住在工厂南头临时搭建的窝棚里,站在床上直不起头来,却被他们称为“南郊宾馆”。

安顿好了就开始干活。可李瑞来所学的核物理专业和无线电毫不相关,根本无法开展工作。“这点困难算什么?难不倒咱们清华生!”他边工作边自学无线电路原理。扎实的基础和刻苦钻研让他很快掌握了无线电专业知识,先后研制出收音机、脉冲信号发生器、带通滤波器、桩基测试仪、羊绒水分检测仪、电话自动计费器等产品。其中桩基测试仪质量优异,填补了国内空白,持续到1990年还在生产,3866信号发生器的改进机型持续至今仍在生产。

同来的其他5名同学全部离开汶上后,李瑞来依然每天穿梭于无线电厂那几间平房做实验。“那时候我的思想比较简单,在哪里都一样为国家作贡献,既然这里需要,我就留下了。”李瑞来说,他后来当上了厂长,心里更撂不下这里。2016年,一位上海的老同学召集当年一起分配到汶上的同学故地重聚,40多年后大家黑发变白发,破屋子变成现代化厂房,不由地感慨万千。离开的同学有的去了外交部,有的去了科技部,还有的当了院士,当得知老同学李瑞来一直坚守在这里默默无闻搞科研,纷纷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车间里和年轻校友摆起“龙门阵”

大楼的电梯为什么能平稳运行,家里的自来水水流为什么能恒速流淌,造纸厂生产的纸张为什么能厚度均匀……答案就在电机上加装的变频器身上,它能根据需要自动调节电机的频率和转速。正是小小的变频器吸引李瑞来走上了真正的科研路。

公司技术支持部部长周加胜进厂时,正值李瑞来研发第一台变频器。有一次,因为实验电流瞬间增大,负载发生短路,将老式闸刀空开炸得稀烂。他们都吓得往后退,李老师却站在那里岿然不动:“我做的东西,我心里有数,没什么可怕的。”周加胜回忆,那时候的科研条件非常差,所谓的实验室就是一间挂着“鼻子锁”的平房,实验仪器、材料都挤在里边,摆得满满当当。有时候忙到很晚了,李老师就干脆在实验室打地铺睡觉;有时候累病了,他在实验室挂着吊瓶也要把程序写完。有天早晨,同事田玉芳见他大热天穿着一双棉鞋在实验室忙前忙后,开玩笑说:“李老师,你这双鞋暖和不?”他低头一看才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又穿错鞋了。”

在近乎痴迷的钻研下,李瑞来用了3年时间研制出了第一代可控硅晶闸管(380V)低压变频器,体积有一台冰箱那么大。但当时国内却没有能鉴定这个产品的部门和机构,李瑞来只好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请来多所高校的教授、专家来开变频器鉴定会。大家赞叹的同时却纷纷表示:“我们对这个东西不熟悉,怎么鉴定?”足见李瑞来研发产品的先进性。

近年来,经常有清华大学研究生、博士生来公司实习。李瑞来尽管年逾古稀,却动辄就在车间和年轻校友们摆“龙门阵”,他什么资料都不用查,现场就能用公式向大家推导数学题,一推就是一上午。老学长超强的记忆力和理论功底,以及扎根基层潜心科研的精神,令清华学子们深深折服。

县委书记点名宣传李瑞来

今年3月18日的《焦点访谈》播出了北京姑娘路生梅从医学院毕业后服从分配到陕西榆林佳县工作,为乡亲们看了一辈子病的事迹。汶上县委书记李志红看完节目首先想到了李瑞来:“李老师扎根我们汶上县51年,尽管一次次有机会可以去大城市的更高平台,他却一直坚守在基层。不仅引领企业登陆科创板,为全县高质量发展贡献了力量,更是为我国的节能减排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典型,为什么不宣传出去呢?”

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们发现李瑞来的科研成就离不开汶上县的人才政策。早在研发变频器之前,他的得意之作本是用于工程上检测桩基质量的桩基检测仪。产品不仅填补了国内空白,并且成功应用于沈大高速、济青高速等国家重要工程项目上。面对看得见的市场前景,李瑞来尽管掌握了产品的无线电技术,可是因为缺乏配套的计算机技术人才,却没能“吃上到手的鸭子”。

“企业遇到困难了,政府就要跟上去托一把。”李志红坚定地说。为破解中小企业人才难引进、留不住的问题,1997年到2005年期间,县里拿出专门事业编制招聘了33名本科生,人事关系落在县经贸局,全部派往企业工作,其中分到新风光23名。如今,他们的收入水平已远远高于县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原来占用的事业编制已全部退出。2018年,汶上县成立人才创新发展院,预留50名备案制事业员额用于引进人才,目前共为9家企业招聘硕士以上研究生18人。

“企业发展必须要有产品,做好产品必须要有人才。”何洪臣也早早地认识到人才的重要性,他们一边将李瑞来当做企业的灵魂级人物来保护和支持,一边想方设法招揽更多人才加入企业。为了支持李瑞来搞研发,厂里的机电加工车间先后生产过太阳能热水器、三轮车、焊接机等过渡产品,挣来的钱给工人发完工资后全部用于购买实验仪器和实验材料。李瑞来上了年纪,成为全公司唯一一个享受车接车送待遇的员工,而作为董事长,何洪臣却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新风光的员工都说何洪臣和李瑞来一个是伯乐一个是千里马,何洪臣能为李瑞来处理各种牵涉精力的社会事务,为他搞科研创造一个纯洁的环境,两人互相成就,配合得天衣无缝。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姜国乐 王浩奇 通讯员 胡克潜 报道)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