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记者蹲点|“粮食商行”:潮粮新出路?

大众日报记者 张双双

2021-10-24 06:37:36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

秋汛抢收的粮食如何处理,怎样实现农户企业双赢

“粮食商行”:潮粮新出路?

2021-10-24来源:大众日报 04版

□ 本报记者 张双双

本报通讯员 吴 华

今年“三秋”我省阴雨连绵,粮食收获难度大、湿度大。抢到手的粮食如何烘干存储,成了保丰收保增收极为重要的一环。

2019年12月,产粮大县武城县以实施山东省财政金融政策融合支持乡村振兴战略制度试点为契机,对接县内有能力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探索建立“粮食商行”,众祥农业成为首个试点。

“粮食商行”给收储环节带来哪些变化?抢收的农民又从中得到哪些实惠?近日,记者到武城县采访,调查这一模式带来的变化。

存粮售粮,排起“长龙”

10月15日清晨5点左右,武城县李家户镇的众祥粮食商行厂区内,31台烘干机轰鸣作响,它们已满负荷运转了一周以上。

厂区外的马路上各种运输车辆排起了800米的长龙,除了当地的四轮、六轮车,还有些吨位较大的甚至来自济宁、泰安和邻省河北等地。为了粮食能及时烘干出售,有的已经提前一夜赶到。

值夜班的张宝福凌晨2点接完最后一辆从汶上县赶来的运粮车后,简单休息了15分钟,之后便一直盯着烘干设备。保证机器正常运转的同时,他要在粮食烘干完成前4小时,每小时测量一次玉米水分含量,以确保符合收购要求。

“西车间玉米烘干后供给德州境内的饲料厂,每炉烘干时长在20个小时左右,今年雨水多,有的要烘24小时或更长,才能让出炉的玉米水分降到13%。东车间供给要求相对较低的淀粉厂,烘干15个小时达到20%的水分就能出炉。”张宝福说。

“玉米价格几乎是透明的,我们赚的也就是运输费。”李家户镇李官屯村粮食经纪人邵长波说,“如果没有粮食商行托底,我们也就不敢大量收农户的潮粮。”

众祥粮食商行办公室主任张基民说,近期秋涝导致今年秋收延后至少10天,收粮车排长队的情况可能会持续到11月中旬。目前,商行每天收储量500多吨,其中玉米潮粒380吨左右,玉米棒120吨左右。

张基民说,今年因天气原因和农民认可度增加,仓库已经不够用,“现在临时增加粮仓来不及了,秋收结束打算再建一个。”

先“存粮”,后“结算”

今年雨水大,种粮大户李丙和仍然选择将玉米粒像存钱一样“存”在粮食商行。

秋收前,众祥粮食商行公布了玉米存储政策,按照“存取自由、粮权不变、存粮获利”的原则,农户可选择“活期、定期、入股代存”三种类型,活期只补贴农户运费;存一年定期,1万元粮食可获100元运费+720元利息+300元玉米种子,共计1120块钱;入股则以6个月为期限,商行最高收取每斤3分钱的仓储费用,最终根据市场价结算。

去年10月,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李丙和选择“把鸡蛋放到两个篮子里”:一半的玉米以每斤1.1元的价格卖了60多万元,另一半以入股形式存到粮食商行,烘干、储存,待价而售。两个多月前,当玉米行情达到1.37元一斤时,他把去年秋收后存在粮食商行的300吨玉米卖掉,除去兑换了价值30多万元的农资外,又卖了60万元。“自己收粮晒粮,一家人得折腾一个月,这样几天就完事。”李丙和说,“十几天前,从粮食商行领了2.5万斤麦种,够今年用了。”

众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粮食商行负责人耿兆江告诉记者,目前,企业以李家户镇为中心,服务周边17万亩耕地,存粮农户即成为商行“成员”,可享受一系列优惠政策,现已达到5000余人,90%以上都是小农户,其中80%选择先“存粮”,后“结算”。

耿兆江出生于1980年,经商出身,“农户成员制”的点子便来源于商超的“消费者会员制”。2014年初入“农门”时,耿兆江先流转了400亩地开展粮食种植及育种,后购置了收割、播种、植保等农业机械,在满足自家需求后,增加了农机服务。久而久之,“托管”收入代替土地种植收益,成为主要经济来源。粮食收储业务从小到大,烘干机从3台增加至如今的31台,收储量也逐年增加。

虽有诸般好,还要防风险

“烘干机投入很大,要保证一年内运转三个月以上才能不赔钱,也就从今年麦收开始,才实现了盈利。现在粮食收购市场竞争也不小,存在我们这里的粮食基本全部都会卖给我。‘存粮’业务增加了收粮的竞争力,储、售环节也扩大了企业的托管服务范围,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耿兆江说。

粮食商行将传统耕、种、管、收农业服务产业链延伸至烘干、收购和存储,一方面解决了农民“晒粮储粮难”和“潮粮难售卖”的问题,还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粮食产后损耗和小农户自行存储致使霉变而产生的粮食质量问题。据统计,此前一年多来,众祥粮食商行服务的农户亩均增收134元。

“粮食商行迅速烘干再存储售卖,可以把粮食损耗降低8%到10%,储粮增值,农民增收,企业增效,大家一起分享红利。”李家户镇镇长王晟说。

对粮食商行这样的收储企业而言,存粮和结算的时间差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流动资金压力,但若不能实时结算,就意味着这些存粮具备了一定金融属性,增加了道德风险、信用风险、市场价格风险等不确定性。

事实上,武城也一直在审慎探索这一模式的可复制性,并未扩大试点范围。除了成熟的运营经验外,投资大、回报周期长,也使得很多企业不敢轻易涉足这类业务。对此,该县除了加强监管防风险,也出台“粮食收购贷款信用保证基金”等多项财政金融举措,为粮食商行赋能抗风险。

责任编辑: 王建国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