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坊间纪事】每逢想起家乡,记忆中就显现出土棋的身姿

2021-01-10 13:35:18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 李绍增
  在过去,乡下农村长大的孩子,有着许多城里孩子享受不到的童趣——打奓(zha)、扯波(be)、砸杏核(hu)、弹琉琉(lou)……不过,我至今难以忘怀、想来仍忍俊不禁的,还是下土棋。
  顾名思义,“土棋”是完全以“土”做成的一种棋。它的棋盘是用手指或树枝划地而就,棋子以坷垃、瓦块、草棒充当,席地而坐就可以杀个天昏地暗,累了往后一躺,美美地享受一番“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的乐趣,别提多恣了。
  这种棋有多个棋种,仅我小时候下过的就有“五福”“四斜”“死顶”“通天”“登殿”等十几种。每种棋都有约定俗成的规则,对棋盘、棋子、行走、攻防都有明确的要求。比如说“五福”,棋盘分别由横、竖各自平行的5条线段交会而成;25枚坷垃或瓦块、砖粒、草棒一分为二,多一枚的先下,落子好像围棋,抢占有利地形,行棋犹如军棋,循规展开厮杀。
  从我记事起,时常看到工间歇息的社员们在田间地头摆下战场,放松一下累了的筋骨;下雨下雪天不能下地干活,就在门洞子里、场院屋子里捉对厮杀,不时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还因为下土棋流传下许多笑话。其中一个我现在仍记忆犹新:一个小伙子到邻村相媳妇,见到人家姑娘没寒暄几句,就没头没脑地问:“你会下土棋吗?”闹得姑娘老大的不高兴,当然,媳妇也没有相成,以至于后来乡亲们见有小伙子去相媳妇,随口就说一句:“别问人家会不会下土棋啊。”
  我从小也喜欢下土棋,尤以“五福”见长。记得上初中时,我时常收到这样的纸条:“晌午下盘棋吧,午饭吃我的。”李姓院中有一个侄子和我同岁,土棋下得不错。但他每次找我下棋,总是输多赢少,心里很是不服。就在我当兵要走的头天晚上,他还追着我要下上一盘。因为事情多,没能让他如愿。可他一直记在心里,直到我当兵4年后第一次探家,还特意找到我要补上那盘棋。
  不知从何时开始,每年的大年初一,我们村子就搞一次土棋擂台赛,奖品为一挂鞭炮。1970年春节,人们刚刚吃完饺子,大队部门前响起一阵欢快的锣鼓,人们闻声而聚,不一会就站了一片。大队长拿出一把铁锨,随即在地上画了一个两米见方的“五福”棋盘,将修饰打磨的25块红、青颜色的半头砖摆在棋盘左右两侧,又将红纸包裹的奖品——大鞭炮放在棋盘中央,锣声一响,便摆开了擂台。全村男女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踮起脚看热闹,战罢七八轮,一位刘姓的连胜者,环视一周,嘴角露出一丝轻蔑。我夹杂在人群中虽有些胆怯,但还是拨开人群站到棋盘前。对方见站出一个半大小子,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这天也是运气向我,弈棋开始,我抓到13子。落子时,我抓住对方轻敌这个兵家大忌,沉住气稳住神,抢占制高点,巩固根据地,架好开门炮,落完子就显现出了优势。行棋开始,尽管对方忽而声东击西,忽而围城打援,但一直是疲于应付、负隅顽抗,刚走十几步就推秤认输。在一片欢呼声中,我抱起鞭炮跑回家里,长竿一挑,响声传遍全村,红纸落满一院……
  时下的乡下,业余文化生活也和城里一样,进入了声、光、电、影的时代,土棋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每逢想起家乡,记忆中就显现出土棋的身姿,心窝里就涌动起博弈的欢愉。同时也想,如能把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留、传承下去,该有多好啊!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