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齐天大圣”是只“泰山猴”?

大众日报记者 于国鹏

2020-06-23 08:52:48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山东师范大学教授杜贵晨表示,对于《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形象研究,学者们向来关注其原型,通过文学艺术的考证——

“齐天大圣”是只“泰山猴”?

泰山岱顶西南的傲来山。

《西游记》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聪明伶俐,本领高强,使一根如意金箍棒,有七十二变的手段,善于腾云驾雾,一个跟头能翻出十万八千里,虽然书中被佛祖和有些神仙称为“泼猴”,但无疑仍然是最受大家喜欢的形象。孙悟空到底家住何方?《西游记》中,石猴在回答须菩提祖师问“乡贯”时说,“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

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杜贵晨表示,对于《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形象研究,学者们向来关注其原型,通过文学的考证,《西游记》写孙悟空“籍贯”“故里”及其所大闹的“三界”,有现实地理环境的参照即背景,这一背景是“五岳独尊”的东岳泰山;西游故事最后形成的“齐天大圣”是一只“泰山猴”。

杜贵晨解释,这种考证是文学艺术的考证而非历史地理的考证,即从存在支配意识、生活决定创作、传统影响创新的角度,我们不能不认为《西游记》作者在为孙悟空设定这样一个出生隶籍之地,以及其活动的大环境即“三界”的时候,受到过某种历史与现实因素的影响,是从其所知见历史、现实、传说、宗教与文学的地理形貌,模拟、夸张、挪移、嫁接、化用、变形而来,从而那些地理形貌成为了孙悟空“籍贯”“故里”以至“三界”的原型。而后人也就可以从现在仍能够知见的那些地理形貌与《西游记》文本中环境描写的对照中,发现二者具体的联系,确认其中哪些正是或一定程度上是《西游记》作者当年设定孙悟空“籍贯”“故里”以及“三界”原型的地理形貌,即其在现实生活与传统文化中的根据。“正如一切文学艺术形象与其原型的关系,《西游记》写孙悟空‘籍贯’‘故里’可能有的地理背景与作品的实际描写,也必然是若即若离,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有如镜花水月的天然不可凑泊。所以,在这样的地方能做的只是艺术的考证,所求的只能是文学原型之模糊的真实。”杜贵晨说。

“东胜神洲”或是拟古齐地

《西游记》第一回,篇首诗之后,正文以“盖闻天地之数”领起,写“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从而拟定西游世界的“地理”形势,全部故事发生的舞台。而孙悟空出生地,就在“四大部洲”之一的“东胜神洲”。

杜贵晨表示,“东胜神洲”也就是孙悟空所隶属之洲,作为“一方水土”,含义必须结合了“四大部洲”的由来,才可以说得清楚。在《西游记》第九十六回中曾写到,一秀才称“四大部洲”之说本于《事林广记》,检索这本书,并未见到相关记载。这种说法实际上本于佛书。佛经中,“四大部洲”有时也称作“四大洲”,如《佛说法集名数经》中就有对“四大洲”的记叙,所称与《西游记》只在个别字面上微有不同。不过,“四大部洲”名号在佛经虽各有指称,但都无明显褒贬之义。到《西游记》中,佛祖对“四大部洲”的描述,则各有褒贬。这种褒贬,当然是为了小说叙事、表达主旨的需要。

以“东胜神洲”而言,《佛说法集名数经》中称“东胜身洲”。虽只是改变了一个字,但一定是改成“神”字。这个改变不仅是由于音便,更是因为我国古代已有“赤县神洲”的说法。这种说法,起源于战国时期的齐国人驺衍。《西游记》写“东胜神洲”的“花果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不仅表明其受齐文化的影响,而且从“花果山”在“东胜神洲”并为“十洲三岛”之“祖龙”推论,“十洲三岛”实际上已经包括在所谓“东胜神洲”的范围之内了。

