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美媒:“末日之钟”离午夜24点又近了!

2021-07-30 12:26:02 发布来源:环球网

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决定退出核军控领域,美媒:“末日之钟”离午夜24点又近了

美国著名非政府组织麦克阿瑟基金会近期决定停止为那些反对核扩散和军备竞赛的组织机构提供资金支持,这引起了美国媒体的关注,认为这不利于降低全球核威胁,让“末日之钟”的指针离午夜24时的核大战爆发时间点更近了。

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7月19日报道称,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决定停止为核政策工作提供资金,而这对那些致力于控制新一轮军备竞赛爆发的“声音”来说构成了威胁,“末日之钟”正慢慢接近午夜24点(标示世界受核武威胁程度的虚拟时钟,午夜24点象征核大战爆发)。

报道称,这是因为一个为他们提供资金支持的主要机构正在停止为他们提供资助,给这些努力保持影响力的军控机构带来了冲击。40多年来,美国最大的公益组织——麦克阿瑟基金会一直是许多非营利研究中心、学术项目和基层组织的主要资助者,这些机构致力于遏制核武器扩散和培养新一代的军控专家。

从2015年以来,麦克阿瑟基金会就为这些“核挑战”项目拨款231笔,总额超过1亿美元。在某些情况下,为个别机构或是项目提供的资金甚至超过该基金会年度资金的一半。但根据核政策领域多位资深人士的说法,如果没有其他的资金来源,麦克阿瑟基金会最近得出的无法实现其目标并决定退出这一领域的结论可能是“不利的”。

“这对于该领域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致力于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非营利“核威慑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首席运营官琼·罗尔芬说。该组织一直是“麦克阿瑟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它现在正朝着与社会需求相反的方向发展。”这名负责人还表示,尽管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资金只占该机构预算中很小的一部分,但对于更广泛的核政策实践者来说,这一举措来得实在是太糟糕。“使用核武器的威胁正在增加,”她说。“这是自造出原子弹以来我们历史上最危险的时期之一。”

罗尔芬列举了一系列让人担忧的趋势,她说:“9个有核国家都很复杂;有核武器国家之间的关系紧张;核系统存在网络漏洞;核恐怖主义威胁持续上升。”她还补充说,这些“都造成了极其危险的威胁环境”。“现在是时候投入更多资源寻找创新性的解决方法了。”

发射井中的美军洲际导弹

发射井中的美军洲际导弹

报道称,其他致力于降低全球核威胁的机构负责人也有类似的担忧。“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犁头基金会(Ploughshares Fund)主席艾玛·贝尔彻说。“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来做出独立的分析,让公众了解情况,并让政府承担起责任。”犁头基金会是另一个专注于核裁军的主要非营利机构。

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这一意外决定是于今年6月在其官网上公布的,几乎没有给出任何解释。“我们知道,我们在2023年之后退出的决定将对核领域产生广泛的影响,”该基金会在一份答疑声明中这样回复“政治”网站。“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不是我们随意做出的。”

该基金会表示,虽然这一决定是基于一系列的原因,但它援引了一份去年完成的评估,这项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在阻止新造核弹材料的生产方面,该基金会没有足够的“眼界”能够赢得这场“豪赌”。不过该基金会强调,它不会立即撤资,而是正在推进一项为期3年、耗资3000万美元的名为“顶点”的行动,在未来两年结束对核挑战领域的支持之前来应对这些核问题。该基金会还说,最后一轮资金的主要目的是发展更为多样化的专家队伍,降低核能源的安全风险,并“重新考虑”长期以来那些有关如何遏制核冲突的假设。但是“在2023年的‘顶点’拨款结束时,麦克阿瑟基金会将退出核领域”。预计这些资金将用于该基金会支持的一系列其他政策工作和问题,包括从应对气候变化到教育和公共卫生。

报道称,这对于那些麦克阿瑟基金会的长期受益者来说,可能是个“可怕的”消息。其他获得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的机构包括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蒙特雷国际研究院等。一些组织的年度预算很大一部分都依赖于该基金会。例如,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军控协会去年秋季从麦克阿瑟基金会获得了一项为期一年的40万美元拨款,而该机构的年度总预算为160万美元。该协会的负责人达里尔·金博尔说,他至今还没弄明白,如果麦克阿瑟基金会认定无法实现它在核领域设定的目标,那为什么不改变战略。

