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古村寻踪 | 淄河岸畔诸葛井 邀兔崖上月正明

2021-05-07 18:34:51 发布来源:大众日报淄博融媒体中心

“据村里老人讲,原先淄河是从东山脚下流过,过去的村庄位于公路以东,以‘诸葛井’为中心。村民挖坑种花时,曾挖到古村的墙基。”5月6日,邀兔村党总支书记郑向利告诉记者,那眼历尽沧桑的诸葛井近日已经修葺一新。

邀兔村,这座充满传统文化韵味的小山村坐落于淄博市博山区博山镇,这里有郑家林石牌坊、解元府、真武庙等文化古迹,《博山县志》《博山郑氏世谱》等一系列文献记载这座小山村曾经的辉煌……

博山镇邀兔村

邀兔村的赏月文化

“我们村的村名,来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蕴藏着独特的赏月文化。”邀兔村党总支副书记郑家彪告诉记者,相传古代邀兔村并无村名,村东有一山高入云端,奇峰峻石,蔚为壮观,此山即为现在的东山,主峰因为像一朵盛开的芍药而得名“芍药崮”。

“有一年,村里桑麻菽粟大丰收,两位德高望重的老翁乘兴攀至芍药山顶,在一平台上饮酒祝贺,直至深夜。时值中秋佳节,一轮明月升起,月光如水,山川大地一片洁白。两人喝至兴奋,站起身来,举头看明月当空,低首望淄水流银,面对月光下峰峦竞秀、千山开朗的美景,不禁心旷神怡、雅兴大发。”郑家彪说,一位老人忽然想起了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诗句,说道:“让我们邀请玉兔来与我们同饮吧!但愿我们的家乡日升月恒,乡民乐业久安。”

刚饮完坐下,忽见一白衣少年走来说:“后生应邀而来。为对两位长者表示敬意,特来敬水酒一怀。”说也奇怪,这酒壶虽小,却倾之不尽。

老翁问:“何酒如此香醇?”白衣少年说:“这是月宫吴刚的桂花酒。”三人频频举杯畅饮,尽醉方休。忽然,白衣少年不见了,只见一只白玉兔向月宫奔去。从此,该村便被称为“邀兔崖村”,后来简称邀兔村。

伴随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是美丽的自然风光,尤其是山势险恶、苍翠青绿的芍药山,即东山,山上气候凉爽,为消夏避暑之胜地。有吃酒台、阎王鼻、二起偃、麦穰垛、青炎洞胜五处,其中尤以吃酒台、青岩洞出名。吃酒台位于东山北侧芍药崮顶,为明朝邀兔村民为避乱所初修,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村民为躲避由捻军起义引起的战乱,再次修补、扩建并以此作为栖息之地。崮顶蓄水池上方的石壁上,隐约可见“大清咸丰邀兔北头修”字样。现在,历经风淋日晒、岁月沧桑的芍药崮上,屋墙、石围子仍然保存完好,粗壮、茂密的柏树掩映下的石屋遗址和蓄水池、捣米坑、棋盘,让人依稀想起当年人们从山脚排到山顶传递物品在山顶建房和在这里居住、生活、娱乐的情景。若加以开发利用,必将同山腰美丽的四季风景尤其是深秋季节那一片令人炫目的红叶一起,成为邀兔崖最为美丽的景点。

村民向记者介绍麒麟壁。

麒麟“国宝”省内无双

邀兔村有一件“国宝”,省内独一无二。要去看这件国宝,就要经过邀兔村南的声闻阁,这也是村南百姓必经之路。阁子高3.3米,宽2.5米,进深10.6米,分三段建造,分别为明初、明末、晚清所建。至今坚固如初,阁洞之长,也是博山之最。

“这钟楼还是真斜了呢!以前,我上学的时候,屋檐这一角离白衣阁没有这么近。”邀兔村69岁村民翟乃春口中的钟楼就是声闻阁,原来声闻阁和旁边的白衣阁之间有一架桥梁当做通道。

