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他山之石‖那些春天

2021-04-18 13:08:24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 王全纲

山里的春天是朴素的,一如这山里的人。没有喧嚣,没有谄媚,山林树木还看不到绿色,唯散落在山野沟畔的野樱桃突兀地开着白色的花,恣意地,毫无规则地挺立在春风里。一只毛毛虫在村道上缓慢地爬行,我不知道这虫是什么时候从土里钻出来的,但它分明是在告诉我,这高山的土地也在渐渐地苏醒。呵呵,时光倏忽而逝,这是我和驻村队员们在这个高山村落的第四个春天了。

下雨了,微风裹挟着雾气,在湿漉漉的氛围里,我感觉到了些许凉意。迎面走过来一位老农,这是我的老熟人。他喜滋滋地说,这个雨好,这个雨好啊!干了一个冬天了。我问是不是该种苞谷了。他说,这高山地方还得一个月,种地得种在时候上,不然种子会烂掉,还要等。是啊,我和工作队员们也在等,我们每个人都已经错过很多“时节”了,但是我们就像是被春光遗忘了,迟迟等不到消息。我顺脚踢了一下路边的一个空水瓶,当当的响声滚动了很远。

我知道,此时山下的世界正上演着一场盛大的花事,那些名贵的或者普通的、盆栽的或是野生的、木本的或者草本的各色花儿争相绽放,就连县城树上的假花依然毫无愧意地招摇在枝头,制造着绚丽的假象。一时间,真的、假的、高的、矮的,各色花木相互混淆,个个使尽浑身解数,以求在春光里完成自己的灿烂,期待着人们的垂青。有人干脆从外地空降花木,也加入了争春的行列。于是,在这个季节,争艳的结果注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我就是一棵小草,注定开不了花。我厌倦了那些花事的热闹,静静地回想走过的春天。那些春天,散发着乡野泥土的芬芳,绽放着乡野自然而然的纯粹,呈现着乡民朴实真切的情怀,留下了值得一生珍藏的记忆。

那些春天,山间小路依然铺满了厚厚的落叶,间或还有残雪,山高路远,爬坡上坎,我们鼓起勇气,毅然前往。我们肩上担负着全村70%农户的脱贫任务,在这边远偏僻的高山村落,压力大过了眼前的大山。危房改造、拆除重建、移民搬迁,我们踏破脚板,磨破嘴皮,动员群众互帮互助。

那些春天,春节的喜庆仍在继续,远山近岭不时响起热闹的鞭炮声,我们逐户动员外出打工,发展产业。看着亲人与外出打工者依依不舍的情景,看着打工者留在雪地上深深的脚印,我们也忍不住热泪盈眶,但我们更坚信他们一定会不负家人的期望。冯家的牛又下小牛了,小牛的出世让他家的养殖数量达到了八头。何家的养猪合作社终于挺过了低迷的市场行情,给入股的农户分红了……几年来,在这大山深处,群众从来没有因为收入下降而进入监测户行列,人均纯收入逐年增高。

那些春天,为了村里的道路、电力、饮水、民政专项救助,我们四处奔走,千方百计让项目资金落地;人居环境整治,我们亲自动手,为农户示范;疫情防控,我们加班加点,巡查、驻点严阵以待;医疗保险、养老保险,我们披星戴月,入户讲政策,开会作宣传,终是得到了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我们来自不同的单位,我们分别是60、70、80、90后,但我们都相扶相携,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是战友更是兄弟!老汤强忍丧子之痛,在村里一驻就是四年;来自大城市的小焦撇下年幼的女儿,三年里,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家,把全部心血倾注在了村里的扶贫上;第一书记小杨的妻子住院手术,病情稍一稳定便急急地返回村里;90后小张一再推迟自己的婚期。我生病住院手术期间,他们主动承担我的工作,确保了各项脱贫任务如期完成。

那些春天,我们也感受到了无尽的温暖。一杯滚烫的苞谷酒,这是山里人每家每户招呼来人的习惯。我们每到一户,总是被这样的热情包围,喝一口,足以让我们铭记一生;立春前后,家家户户杀年猪,农户争相邀请,那热气腾腾的农家宴,是他们滚烫的心,是浓浓的情,我们没有理由拒绝。

今年的春天,山里许多农户趁着大好春光正在修建新的楼房,连同正在修建的,已有十多户楼房矗立了起来。老农,我的一位老朋友拉着我的手说,你们来的时候,村里没有一辆小车,如今,村里已经有三十多辆了,真是不敢想啊。听说你们今年要走,你们走了,我们还真不习惯呢。末了,他强调说,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大家都在这么说。我说,这不是还没走吗,即使走了,也会经常来看看的,到时候我要喝你亲自煮的头道苞谷酒。他说,那有啥问题。

山下的花们或许仍在争奇斗艳,但春天是博大的,它必定会给每一个生命以绽放的机会,给每一朵花蕾该有的位置。而我和我的队员们只是这山野的小草,虽然开不了花,但我们并不羡慕万紫千红,因为我们是这山野的一抹绿,一抹为乡亲、为家人朋友带来温馨希望的新绿。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