“如果认为核武器不再对人类构成生存威胁,那就是错误的,”金博尔在接受采访时说。“对公民社会的努力进行投资,以阻止和扭转日益加剧的全球军备竞赛,从而回到无核武器世界的道路上,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报道称,麦克阿瑟基金会的前负责人、曾在冷战后帮助确保俄罗斯核武安全的前外交官罗伯特·加卢奇表示,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这一决定是“不明智、令人深感遗憾的”。他还提到了“拥有和扩散核武器对国家以及国际安全构成了持续威胁”。

美军正在测试的B61-12新型核炸弹

美军正在测试的B61-12新型核炸弹

报道提到,几十年来一直在运行“末日时钟”的组织也一直依赖于麦克阿瑟基金会。“末日时钟”是衡量全球毁灭风险的一个指标。

另外,在两年前获得麦克阿瑟基金会70万美元资助的《原子科学家公报》的首席执行官雷切尔·布朗森也表示:“麦克阿瑟基金会的拨款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大事。”“他们帮助我们度过了一些非常困难的时期,他们的离开真的很令人失望。”《原子科学家公报》是由1945年参与研发原子弹的科学家们创办,目的是让公众了解核时代的风险。布朗森补充说,“末日之钟”现在离午夜24时还有100秒,这是“‘末日之钟’离24时史上最近的一次”。

哈佛大学的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的原子管理项目也将受到影响,麦克阿瑟基金会提供的资金超过该项目总资金的一半。该项目负责人马修·邦恩说:“麦克阿瑟基金会提供了大约40%到55%的非政府资助,用于研究核政策。”如果没有麦克阿瑟基金会的支持,邦恩担心这会让几十年来影响华盛顿核政策的声音消失。他列出了一些受非政府组织影响的核政策的决定,其中之一就是乔治·W·布什总统政府时期发起的“全球减少威胁倡议”,该倡议在奥巴马时期得到了加强,它倡议从世界各地脆弱的核反应堆中取消高浓缩铀的供应,高浓缩铀是制造原子弹的关键原料。另一个例子就是美国参议院于2010年批准的美俄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今年1月将该条约延长了5年。

“一个合理的理由是,如果麦克阿瑟基金会资助的非政府团体不存在,这一条约可能不会被批准,”邦恩说。“如果发生了这种情况,我们现在将处于一个对美俄核力量完全没有限制的世界,这是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次。”

报道称,一些人甚至认为,核军备控制和裁军组织在结束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最近,像美国军控协会和《原子科学家公报》这样的组织也一直站在削减核武器的“战斗前线”。例如,他们一直在向美国国会施压,要求削减或取消美国空军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并推翻美国在2019年做出的在核潜艇上部署新型低当量核弹头的决定。其中许多项目还培养出了几代核专家,包括一些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国防部和能源部担任要职的人。

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就是拜登提名的负责军备控制和国家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邦妮·詹金斯,她曾参与到哈佛大学的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的项目中。

报道称,在麦克阿瑟基金会决定退出的同时,核领域的其他主要资助机构要么撤出了资金,要么削减了资金水平,其中包括福特基金会、休利特基金会、斯科尔基金会和艾尔顿·琼斯基金会。“没有明显的继任者,”“核威慑倡议”组织的首席运营官罗尔芬说。“我们将需要努力与资助者发展新的关系,并说明为什么这很重要。”犁头基金会主席贝尔彻表示,更多的组织需要重新考虑如何筹集资金。“核危险正在增加,”她说。“我认为寻找传统的基金会可能不是答案,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领域,对于那些以前没有在这方面投资的人来说,可能是那些有更多技术背景的企业间,我们可以利用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方式融资。”

“我认为,对于那些更精明、更专注甚至更大胆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机会,”贝尔彻补充说。“这个领域的投资时机已经成熟。”

责任编辑:张玉

责任编辑: 王原      签审: 张春晓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