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跨越百年的对话”征文展播|太爷爷的老家情怀

2021-04-08 15:50:52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张博立

去年中秋节前一周,太爷爷让人给我寄来了月饼。算来太爷爷住院有三年了,问公务员哥哥,说大多时间昏迷,清醒的时候少。没想到,太爷爷偶尔清醒,还想着安排人给我寄月饼。捧着月饼,我心里有着短暂的波涛汹涌。

说来,太爷爷承载了我们整个家族的艰险和荣耀。太爷爷十三岁参加革命,赤脚走了六十里山路找组织,脚板也磨破了。太爷爷找到组织后,组织正好转移,太爷爷用磨破的脚板跟着急行军。太爷爷给我说这话时,我刚好十二岁,每天需要父母催促吃饭、学习,我体会不到光着脚板走路的艰辛,隔着经年岁月去遥望,更是无感。再说,我脑袋被4399游戏占据着。

我去看太爷爷时,连手机都没有的太爷爷,向公务员借了手机,下载了卫星地图,举到眼前,放大了看,还指着老家的位置问东问西,老家的一草一木在他记忆里存了八十多年了,仍旧历久弥新。他问东院墙边的那棵树还有没有,老屋翻盖后,院子扩没扩,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像是说昨天的事一般。我想,太爷爷也许经常回忆这些事,要不然不会如此的清晰了然。

看完地图,太爷爷拉着我的手说:“你是咱们家第四代长孙……”后面的话太爷爷没说出来,大概是要我争气,我当时没理解太爷爷的良苦用心。对于太爷爷说的老家,我十分的不感冒。太爷爷心心念念的老家,我不喜欢,老屋、树、小路,还有路边三五一群的村人,这些都不如电脑游戏里的对决让我痴迷。老家对于我,像高数一样让我生厌,可它们又存在我的生命里。没有它们,我的生活是不完整的,尽管我厌弃它们。

吃饭时,太爷爷会让我挨着他,一个劲问我:“饭菜可口吗?吃得惯吗?想吃什么让哥哥帮你做。”唯恐我少吃一口。他自己吃得却很简单,每餐煎饼,小米粥,有时候是手擀面。每次吃饭,桌上会有几碟咸菜、酱豆类的小菜,他习惯并喜欢吃这些。有一次,家里给太爷爷做了意大利面,一向好脾气的太爷爷拒绝吃饭,说自己接受不了意大利面,只吃手擀面。

太爷爷戎马一生,腿上至今有辽沈战役留下的弹片。太爷爷刚参加革命时,小小年纪,与日军周旋,并数次被组织派往抗日军政大学学习。解放战争时,太爷爷从东北一路打到海南岛,尤其在解放海南岛战役中,作为登陆先锋,荣立大功。随后,太爷爷奔赴朝鲜,参加了第一至第五次战役,其中艰险可想而知,但每次太爷爷皆能有惊无险。战争期间,太爷爷没时间回家,他说:“在数次浴血奋战后,会想起老家春秋里的烟火。”这或许是太爷爷经历残酷战争最好的慰籍。

解放后,太爷爷工作更忙了。期间,回过一趟老家,没待几天就走了。太爷爷当时公务缠身,身不由己。听公务员哥哥说,太爷爷后来把想家具象了,他在军区大院里碰到山东人,会拉着人家的手问东问西,他身边的公务员,也是老家附近的。或许,太爷爷只想让身边老家的气息多些。

前几年,太爷爷身体还硬朗时,经常念叨想回老家看看,这个愿望跟随他好多年了,大概在心里生根发芽、开枝散叶了,只是太爷爷年事已高,一直不能成行,这个大大的缺憾没维纳斯断臂衍生出的庄重和妩媚美好,有着锋利的忧伤,烧灼着耄耋老人的暮年。

我去看太爷爷回来时,太爷爷非要拄着拐棍送我。我走出老远,回头看见太爷爷仍旧站在门前,太爷爷一手拄着拐棍,一只手不停地挥舞着,像极了日光里一棵枝叶遒劲的大树,定格出大树应有的刚毅与苍莽。一直是施瓦辛格粉丝的我,竟如女子般矫情起来。

清明节,跟随父亲回老家上坟时,看着祖爷爷的墓碑 ,我蓦地想起了太爷爷曾骄傲地说起过,祖爷爷是秀才,曾卖房、卖地办新学。看着祖爷爷高大的墓碑 ,我似乎悟到了人生的来路和归途,更看到田园莽苍抽条绽新姿后,柳树深扎的根。

(作者系在校大学生)

相关链接:

长图|大众日报“跨越百年的对话”建党百年主题征文大赛征集令

责任编辑: 蔡继钗 吴永功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