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文化之窗|谁是下一个张艺谋

大众日报记者 田可新

2022-08-18 07:32:0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日前,青年导演文牧野凭借《奇迹·笨小孩》获得第3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导演奖。这是自《我不是药神》获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后,文牧野独立指导的第二部长片,再次收获票房与口碑的双重肯定。

青年导演,是华语电影未来的希望。现象级作品《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绣春刀》出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电影人饺子、郭帆、路阳之手。他们有出众的才华和充沛的活力,伴随着华语类型片的愈加丰富,其创作也展现与第五代、第六代导演迥然不同的风格:更大胆、更会玩、更有韧性、更干脆灵动。

青年导演的成长,道阻且长,机会与挑战并存。或许一次大师集训、一场高水平大赛、一项扶持计划,就能帮助青年电影人笃定前行,也能帮助我们寻找到下一个张艺谋、陈凯歌、李少红……

“成名要趁早”谈何容易

短片《Battle》获得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大学生竞赛单元评委会特别奖;《安魂曲》片长12分48秒,却在香港引起轰动,获得第12届亚洲国际短片电影节国际短片大奖、第12届全球华语大学生影视奖最佳剧情片和最佳创意奖;其编剧、导演的《我不是药神》于2018年上映,票房达31亿元,并凭此片获得了第42届蒙特利尔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第14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最佳青年编剧奖、第2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等奖项……年少成名,是外界对文牧野这位80后青年电影人的普遍评价。

但“成名要趁早”又谈何容易。回看这位80后年轻人的成长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从小就对电影颇感兴趣的他,学习成绩并不出色,本科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编导系,毕业后连考三年才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攻读硕士学位,师从导演田壮壮。自大学起,他就尝试制作短片,从找演员、写剧本、导演、后期制作……所有流程都自己把控和完成,资金不足时,还要通过拍MV来补贴制作费用。过程虽不易,文牧野却乐在其中。在接受采访时,他提到,田壮壮曾问,“到底是喜欢拍电影还是当导演?这是两码事,你喜欢拍摄就会不停地去感受快乐,如果只是沉浸导演带给你的权利和光环,就会有套路,不会那么纯粹。”显然,文牧野属于前者,早期的创作经历,为他走向成熟奠定了基础。

电影并非孤芳自赏的艺术,为了寻找与成熟电影人对话交流的机会,学生时期,文牧野便积极参与各类电影节,自己报名、刻磁带寄往主办方。相较于一些青年影人,文牧野表现得更“入世”也更为“主动”,这一点也体现在他日后的创作风格上:在自我表达与商业化书写之间寻找平衡。作为以拍摄现实题材见长的导演,文牧野并不只局限于对时代议题的自我刻画,而是为现实题材电影探索更广阔的观众市场,通过刻画普通人的生活与心境,引发更为深入的人性讨论。他强调,电影是娱乐性、社会性、灵魂性的统一,娱乐性能满足观众的消遣需求,社会性需要关注更为普遍的社会问题,灵魂性则体现人性的伟大与无私。想要实现三者的统一,不仅需要电影艺术上的设计与思考,更需要导演发挥野心,主动挖掘题材的可探讨空间。在文牧野看来,导演在寻求艺术造诣提升的同时,还要通过与合作者的交流配合来有效传递自己的观点。

青年与电影的相互成全

扶持青年导演成长的平台在哪里?回望文牧野的成名之路,有一个关键节点不容忽略:2012年,还在读研究生的他,凭借作品《金兰桂芹》获得第五届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故事片一等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编剧奖,此次获奖经历也使他逐渐在电影界为人所知。由此起步,他逐渐站上了更高的领奖台。

“可以说文牧野是从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走出来的优秀电影人。”山东省电影家协会相关负责人说。2015年,文牧野还作为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嘉宾为当年的获奖者颁奖,希望借此鼓励更多年轻人用微电影实现自己的梦想。

作为山东本土承办的赛事,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以“引领山东的文化潮流,传播向上的微电影作品,鼓励青年的探索精神,挖掘优秀的青年人才,推动微电影艺术的繁荣发展”为宗旨,面向全国不断彰显影响力。曾参与大赛的选手兰志强、李同等,在《大圣归来》《我和我的祖国》《唐人街探案》等优秀作品中崭露头角,大赛因此被誉为“青春的舞台,影像的盛宴”,被越来越多青年电影人看重。

