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名著小史》谈《牡丹亭》:汤显祖的爱恨徘徊

2020-06-18 10:50:55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名著小史》是著名作家王族对中国各种经典名著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具体谈及十六部古代经典,从历史与文学相结合的角度,讲述古书背后的故事。本书起笔追溯至结绳记事、甲骨文、竹简木牍、帛书,再到纸,至成书,逐一展开令人感叹的“书史”。旨在对中国古典名著的产生过程与背后渊源进行梳理,进一步让读者更深刻地了解中国文化史的幽深壮美之处。

1.本书兼具史学性与文学性,讲述经典背后的历史,而又不止于严肃的史实,用一种极具人情与人性的方式,讲述经典之背后故事,促进读者史学与文学的观念融合,提升阅读思维。

2.以“讲故事”形式传递十六部名著经典的历史,语言朴实,风格平易近人,对读者了解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具有极其明显的促进作用。

《〈牡丹亭〉:汤显祖的爱恨徘徊》节选——

痴读而亡

戏是台上唱的,书是­在家里看的。后来,汤显祖的《牡丹亭》经过刊版印行,以书的形式问世,很快就畅销起来,以至于“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好书不会被淹没,《牡丹亭》一时间成了很多人,尤其是青年女子的青睐物。那时的女子大多二门不迈,大门不出,若手头有一本《牡丹亭》,便看得津津有味。

作为一部书,《牡丹亭》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有了离奇的书故事,在这里仅举三个女子读此书把自己读死的故事。一部书可以让读者在阅读时把自己读死,足可见这部书有多么离奇。且看这三个故事:

其一,金凤钿。

金凤钿是江苏扬州女子,想必一定很美。有一天,她得到一本《牡丹亭》,只想消磨无聊的时光,因为她待字闺中的时光总是寂寞和沉闷。不料一读之下便被深深吸引了进去,以至于茶饭不顾,“读而成痴”。她也许没有爱过,所以读到杜丽娘那样的爱情,便想象着像她一样去爱。

金凤钿沉湎《牡丹亭》不能自拔,要么日夜展卷,吟诵不辍;要么把书抱在胸前,幻想着写这部书的人是何等模样。她还想,他能把爱情写得这么感人,那他一定是一个很会爱的男人,他的生活一定很幸福,日子一定过得很有滋味。这样一想,麻烦来了——金凤钿爱上了汤显祖。爱情不能没有寄托,金凤钿按捺不住内心涌动的热流,给汤显祖写了一封情深意切的书信,倾诉了自己对《牡丹亭》的喜爱,并大胆坦言“愿为才子妇”。信写好后,她迫不及待地发出去了,但因诸多意外因素,那封信在路上辗转耽搁,过了很久才到了汤显祖手里。而这时,她已不幸辞别人世。在这之前,她苦苦盼望着汤显祖能给她一个回音,每天都望眼欲穿。她唯靠阅读《牡丹亭》度日,书中内容使她的心灵燃烧,而她的身体却在极度消耗,越来越没有力气,直至一命呜呼。

弥留之际,金凤钿知道自己没希望了。人生如灯火将灭,她在那一刻想到的,大概是此生所享受的最大快乐,就是读到了《牡丹亭》。于是她留下遗愿,求亲人葬她时在身旁放一本《牡丹亭》。

这些事都是汤显祖在后来才知道的,他为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对自己的书,以及对自己的情很是感动,特意赶到扬州,用一月时间,亲自把金凤钿的后事一一料理完毕。

其二,俞二娘。

俞二娘是江苏太仓女子,也是一读《牡丹亭》便被深深吸引了进去。关于俞二娘的情况,明人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谈》里有一段记录:“娄江女子俞二娘,秀慧能文词,未有所适。酷嗜《牡丹亭》传奇,蝇头细字,批注其侧。幽思苦韵,有痛于本词者……”

