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1970年代 我的乡村教师生涯(56)

2020-02-22 07:00:00 发布来源: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918日是个大晴天,师生一齐动手,在学校前面的空地上和泥,制坯。我在日记中记录,一共制作了46张桌面,够两个班用的,其它的附件没记数量。另外,还从社员手中借来好几个“墼块”模子,制出许多农村建房用的常规土坯,用它垒凳子。

我至今记得,那天的场面十分滑稽。泥巴落到模子里,也溅到我们身上、脸上。再加上调皮学生嘻嘻哈哈,用泥巴相互投掷,我们一个个都成了泥人儿。胡家石河小学,仿佛成了上古时期的一个大作坊。直到暮色四合,完成了任务,我们到前面的小河里洗了洗,才恢复了本来面目。

晒干这些土坯,抬到教室里放起,秋假开始。在三十五天的假日里,我作为相沟公社的三名代表之一,去县里参加了“红小兵”辅导员代表会议。“文革”前,各个小学都建有“中国少年先锋队”,简称“少先队”。19671222中共中央、中央文革批转北京市小学取消少先队建立红小兵的材料,认为少先队基本上是一个少年儿童的全民性组织,它抹煞了阶级和阶级斗争,根本不突出毛泽东思想,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先锋战斗作用红小兵团是少年儿童的一种很好的组织形式。它富于革命性、战斗性,有利于推动少年儿童的思想革命化"于是,全国各个小学都建立了“红小兵”组织,“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的子女不能加入。胡家石河小学也不例外。三个班作为红小兵的三个排,我除了担任本班级辅导员,还担任全校总辅导员。我被选作辅导员代表去县里开会,无非是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出了风头。到了会上,与大家交流,内容也是怎样带领学生开展批林批孔,搞好开门办学。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除了到县里开会,还在公社参加了为期三天的教师学习班。会上学习中央25号文件和26号文件。25号文件是为贺龙恢复名誉。26号文件,是说第四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要召开,要求全国各条战线“抓革命、促生产”。学习班的主要精神,是认清大好形势,乘各行各业大干快上的东风,继续搞好教育革命。

除了开会,除了回家为父母帮忙种自留地,我多数时间都在胡家石河。我带领学生劳动,为各个生产队“复收”,还和其他老师一起,修理学校的桌凳。

虽然我们要为两个班建造纸浆课桌,将两个班的木制桌凳合到一个班使用,但那些桌凳残破不堪,需要修理。于是,先从大队要来几根木棒,锯成木板。胡久顺懂行,用墨斗在木棒上打出一道道线,绑在学校面前的梧桐树上,与我一起拉起了大锯。他站在凳子上居高临下,我在另一头站在地上。一推一拉,哧哧作响。这种响声,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疾病。我童年时患过敏性哮喘,犯病时就难以将空气吸进肺里,只好让胸脯变成风箱,让胸腔里的那条风道发出怪异声音。每当这时,弟弟妹妹就讥笑我,说我“又拉大锯了”。

19岁的我,嗓子不再“拉大锯”,却在胡家石河拉起了真正的大锯。但拉这个大锯很不容易,要用大力气。我们修理桌凳用刺槐木,它坚硬如铁,不用大力气根本锯不开。还要使巧劲儿,二人必须配合默契,不然会别别扭扭,效率低下。最重要的,是必须盯紧那条黑线,不能跑偏,一旦跑偏,木料就费了。干了一会儿,我和胡久顺拉得越来越顺。锯条来来回回,带出木屑,被秋风吹得纷纷扬扬,有一些被我脸上的汗水沾住。我们将木棒分解成一张张木板,再将木板分解成做桌凳零件的材料。村里找来木匠帮忙,让原来那些桌凳重新变得四肢健全。

1024日,秋假期满。开学第一天,我们向学生讲,学校要建纸浆课桌,让他们回家拿废纸。第二天,有的学生拿来了一些旧书,多是用过的课本之类。有的学生两手空空,说他们家里没有废纸。我相信他们说的是实话,因为好多庄户人家没有识字的,家里难得有书。偶尔有一本,那书不是读的,是女人用来夹绣花丝线、夹鞋样儿纸的。然而,收不上来废纸,纸浆课桌如何做?我让几位老师加大力度,要求学生回家仔细搜寻,凡是纸张就不要放过,都拿到学校里来。没有纸,纸壳也行。我以身作则,骑车回家,拿来了一包旧书,包括我读过的书,和弟弟妹妹用过的课本。

(赵德发)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3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