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周末人物|蔡传庆:中医药走出去,要用疗效说话

大众日报记者 逄春阶

2021-10-15 10:26:53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跟他是潍坊老乡,记者在与他对话中,细心听,还能听出他的一点点青州口音。他从医30多年,从国内到国外,医治过的患者不计其数,去年因用中医药成功救治身患新冠肺炎的乌克兰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和家人,而引起媒体关注。央视新闻报道了康复出院的季莫申科和他的视频通话,他憨厚微笑的镜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他叫蔡传庆,金台文院院长,一个国字形脸的标准山东大汉。

金台文院总部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一个竹影婆娑的院内,文院命名源于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一个典故。战国时燕昭王曾筑高台,置黄金于其上,延天下之士,因有乐毅、邹衍等高人来投奔,后人遂名之金台。“金台”慢慢成为赓续招贤纳士传统的标志性符号。

蔡先生说,金台文院是2013年民政部批准成立的直属社会服务机构。他们的职责就是打造招揽国内外高校与知名企业才俊,致力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与传播,中国文化的国际化,中医国粹的科技化、现代化和国际化发展之路探索,集众智与众力为一体的综合性开放平台。

金台文院的影响,正涟漪一般延伸到世界各地。

采访时,蔡先生正在白俄罗斯的首都明斯克,着力推进中医药走出去、实施中医药海外落地项目。2021年年初至今,蔡先生及其团队先后两次“逆行”白俄罗斯,参与当地新冠肺炎的治疗和中草药的种植项目,正如他自言:“从白雪皑皑的冬末春初,到满目金黄的仲秋时节,我和我的团队乐此不疲,愿意为中医药国际化尽绵薄之力。”

白俄罗斯与北京时间有五个小时的时差。在异国忙碌的间隙,蔡先生通过微信、电话、视频等方式,与记者进行了交流。

“有所敬畏,随处尊崇”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中医药在国内外多个国家的生命救援中发挥作用至巨,成为疫情防控“中国方案”的最大亮点之一。中西医结合、中西药并用,是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点,也是中医药传承精华、守正创新的生动实践。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蔡先生和他的团队走上了抗疫第一线,最早接诊的病人是山东潍坊的新冠肺炎患者。

这名重症患者——刘某系从武汉返回山东的病人。2020年1月25日,经潍坊市疾控中心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专家组评估,确认为新冠肺炎病例。13天后,病人不见好转。

听闻来自故乡的召唤,当时身居北京的蔡先生寝食难安,他立刻为患者安排方药,并成立工作组,确保24小时随时接收患者的病情信息并及时反馈。其间,他不厌其烦地询问患者的情况,随时掌握患者病情的最新动态。在服用蔡先生提供的中药制剂后,短短两天,核酸检测结果转阴。刘某成为潍坊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

记者了解到,蔡先生的中药制剂又治愈了潍坊的几个新冠肺炎患者。

“面对中医,我们的态度是,有所敬畏,随处尊崇。”蔡先生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我们结合十几年前SARS的病理、传播等特点进行了细致分析。针对新冠肺炎传染性强、病情发展快、对人体免疫系统破坏性大、致死率高等特点,结合《伤寒杂病论》及《温病条辨》等中医经典里的名方,总结近年来瘟疫的特点,秉持中医‘扶正祛邪’理论,研制方药,首先截断病毒发展,控制体温,再通过提高免疫力,恢复机体正常秩序。”

蔡先生成功治愈的新冠肺炎患者不胜枚举。尤其是在白俄罗斯期间,他不断帮助身处海外的留学生、华人等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在收到患者的求助信息后,蔡先生都会马上安排专人远程监测病人的病情、跟进,帮助康复。

季莫申科:“是您的药治好我和我的家人”

2020年8月23日,乌克兰前总理、祖国党主席季莫申科确诊新冠肺炎,于24日晚进入重症监护室并接受呼吸机介入治疗。她与多位家人先后感染新冠病毒一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季莫申科的医疗团队开始寻求中医的帮助。在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帮助下,医疗团队与拥有成功治愈新冠肺炎经验的蔡先生取得联系。

根据季莫申科及其家人的症状,蔡先生及时调整中医药配方,第一时间将调配好的中成药制剂送到季莫申科手中。9月5日开始服用,连续服用6天后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