我们由此得知,俞二娘是一个很有才华,而且容貌过人的美女,但没有机会展示才华,或者说,她很为自己没有恋爱过而失落。她不明白,以自己这等容貌,怎么就没有人爱上自己呢?!读到《牡丹亭》,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部书,内心深为其情节感动,忍不住以蝇头小楷在剧本的页脚做了许多批注。如“书以达意,古来作者,多不尽意而止,如‘生不可死,死不可生,皆非情之至’,斯真达意之作矣”。

接着往下看,俞二娘看到了杜丽娘的凄苦,便觉得自己的命运和杜丽娘一样不如意,顿时心生悲情。俞二娘看书,是一个能进去却出不来的人。她把杜丽娘的悲苦当成了自己命运的影子,脑子里只有《牡丹亭》中最悲惨的结局,从来都不想好的一面,以致一直郁郁寡欢,不能好好地生活。

后来,俞二娘做了一些离奇的梦,因为受《牡丹亭》影响,她把梦当成了真事,她说:“吾每喜睡,睡必有梦,梦则耳目未经涉者皆能及之。杜女固先我着鞭耶!”她虽然人生不如意,但有了这种心理重压,恐怕会有不测。不久,她便因“断肠而死”。那一年,她实际上正值青春,才十七岁。她是真正为一部书而死的女人。临死时,纤手无力地垂下,一部书从手中滑落在地,亲人一看,是《牡丹亭》的初版戏本,而且上面“饱研丹砂,密圈旁注,往往自写所见,出人意表”。

汤显祖又一次为《牡丹亭》的一位忠实粉丝而感动,但俞二娘像金凤钿一样,当他知道她的详情时,她却已撒手人寰,让他内心无比酸楚。他细细看过俞二娘批注过的《牡丹亭》,挥笔写下《哭娄江女子二首》:

 

画烛摇金阁,

真珠泣绣窗。

如何伤此曲,

偏只在娄江!

 

何自为情死?

悲伤必有神。

一时文字业,

天下有心人。

其三,商小玲。

商小玲是杭州女艺人,长相和演技都颇好,可谓色艺俱佳。她演《牡丹亭》中的杜丽娘时,尤其动情感人,因此成为西子湖畔出名的角儿。

戏演得好,一定是领会了《牡丹亭》之要义,把自己当成了剧中人物,才可以把情感把握得分寸到位。把自己当成剧中人物,本无可厚非,因为这是演员必须做到的。但后来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商小玲演着演着,把不能与意中人结合的个人遭遇联想到了剧中的杜丽娘身上,杜丽娘的爱情最终是大团圆,而她却很无望。于是她郁郁寡欢,终致成病。

虽然病了,但她还在演。每次演《牡丹亭》中“惊梦”“寻梦”几折戏时,她都因剧情而触景生情,不一会儿便泣不成声。也难怪,“惊梦”是何等让人心仪的情景:丽娘在春香鼓动下,背着爹娘去后花园游赏春天的美景,只见园中百花盛开,姹紫嫣红,美好的景色引起了她的春情。丽娘于园中小憩。睡梦中见一书生持柳枝请她题诗,牡丹亭畔,芍药栏前,紧靠湖山石边,杜丽娘与秀才柳梦梅两情缱绻,云缠雨绵。而“寻梦”是一折比较凄凉的戏。其时杜丽娘忆起梦中欢会,寻思辗转,竟一夜无眠。一天,她背着春香去后花园寻梦中景物,见亭台凄凉,花草冷落,杳无人迹,心中无限感伤。

前一折太热,后一折太冷。她由于倾注了全身心,而且把自己当成了戏中的杜丽娘,所以她一会儿犹如在火中,一会儿又犹如置身冰窟,她如何经得起折腾。

戏是一把盐,只要商小玲唱,便会撒在她伤口上。一天,她又演到“寻梦”那一折,唱到“待打并香魂一片,阴雨梅天,守的个梅根相见”时,一时竟悲痛得内心撕裂,叫都未叫一声便倒在了台上。旁边的春香扮演者一看,她已经气绝人亡。

责任编辑: 郭爱凤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