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清明时节】征文‖父亲,你永远是我生命中那一片海

2021-04-02 23:05:4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山上的花正顺序开放,新叶青翠欲滴,小鸟叽喳好奇,温柔的风扑面而来。

岁月就这样,带我们又来到了一年清明。

  

清明——这两个字多好。

看那“清”字,青草一片,在水一旁,透露出春的气息。

而那“明”字,因日月交相辉映,使人眼前一亮,黑暗和蒙昧告退了,大地被光明覆盖。

  

清明时节,是春气萌动热烈的时节,敬祖,寻根,怀念,惜春,它携着深邃,从遥远的过去一路走来……

故乡、故人、故事,总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跃然于眼前,而清明,给了思念最郑重的仪式感。

  

大众日报客户端联合大众日报丰收副刊推出主题征文活动“清明时节”,向每一个远行的生命行礼,相聚和别离的命题,在今天再次开启。

在繁忙的日子里,停歇一下脚步,看看天空,念念过往,思考一下来去归处。

  

征文要求:

字数不限,有配图和视频更好。

投稿邮箱:

liujun0519@126.com

    

□ 晓宇

 

老家门前小河边依旧是一排柳树,摘上一支新鲜的柳枝,系上一串飘坟纸,来到父亲的坟前。面前是一黄土,面前是一棵粗壮的柳树,面前是已归于天国的父亲的坟包。父亲,如果通往天国的路就是这棵树,我想爬上这棵树,我想走向这条路,去见见您,我日思夜想的父亲;父亲,如果心痛的感觉能换回见您一面,我愿意一直痛下去,痛上百倍痛上百回又何妨?父亲,倘若一捆燃烧的黄表纸,一堆黑黑的灰渣能捎去我抹不去的思念,我宁愿化作这飞舞的火苗、飘逸的灰。

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回撕心裂肺的思念的痛,盼您盼不回,呼您呼不应,父亲哪,您在天国能看到儿瞅着日落数着星星揽着心痛入睡吗?麦苗伸展着手臂,炫耀着一冬的储备,托着穗苞高傲地仰着头;柳枝摇摆着腰姿、吐露着清爽的嫩绿;林中鸟儿啾啾欢唱,一切欣欣然,……一年又一年春,十五年了,父亲您能感受到吗?像这奋力生长的麦子,像这一年壮比一年的柳树,像这自由鸣叫的鸟儿,对您的思念也一年年的在肆意蔓延、疯涨……

父亲是一位既普通又特别的人。普通是因为他像所有人的父亲一样,既疼爱自己的亲人,又要为了家庭的幸福而忙碌奔波;特别的是由于母亲去世得早,我的父亲既是一位父亲,又更像一位母亲,知儿冷暖,呵护家庭。

印象里,总会有那张照片。那是在父亲出差的旅途上,倚靠着海轮的扶手,目光向着远方落日的余晖,船舷外是平静的海,一如父亲平和的、淡淡的笑容。那时的父亲,在为生计奔走,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大江南北都有朋友,父亲的谦和、诚信、包容,为父亲赢得了五湖四海的友谊。

父亲善于持家,懂得节俭,他常说:“赚钱没有省钱快,能省则省着花。”家中的剩饭剩菜,父亲从来不舍得倒掉,总是第二天热了再吃;鸡鸭下的蛋,父亲都要拿到市上换钱,积攒起来购买油盐,父亲每年饲养两头肥猪,算是给我读书的学费了。读高中那年,有一天突然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父亲想到我身上穿得单薄,赶到五里外的中学给我送来了棉衣。我想让父亲在学校吃顿午饭,可父亲说:“家中的鸡呀猪呀,还等着我回去喂呢!”说完,父亲又撑起那把破伞,迎着风雪蹒跚而回,那徒步的背影,深深印在我的脑海,让我一夜无眠。

多少年以后,我考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总想让父亲享一享晚年的清福,可劳累惯了的父亲却从未肯停下来歇一歇。他说:“你一个人的工资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不容易,我还能动,还能做得起,真到了走不动的时候,再歇也不迟啊!”父亲仍在房后侍弄几格菜地,丰富一家人的餐桌。

转眼女儿六岁了,夏天我带着她去了海边。我唠唠叨叨地说着,一只手托着她的身体浮起来,一只手不停示范比画。站在齐腰的海水里,已近黄昏,海水渐渐有些凉意,看着不远处的女儿在和海浪嬉戏。我忍不住想,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吗?父亲也曾这般带着些许的忐忑和些许的欣喜,看着自己学会坚强吗?远处平静的海面,不时有微风习习。每一个人成长的背后,都曾有过一双宽厚臂膀的无声鼓励吧,每一个父亲的爱,都像这片海,宽广而深沉。

父亲,您虽然去了天堂,但您永远是我生命中的那一片海。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