“当时我在国内,你想,远程治疗一个特殊病人,肯定有诊治难度啊,当然也有压力。我们的中成药制剂,是基于1800多年前《伤寒杂病论》的一个经典药方,以它为基础,结合病毒的现代医学病理的转变过程,又进行了重新调和组合,达到截断新冠病毒导致脏腑的损害、免疫机能的损害效果的同时抑制病毒。”蔡先生说。

身处异地,如何及时有效地了解患者的病情然后调整方案很关键。通常看到患者的病情往往是一个症状,但症状背后有一个症候群,一个症候群背后是导致疾病的主要矛盾。要掌握主要矛盾,掌握先机尤为重要。蔡先生说:“患者跟医者之间的信息畅通,对医者宏观判断、及时诊治、扭转病情至关重要。这一点我感触非常深。季莫申科从去年9月5日开始接受中医药治疗,我们的配方中有扶正的药物在,它可以促进血液微循环代谢,减少炎症、促进组织再生。这个制剂在临床当中,对于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症状特别是肺部的炎症、形成的肺纤维化,包括肺部纹理增粗,都有非常好的修复作用。由于时差,且季莫申科身处医院重症监护室等不确定因素,从去年9月9日起,我方治疗组得不到季莫申科任何病情信息的反馈,作为一名医者我内心非常担心和焦灼。直到9月11日,从季莫申科的新闻发言人那里得到她治愈的消息后,祝贺她重症新冠肺炎得以痊愈的同时,我感到兴奋,为中医药在国际抗疫中取得的又一成绩感到高兴。”

蔡先生感慨地说,治疗季莫申科是一次爱心大接力,疫情期间物流中断,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积极协调、中资企业积极参与,安排专人从国内把药剂送到基辅。“一种疾病的治疗,或者说中医的‘走出去’,不能靠单个人的力量,一定是多方面的配合。”

2020年9月28日,季莫申科以乌克兰祖国党主席的名义写了一封感谢信,并通过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转交蔡传庆先生。信中说,“我要特别向您致以热忱的谢意。感谢您在百忙之中亲自为我诊治,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名医,您提供的诊治意见和‘疫清颗粒’等中药对我战胜疾病发挥了莫大的作用。”

写信8天后,季莫申科与蔡先生视频通话。她说:“是您的药治好我和我的家人,世界需要完全不同的视角来重点研究中医药的传承和智慧,并致力于将其用于维护全人类的健康,因为数千年历史的中医药是中国健康养生经验的积累与实践,是独一无二的智慧,它不仅是中国的也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

季莫申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称赞中国的抗疫努力堪称世界典范。她说,武汉的抗疫壮举充分展示了中国的医疗保障能力和以人为本的精神。中国在抗疫过程中的公开、透明以及和全世界分享经验的做法令人印象深刻。中国在自身疫情得到控制后,为多国提供抗疫援助,这样的举动令人难忘。

2020年底,新冠变异病毒肆虐全球,一位身在莫斯科的某汽车公司员工因为出差,不幸感染。由于隔离政策的不完善,该员工被单独隔离在酒店,无人陪同照顾。得知此情况后,蔡传庆在国内安排专人远程监测病人的病情。可是病人因病情较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大半天没力气回复消息,蔡传庆耐心研判,调整治疗方案,经过几天的治疗,病人情况逐渐好转,他一颗悬着的心才逐渐放下。

蔡先生在今年第二次“逆行”白俄罗斯抗疫期间,白俄籍翻译的父母不幸确诊新冠肺炎,翻译的妹妹因为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亦被感染,出现了发烧咳嗽等症状。了解到情况后,蔡传庆即刻给她的家人安排药物。服药一天半后,妹妹的核酸检测结果转为阴性,没几天父母的新冠肺炎也被治愈。这个结果让翻译很震惊,因此放弃了某公司的高薪工作,毅然加入了蔡传庆院长的团队。

“千方易得,一效难求。”蔡先生说,“中医走出去,一定要用疗效说话。”

“先贤在1800年前就指明了方向”

利用中医药成功治好了国际友人的新冠肺炎,从中国传统文化上讲,是不是一种机缘巧合?中医治病讲究很多,如“信者医,不信者不治”,治病讲时机,不同的病有不同的禁忌,还有情志上也要听从大夫,尽可能控制情绪等等。记者问蔡先生,在治疗过程中,也考虑到这些因素了吗?

