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他山之石‖又是一年清明会

2021-04-11 11:51:38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 黄卫君

  

“走,赶清明会去!”

清明鸟叫的时候,定军山下的阡陌上传来清脆热情的招呼声,三三两两的人在金黄色的油菜花间游动。武侯墓苍松翠柏间升起一团团淡淡的岚烟,林间的甬道上人头攒动,叫卖声不绝于耳,高亢的秦剧唱腔飘荡在墓区上空。大殿里香火旺盛,人声鼎沸,千百年来年年如是,一幅市井图,一样的人间烟火味。

这是一年一度的武侯墓清明庙会,时节往往正好到了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桃李芬芳,大地流光溢彩。如此盛大而多情的季节里,必然有一场庄严而神圣的仪式,慎终追远,祭奠先贤;必然要走进春天里,亲近自然,这也是一种生活的仪式。

  

小时候每逢清明,我们学校都要放假一天,去赶武侯墓清明会。大人们省吃俭用,给每个孩子五毛钱去赶会,除了心疼孩子,也是为了自个儿脸面上有光。

我们结伴爬上定军山,听见松涛阵阵,有松果落下,拾起来砸到小伙伴身上,然后相互追逐,玩得不亦乐乎。下山来已是饥肠辘辘,在武侯墓庙会的小吃摊上,咥一碗面皮子花上两毛钱,再喝上五分钱一碗的凉水醪糟,吃饱喝足顿时有了精神,开始在会场上窜来窜去。那时候进外面山门不要钱,进正门却要门票,兜里还有两毛钱舍不得花掉,凑在大人们身后混进去,看见诸葛爷端坐在大殿上接受人们膜拜,烟火缭绕,气氛神秘而又严肃。定军山下的孩子从小听惯了三国,知道诸葛爷是智慧的化身,是忠肝义胆之士,大人们奉如神明,小孩子们自然敬畏三分。

会场上出售一种陶制的乐器,做成小动物形状,施以黑釉,用白黄红点缀其间,头顶有一小孔,轻轻一吹发出悠扬的声音,专门让小孩子玩的。我们叫它哇呜子,或者叫咪咪,它会发出类似这两种声音,好似远古的音符,雄浑而又粗犷。

林间空地上有耍猴戏的草台班子,班主和猴子都在卖力地演,一场下来班主领着猴子向观众讨钱。那时人穷,一场下来盘子里扔着屈指可数的几枚分币,班主气得骂小气,猴子龇牙咧嘴,做出攻击状,人群哗一下子散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武侯墓清明庙会变成了旅游文化节,会期七天,四月五日正会这天总是人山人海。

有一种叫套圈圈的游戏特别吸引人。在空地上放上许多奖品,人要站在规定的距离外面投掷竹圈套住奖品,不偏不倚正中就算赢了。竹圈按个数论价,奖品有贵有贱,不值钱的放得近,贵的放得远,竹圈又特别轻,稍微着急就偏了,即使套住的也往往不够买竹圈的钱。也有运气好的,耐住性子精准投圈,圈住贵的奖品,摊主暗暗叫苦,还得赔着笑脸,这种套中概率很小。

  

清明前后正值仲春和暮春的交汇点,景清气明,气候温暖起来,万物茂盛。油菜花的间隙里可见镜面一般的水田,农人们开始耕耙秧母田,一年一度的农事又要开始了。

趁着秧母田放水还要溽熟几日,又是赶清明会的时节,庙会上有牲畜交易和卖农具的摊子,可以去看一下挑上一头中意的牲口,再买几件称手的农具,趁着春光好约几个老友喝上几杯苞谷酒,多惬意的事啊!

牲畜交易点设在庙会的东南角,看好牲口就要讨价还价,不用开腔,手揣到对方袖口里,在里面兴风作浪,争个高低,如果一方不满意就抽出手来,转身离开;如果双方都满意了就取出手,脸上露出笑容,就算成交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各敬一支烟,买卖就算成了。

买完牲口再去挑几件农具,一定要买几顶斗篷,这种竹编的帽子既能遮雨又能遮太阳,是庄户人家必备的一种雨具;还要挑上杆好扁担,买几把钢火不错的镰刀,竹耙也要买上,收割时都能派上好用场。

西南角的戏楼上庙会期间天天唱大戏,洋州秦剧团年年来演出,台上是老演员,台下是老戏迷,一个唱得如痴如醉,一个听得泪流满面;看戏流泪替古人担忧,那也是一种情怀,人间有戏,戏里戏外,亦真亦假;那唱腔,如武侯墓的春雨,稠而酽,清而醇,好听!

几十年了演的都是老剧目,家伙什儿由新变旧,演员身段也不如从前,唱腔也不怎么圆润了。老生唱得不再那么壮怀激烈,青衣唱得也不再那么清脆刚烈;台下的观众换了一茬又一茬,有的听得入神,有的昏昏欲睡,只要坐在戏场子里,戏不散人也不会散场。看着戏楼上鼓乐齐鸣,出入将相,才子佳人,唱腔宛若天籁之音。天地玄黄,岁月清明,如此美妙的时光里,总是让人深陷温柔之中。

  

定军山下诸葛村,环绕墓园周围,也是诸葛亮推演八阵图和长眠的地方,千百年来村民们与丞相为伴,山高水长。每年武侯墓的清明庙会,主办方都免费让村民进园游玩,这是世世代代对诸葛亮墓园的守护和“山无樵采十里定军草木香”的一种回报。

从庙会上出来,到周围山野间走一走。风细细,柳青青,天空清澈,大地明亮。从金戈铁马的乱世纷争,到太平盛世,世世代代的祈盼,如今时到清明,天地平静,人们徜徉在花海春光里,捕捉瞬间美好的记忆。

阡陌上孩子们放着从清明会上买的风筝。在温暖的春风里,风筝扶摇直上,与南来的燕子会合,在天空互相追逐着。孩子们牵着风筝奔跑着,带着他们彩色的梦想翱翔在澄净的天空中,飞得很高很高。

多少年后清明会也会成为一种乡愁,许多游子说山高水长,我们终将归来,再去赶一场清明会,在春天里遇见曾经的他(她)们。武侯墓的清明会,它所包含的意义已超越时空,成为一种不可磨灭的文化符号,成为人们永恒的记忆。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