翟乃春告诉记者,他9岁在声闻阁上小学的时候,还没发现这个阁子的屋檐靠到白衣阁上面,现在看来,两个阁子靠在了一起。

据记者观察,声闻阁由12根木柱支撑起一架沉重的屋顶,屋顶为全木质斗拱建筑,看起来非常沉重,在经过数百年的时间之后,终于跟白衣阁“依偎”在了一起。

声闻阁就在邀兔村的真武庙内,这一片古建筑坐落在淄河旁边,是明成化年间由郑姓后代捐资而建,现仅存旧庙两座和声闻阁一间。两座旧庙,一座是三官庙,另一座是白衣阁。

博山镇邀兔村三官庙

“声闻阁为斗拱建筑,在博山已属罕见,撰额为清康熙九年郑僖昌之笔。”据邀兔村党总支书记郑向利介绍,院内现有残存的破碑座、石狮、门石鼓、柱础等,多为明末清初雕制。旧碑五块,最早者为万历三十二年《重修三官庙》,其次为康熙七年《新建白衣阁记》,撰文郑僖昌,书丹郑昌胤。

声闻阁旁边,有一座大型青砖深浮雕麒麟影壁墙。“传说,我们村这座麒麟壁原来是两块。”郑家彪说,这座麒麟壁是山东省独一无二的砖雕佳作。麒麟壁有9块两米见方的砖雕刻而成,高6米,长4米,厚0.75米。麒麟图案线条突出,极富动感,麟片呈圆形,壁上方有一圆形“日”字,寓意为“麒麟望日”。麒麟左上方刻有二龙戏珠,左右及下方则是不同形状的小麒麟偎依身旁。

位于邀兔村北凤凰山脚下的郑家林石牌坊,是博山现存的两架墓地石碑坊之一。牌坊高4米多,宽6米,刻工粗朴、结构简练,站在东边芍药崮下便可清楚地看见。

邀兔南寨山寨石寨围子芍药崮

占了一座村庄的解元府

解元府为解元郑光溥的家宅,依八卦而建,曲折迂回,几乎占尽当时整个村庄。现在沿村北一条大街和村南中岭街,仍可找到修于不同时期的五座大门遗址。

记者跟随郑向利等人来到解元府的正房,这座老建筑至今保存完好,与邀兔崖真武庙白衣阁一样,老屋前出厦、后落阶,是博山区现存的为数不多的此类建筑之一。同时,院门后面有一大型木制影壁墙,为当地所少见;门口有门石鼓等,皆具保护价值。

博山镇邀兔村解元府秀楼

郑光溥是博山第一个载入史册的进士。郑光溥,字伯公,号一山,明嘉靖丁酉年即1537年加乡试考取解元,戊戌年即1538年登茅瓒榜进士。《续修博山县志·人物志》记载得非常详尽:“郑光溥,字伯公,号一山,嘉靖丁酉以选贡举北京解元,戊戌成进士,除行人司行人,擢御史累升山西提学佥事,才瞻学博,以西士质朴,可与人道时启之,先行谊而后词华彬彬,向风士习以变,寻任四川参政,随所扬历声绩著焉……”郑光溥曾任山西提学佥事,仕至四川布政使司参政大夫,官衔正4品。被列入青州府志,县志。邀兔崖村现仍保留“解元府”旧址,泉河风景区至今保存郑光溥的诗作,山西澄城有其为城市建设作重要贡献的记载。

随后,记者又来到邀兔村的绣花楼,79岁的翟慎柱从小就在这里出生。绣花楼至今保存完好,明清时期的建筑特征随处可见,观赏旅游价值颇高。

诸葛井旁“诸葛会”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湽河流水基本长年不断,全村百姓吃水就靠河东一口诸葛井,南阁子一口小井,还有村子东门外一口小井,两口小井现在已经填平。

寒冬腊月,水井冻了,村民们还可以吃淄河水,几百年来养育了当地百姓,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全村人口达到接近3000人。

淄河东岸的诸葛井现在还保留完好,井口呈方型,在青石砌成的井沿上,有井绳成年累月拔水磨成的沟痕,据说这些深浅不一的沟痕一共49道。

井绳在诸葛井的井口磨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槽。

“前几天,我们召集大家,就在诸葛井旁开了一个‘诸葛会’。”郑向利告诉记者,“诸葛会”的内容,就是在诸葛井修复之后,利用村里这些古老的传统建筑,开发邀兔村的文旅项目。

“我们打算把诸葛井充分利用起来,让游客在游览邀兔村的同时,了解我们的赏月文化,以及当地丰富的人文资源。”郑向利告诉记者,邀兔村因"邀请玉兔饮酒"而得名,在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同时,也要以此为契机,助力乡村振兴,搞好美丽乡村建设。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王晓明 王兵 李波 报道)

责任编辑: 张尧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