得到的回答是,“早在季莫申科之前,我们已经治愈了俄罗斯、美国、瑞士等国家的多例新冠肺炎患者。我不认为中医药治愈季莫申科及其家人完全是机缘巧合,我们诊治的大多数海外新冠肺炎患者均是在不借助任何西药的情况下在2-8天内痊愈的。季莫申科及乌克兰的官员和社会人士,他们原属苏联的独联体国家,对中医的感情是比较深厚的,比如俄罗斯、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本身就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医学专家,他有一本专著《土库曼斯坦药用植物》,是关于土库曼斯坦传统植物医学的,写得非常好。世界各国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在为世界人民的健康服务,尤其是存在了几千年的中国传统医学,有自己完整的逻辑、诊断辨证及治疗方案,即理法方药。我们要发展中医药,注重用现代科学解读中医药学原理。你所说的‘信’和‘情绪’等因素,只是细枝末节,中医的辨证逻辑是抓住问题的主要矛盾,一种病总有它的主要矛盾跟共性,如何去判断疾病的病因、病机、病理及其走向。主要矛盾抓准了,次要矛盾才会迎刃而解。正如安宫牛黄丸救治了无数昏迷的重症患者,不存在信与不信或情志控制的问题。”

“《伤寒杂病论》就是一部抓住疾病主要矛盾的专病专方的专著,所以张仲景被称为医圣。我常常感慨,先贤早在1800年前就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专病专方是中医辨证论治的高度体现。”蔡先生说。

确实也存在“不信”中医药的情况,蔡先生说:“比如今年6月初,某海外园区员工已孕的妻子在海外感染新冠肺炎,向我寻求帮助。得知这一情况后,我迅速安排专人递送药品。但是由于她缺乏对中医的了解,担心影响胎儿发育,停止服用中药,耽误了治愈的最佳时间。由此看来,中医药在华人区推广尚且如此艰难,国际化还有待时日。中医当自强。”

蔡先生介绍,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性及破坏性被很多国家所忽视。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案也是几经反复,比如使用羟氯喹、地塞米松和瑞德西韦、IL-6阻断抗体sarilumab、纯化抗体疗法和血浆疗法等,都不是特效药。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没有确切疗效的药物,甚至闹出了不少笑话,比如喝消毒水治疗新冠肺炎等。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已有近两年的时间,尤其近期的变异病毒株——德尔塔,短短10天内在广东已经变异出7种变种病毒。面对如此复杂多变的病毒,中医仍可根据几千年积累的宝贵经验,在治疗和预防新冠肺炎中持续提供具有特效的解决方案。”

几千年来,中医积累了丰富的服务生命的经验,如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医对流行性乙型脑炎的辨证施治便是典型例子。著名中医蒲辅周先生结合山东、北京、石家庄等地经验,总结出辛凉透邪法、逐秽通里法、清热解毒法等8种治疗方法,又称“乙脑治疗八法”,将乙脑死亡率降至全球最低。再比如,2003年SARS的治疗中,河北省使用中医方案治疗的38例患者,无一例死亡,亦无副作用。到此次新冠肺炎的治疗中,在全世界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中医药发挥独特优势和作用,全程参与深度介入疫情防控救治,临床筛选出的“三药三方”(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就是在古典医籍的经方基础上化裁而来的。国内确诊病例中医药使用率超过92%,有效率超过90%,提高了治愈率,降低了病亡率。

探寻中医智慧,服务“一带一路”

金台文院紧紧抓住中医药在抗疫中彰显的独特优势,先后与乌克兰、阿塞拜疆、白俄罗斯、蒙古等国家的有关单位,签署了推广中医药的合作协议。

中白两国建交30年间,两国关系持续稳定发展,白俄罗斯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向欧洲延伸的重要节点,其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过程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白俄罗斯和中国有着良好的战略伙伴关系和互利合作关系,中白工业园,坐落于白俄罗斯明斯克州。中国金台文院中医药产业项目(新时代生物医药公司)于今年3月正式进驻园区,开始进行中医药的种植及生产,拟在中白工业园内开始实施生产和分装治疗新冠肺炎有良好疗效的“灵兰清疫”胶囊等。该项目不仅将填补中白工业园传统医药产业的空白,也将是中白两国医疗卫生领域务实合作的一项突破。