杜贵晨表示,《西游记》为“东胜神洲”设定与“十洲三岛”的这一层关系表明,这个洲名虽然依据佛经之成说,改动了一个字,却已经堪称脱胎换骨,成了驺衍、东方朔等为代表的齐国方士神仙文化一脉的符号。进而联系书中一再写到的道祖老子青牛的故事,使我们有理由推测,作者想像中的“东胜神洲”之“胜”,实谐音“圣”,“东胜(圣)”即老子,“东胜神洲”实际是指山东古齐地,因为正是在这里,以老子为鼻祖的神仙道教之说发达最早。

《西游记》有关孙悟空的多处描写,也正与“东胜神洲”遥对“西牛贺洲”所寓含的“东胜(圣)”骑牛和佛高于道之意,处处相合。书中很多情节描述,让人感到自然而然,完全是由于关合了我国历史上神仙道教之说兴起于燕齐渤海之滨的传统,因而非常容易被广大读者所接受。但是“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就容易忽略了《西游记》孙悟空因“东胜神洲”的洲属,不再是早期西游故事中的“西域”或不知何方的“花果山”上一般意义的神猴,而是古齐地神仙文化包装成的一只猴子。

“花果山”原型是傲来山

杜贵晨认为,《西游记》第一回叙述“四大部洲”之后,接着写道“这部书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等等,点明孙悟空是“傲来国”籍“人氏”。“傲来国”之名前所未有,是作者虚构首创,所依傍只有一个,即泰山岱顶西南的傲来山。

明代查志隆撰《岱史》中记载:“傲来山,在岳顶西南竹林寺。其石巑岏矗矗,至御帐俯视之更奇。”综合考察《岱史》的撰写背景与《西游记》成书年代等因素,能够认可《西游记》作者虚构孙悟空“傲来国”籍,是直接受岱顶西南“傲来山”的启发并借其名而来。

《西游记》作者写人叙事、命名取义都“不苟作”,也都有所寄寓,因此,借名“傲来山”作为孙悟空“国籍”,除表明作者熟悉泰山之外,也应该是有所寄寓的。“傲来”之义,向来没有确考。“傲来”可理解为傲视一切,说孙悟空是“傲来国”的一只猴子,与其“尊性高傲”的描述相符。孙悟空又曾经与如来斗法,如果说“傲来”有“傲”对“如来”之义,从阅读“作者未必然,读者何必不然”这样的角度来理解,也不乏一定的合理性。

说完傲来国,再看花果山。《西游记》写“花果山”,就在“傲来国”所近大海之中:“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真个好山!”“有词赋为证,正是百川汇处擎天柱,万劫无移大地根。”

杜贵晨说,从书中看,《西游记》写“花果山”是有具体形貌性征的。这些特征固然总体上也由虚构包括从大千世界杂取种种而来,但在现实中如果有某一座山可作集中的摄取,大概作者就不会拒之不纳而舍易求难,从而这座山几乎必然地就成为了《西游记》花果山的原型。把泰山景观与《西游记》“花果山”形貌比对,我们可以发现“五岳独尊”的泰山就是“花果山”的原型。

首先,泰山为春秋齐、鲁之界,至战国大部属齐。与“东胜神洲”就是描写山东古齐地、“傲来国”取名自泰山相一致,《西游记》写花果山为“势镇汪洋,威宁瑶海……水火方隅高筑土,东海之处耸崇巅”“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应该是由山东古齐地的名山起意,在这方面,泰山作为“傲来国”取名所自,又距东海不远,是古齐地同时也是天下第一名山,是唯一“东海之处耸崇巅”的大山,自然成为作者虚拟花果山原型的首选。

其次,只有泰山既可以称“擎天柱”,又能够称“大地根”。在我国高山中,有三座山有“天柱”之名,但除泰山外,其余两座并没有“大地根”之意。“大地根”这个说法本自《老子》,是“生死门”的意思。后来,道教有“泰山地府”与“泰山治鬼”之说,张华《博物志》卷一中记载:“泰山一曰天孙,言为天帝孙也。主召人魂魄。东方万物始成,主知人生命之长短。”由此可见,泰山作为主生死的地狱所在,具有了“大地根”的特征。

