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大众摄影|“不希望孩子们记得我”

大众日报记者 王世翔 张楠

2022-09-23 07:17:17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

杨守伟抱起1岁半的洋洋(化名),与他轻抵额头,说起悄悄话。

杨守伟透过手术室大门的小玻璃窗张望,虽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她因担忧坐不住,隔一会就要过来看看。

潍坊市儿童福利院,孩子们握住杨守伟的手指,跟着她走出卧室,去游戏厅玩耍。

孩子们手绘杨守伟画像,题为“我们的妈妈”。

杨守伟和同事一边陪孩子们做游戏,一边交流工作心得。

活动室里,孩子们学着妈妈照顾他们的样子,帮杨守伟穿鞋。

翻看孩子们照片的杨守伟在啜泣,每次看孩子们的相册,杨守伟都会忍不住哭一场。

福利院的大厅里,两个孩子看到杨守伟,兴奋地跑过来拥抱他们的妈妈。

□记者 王世翔 张楠 报道

“妈妈在!妈妈不会抛弃你!”6月27日,潍坊高新区人民医院12楼手术室外,杨守伟紧抱12岁的冬冬(化名)。“啊,啊……”此时的冬冬紧绷双脚,勾折手肘,强扭脖颈,大声喊叫,瞳孔里满是无助与恐惧。杨守伟努力安抚着冬冬。小家伙慢慢安静下来,护士把他推进手术室。杨守伟长舒一口气,期盼着冬冬疝气手术能够成功。

“冬冬是脑瘫、抑郁症儿童,没有语言功能。3年前被遗弃时头发都揪没了。”杨守伟是潍坊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像这样大大小小的手术,她经历了不下百次。一些孩子认生,手术后不愿躺在病床上,她就把孩子抱在怀里,有的一抱就是三天三夜。

唇腭裂、脑瘫、智障、鱼鳞病,甚至艾滋病、梅毒……孩子们病情各异,重残率超过90%。杨守伟难以忘记22年前初到潍坊市儿童福利院时的触动,当时她咬着嘴唇暗下决心:不放弃每一个生命。

患有罕见鱼鳞病的晓玉(化名)是杨守伟印象比较深的一个孩子,她的皮肤与鳞片黏合在一起,稍有动作就连皮带肉扯得孩子痛苦不堪。杨守伟查遍资料,也没有找到具体护理方法,她尝试用温热的水珠一滴一滴洒在她身上,等皮肤适应后,再用温水浸泡身体。杨守伟和护理员一起,慢慢地用碘伏消毒每一个伤口,小心翼翼地剪掉浮起的“鳞片”……有一天,杨守伟正给晓玉洗澡,从没说过话的她突然抬头叫了一声“妈妈!”杨守伟顿时愣住了,眼眶湿润。

如今,杨守伟已经是1029个孩子的妈妈了。也正是为了这一声声“妈妈”,杨守伟不允许孩子们被看成另类,“让他们拥有正常生活的权利,生活得健康、有尊严。”

最让她欣慰的是,孩子们一天天在进步。一年夏天,她带领26个孩子去潍坊植物园游玩,孩子们待人礼貌、垃圾入桶、彼此照顾、秩序井然,他们的表现让游客赞不绝口,纷纷打听是哪家幼儿园的孩子。

“妈妈,你不要我了吗?!”即将被领养的云云(化名)小手紧紧把着车门,号啕大哭。这种虐心的离别场景,杨守伟同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她躲回办公室,猛拽上窗帘,掩面哭泣,万般纠结痛彻心扉。“心里就像被剜掉了一块肉!”杨守伟说。最终,她扒拉开窗帘,再看看她含辛茹苦带大的孩子,目送她离开福利院。

拖地,不停地用拖把拖地。每次跟孩子离别后,杨守伟就拼命干体力活以消解内心的悲伤情绪。待泪水伴着汗水流完,她再重整精神,返回工作岗位。

杨守伟有3本相册,记录着22年来她抚育过的孩子们,但她把相册深藏,极少拿出来。“不希望孩子们记得我。”她说,福利院这些孩子的最好归宿是回归正常家庭,考虑到养父母的感受和孩子的成长,杨守伟和同事们定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狠下心来,切断与孩子的联系,想尽办法删除对孩子的回忆。也希望孩子们把在儿童福利院的经历,对福利院妈妈的所有记忆彻底忘记。

责任编辑: 禹亚宁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