“大赛的目的就是为中国电影储备青年创作人才,因此这项公益赛事也得到电影界知名艺术家的支持。”这位负责人表示,山东省影协先后邀请电影表演艺术家牛犇、李保田、王馥荔、温玉娟、孙淳、高明、卢奇;青年演员黄渤、范志博、倪虹洁;著名导演黄建新、冯小宁、贾樟柯、薛晓路、尹力,著名编剧王兴东等亲临现场,提升了大赛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电影行业的良性发展,不仅需要建设影视园区、扩大银幕数等“硬件”积累,更离不开对人才挖掘、培养的“软件”。相关规划指出,到2025年,山东要力争每年生产有一定影响的影片不少于5部,有较大影响力的影片1到2部,因此要继续办好重要电影评奖活动、重视优秀青年人才培养,通过发掘培养一批优秀青年编剧、导演、演员,形成山东电影繁荣发展的重要后备力量。

如此看来,地方电影节以及各类赛事的举办,不仅能为青年导演和编剧提供展示作品的权威平台,也能为青年创作者的发展保驾护航。如今的山东青年微电影大赛已成为孵化青年导演、推动山东电影年轻化发展的重要摇篮,而青年力量的崛起,未来也必将反哺电影的发展,强强联手,让更多优秀电影作品涌现。

敲开门之后

电影节或者比赛的举办,只是一块“敲门砖”。即便敲开门,年轻影人的成长之路仍培养成本高、时间长,这也是当下第七代新导演未能成型的主要原因。

“想独立驾驭近两小时的电影,不仅要求导演自身艺术素养过硬,更依赖导演与电影制作链条各环节的紧密配合。在成本方面,导演需要和制片方达成一致,如何能在不削减质感的基础上控制预算,主要依靠制片人的合理协调。在创作方面,剧本和演员是最不可控的部分,完整的镜头语言、过硬的剧本质量、出色的演员表演,一部杰出的电影作品,离不开导、编、演环节的相互配合。对年轻导演来说,想在执导初期达成这一目标,无疑具有很大的难度。”北京娱评人苟瑞雪表示。此外,就算作品质量过关,在电影面向市场时,优秀的宣发团队也是决定电影票房的关键要素,相较有固定投资方和合作团队的大导演,在短视频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影视行业的遇冷让当今的年轻导演已难再复刻《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一炮而红的神话。

可喜的是,如今多样的青年导演扶持项目,为青年导演成长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日前,青葱计划“成为导演之前”主题影展在北京闭幕,活动当天,策展人李少红、周迅,知名影人黄建新、王红卫、管虎,青年导演申瑜、梁鸣等众多业界大咖齐聚一堂展开跨代际对话,帮助年轻一代厘清发展思路;更有由多位国内知名青年导演、资深制片人、摄影师创办,国内外影视艺术行业剧组实战导师共同发起的少年导演实训营正式启动,将培养优秀电影人的工作从娃娃抓起……

“如何扶持?既要有专业的建议,也要有温情的陪伴。”苟瑞雪认为,带有边界意识的倾听、鼓励、支持,有助于年轻人自在表达自己的艺术思考。文牧野是宁浩“坏猴子72变计划”启动之初签约的十位新人导演之一。在《我不是药神》拍摄期间,宁浩并未对当时只是新人的文牧野过多干预,而是以“朋友”“陪伴者”的身份为其破解创作中遇到的困难与压力,“坏猴子体系就是‘我不用很强’,我可以告诉你我压力很大,或者此刻我十分脆弱,然后大家再继续一起探讨。”文牧野曾这样评价坏猴子计划,有坚实的后盾作为依靠,让年轻导演能更大胆地探索创作表达的空间。此外,在平台力量崛起的当下,爱奇艺、腾讯都推出导演类综艺,《开拍吧》《导演请指教》的播出,不仅能让导演直接吸引业界投资,也为他们提供了与观众直接对话的契机,可见,在影展、政府、平台、名人多重发力下,青年影人的成长之路在持续完善。(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田可新 实习生 常悠悠 报道)

责任编辑: 吕晗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