第三,泰山有“水帘洞”。这方面内容,明清一些游记等作品中多有记载,与《西游记》中对水帘洞的描写非常相像。

杜贵晨分析,综合考量泰山与《西游记》所写“花果山”为“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为“擎天柱”“大地根”,又有“水帘洞”等多项重要特征相符合,比较近世学者仅据某山有“水帘洞”还可能是后起之称的判断,东岳泰山具体说岱顶西南的傲来山,也就是如今所称的傲来峰,就是《西游记》作者虚构“花果山”的原型,应该是合乎实际的。

“齐天大圣”与泰山神渊源

杜贵晨说,从如今能够见到的资料看,《西游记》把孙悟空称作“齐天大圣”虽非作者首创,却是其承早期西游故事传统又自作选择的结果。

泰山神称“东岳大帝”,早在《西游记》成书之前就已经是道教重要神祇。历代帝王多有封赠。《元和郡县志》中记载,开元十三年冬,唐玄宗登封泰山,“封泰山神为天齐王”。中唐以后,历代封赠有别,但封号中都保持“天齐”之称。这一传统与宋明话本、杂剧等所取“齐天大圣”名号相参照,特别是与《西游记》写孙悟空出生地以“傲来山”为原型相联系,就不能不使我们想到,《西游记》写孙悟空“齐天大圣”的名号,虽承自前代,但在其写定全书的总体构思中,有从唐玄宗封泰山神王号“天齐”颠倒而来的意思。

作出以上推断的根据是,“齐天大圣”在前代西游故事中基本上只是一个孤立的名号,但到了《西游记》中,虽然和以前一样,仍有与玉帝平起平坐之义,却又有了一个对应的形象即“东岳天齐”。以“东岳天齐”与“齐天大圣”为对应形象的根据,是这一形象在第三十七回、五十六回、六十九回先后三次出现,都是因孙悟空而被提到,却全无直接正面的描写。

如此三次重复提示,都不过是说有号称“东岳天齐”的泰山神而已,却又都是与孙悟空相对提及,同时特别强调其与悟空先为对头、后是朋友的关系。这就不能不使人想到作者之意并不在写东岳天齐,而在借此点出“‘齐天’大圣”与“东岳‘天齐’”有颠倒共生的对应关系。参以《西游记》作者惯于作这种颠倒文字为名称的游戏之笔(如书中“孙行者”“行者孙”“者行孙”与“刁钻古怪”“古怪刁钻”等都是),可以确认无论“齐天大圣”之称早期的起因、意义如何,但到了《西游记》中,作者已使这一名号具有了与“东岳‘天齐’”颠倒共生的意义。这一意义的产生,源于《西游记》所贯穿《易传》“一阴一阳之为道”的原则,最终指向则是通过孙悟空“天齐”先是与东岳“齐天”对立,后又在皈依佛门后与东岳“齐天”成为朋友,强调佛法“安天”的作用,也是为了表明,即使本领如“‘齐天’大圣”之大,在无边佛法的压力之下,也不得不一变与“东岳天齐”为同道,不仅再不与天庭对立,而且“死心塌地”“入我(佛)门来”。

杜贵晨表示,特别需要说明的是,以上讨论孙悟空“籍贯”“故里”等内容,只限于今通行百回本《西游记》在明人写定过程中可能参照的地理背景,而且不排除其仍有前代传统的影响;至于早期西游故事中“花果山水帘洞”等地理背景,每个人又完全可以依据相关的记载,考察其与任何一地一山的渊源联系。这也就是说,就整个西游故事而言,“花果山水帘洞”的原型不止一家,但就今通行百回本所写而言,泰山是孙悟空唯一的“籍贯”与“故里”,并且是他“大闹天宫”“地府”“龙宫”等描写的地理背景。(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于国鹏 报道)

责任编辑: 杜文景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