蔡先生说,中药材的发展从神农本草经的三百六十五味中药发展至现在数万种药材,中药材的发展一直没有停止。同纬度种植中药可以有效解决“江南为橘、江北为枳”的问题。比如我们已经成功从美国引种西洋参,现在在全国广泛应用,这也充分证明同纬度种植中药是可取的。同纬度种植中药不但可以增加所在国农民的收入,同时可以解决国内中药材短缺的情况,让中医药更具普惠价值。白俄罗斯自然条件优越,药用植物资源也十分丰富,包括现代医学中广泛使用的蒲公英、白桦茸、洋甘菊和野蔷薇等,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民间医药传统与实践,与中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为中白两国开展传统医学合作提供了广阔前景。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养一方草药。草药的本土化,对中医走向世界应该是个利好消息。“构建人类健康共同体,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继今年3月金台文院中医药产业项目在中白工业园落地后,今年7月21日,在金台文院的积极推动下,中白深度合作区暨中白国际中医药健康产业园项目签约仪式在中国青岛、北京、白俄罗斯明斯克三地以现场及视频方式举行。

蔡先生介绍,此次签约落地的中白深度合作区暨中白国际中医药健康产业园项目,正是响应国家部委“一园两地”号召,在国内建立的首个与中白工业园长期双向联动的姊妹园区。中白共建深度合作区不仅是中白务实合作的新模式、新尝试,也必将进一步带动中白双方在医药、健康、农业、技术、文化等领域的深度合作,实现中白工业园和中白深度合作区的双域联动与产业双向互导,有利于进一步发挥中白两国优势互补、共创共赢的巨大潜力,打造“一带一路”特色亮点以及全球中医药国际化发展的制高点。

“尊古但不泥古”

在采访中,蔡先生经常强调要“顺时”。他说,所当乘者,势也,“顺势”方能“顺时”。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给全人类的生命健康和全世界的经贸合作带来了沉重打击,中医药在此次来势汹汹的疫情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各国媒体对此都有广泛报道。中药材及中成药的出口增长迅猛,这是个良好的势头。

顺时为天,顺势为地,顺人为和,中医药当抓住时机,守正创新。从神农尝百草到丹丸膏散,是人类从石器文明,到逐渐学会火的使用,以及冶金术的发现而不断推陈出新,改良和提高对天然药用植物的科学、有效应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应该也必须在现有科学技术和生产力水平的基础上,研制出更易于服用、更代表当今制药水平的产品,同时,能够用现代大分子技术科学解释复方中药治疗包括新冠肺炎在内的各种疾病的原理,只有科学化,才能国际化,才能为全人类的健康福祉作出更多积极贡献。

蔡传庆先生说:“中医药的发展要理性传承,尊古但不泥古,用旧方子治今人。就像拆旧房子盖新房子,我们不去增砖添瓦,这房子是盖不起来的。”

“中医走出去,要像治一种病一样,不能急于求成。所以在此,我要借用中医的理论提出一条建议——对于中医国际化,我们必须辨证论治,因地制宜去推广。中医得以世代流传,是因为它以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的中国文化思想为基础。所以,中医国际化不是一种对立。中医不要采取对立的形式孤化自己。”蔡先生说。

祖籍山东青州,行医30多年。这位深受齐鲁文化浸润的医者有个观点,他不是中医的歌颂者,反而是个批判者,为什么是个批判者?“我反对任何的形式主义,我们不需要行为艺术或表演性质的中医,这样的情况尽管不是主流,但对中医造成的伤害却很大。我笃信中医,但我不是不分清浊的中医卫道者,也不是西医的卫道者,我是生命的卫道者。与其喋喋不休地去比个你高我低,还不如耐下心来好好看几个病人。中西医各有千秋,理应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完全没有必要分出高下。”

蔡先生说他非常幸运,学习了中医,也非常荣幸有这么多患者能够相信他,他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他说:“我管医学工作者叫服务员,跟饭店的服务员、环卫工人这些服务于我们社会的人,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要说区别的话,医生的责任更重大,人家把最珍贵的生命交给你,生命何其重,你得谨小慎微。医患有割骨之情,这是被尊为‘药王’的孙思邈的观点,大医精诚的观点。一颗诚心,就是你真正把别人的疼当成自己的疼,把别人的病当成自己的病,去换位思考,去解决问题,然后你才能精益求精。不断求索,‘医’方能成其‘大’。作为一名医者,我们都应该在这条路上砥砺前行。”

“世界尚未走出新冠肺炎疫情阴霾,人类只有秉持和合理念,加强文明对话,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迎来健康美好的黎明。”蔡先生说。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