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国学成语故事(25)不可向迩:一个“油腻男”引发的连环灾难

大众日报记者 武宗义

2021-09-10 06:49:26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国学钩沉》,浓缩历史精华;曲径通幽,遇见不一样的“中国”。

许多年之后,面对死神亮出的红牌,蔡国前国君姬献舞或许会想起和小姨妹“桃花夫人”相遇时的情形。

那时的姬献舞还是蔡国的国君,虽然小国寡民,但作为一国之主,日子还是相当惬意的,但这一切最终因自己的一念之差改变了。

这个蔡国,就是前文提到的因为嫁出去的女子淘气,在水上摇船吓唬齐桓公被撵回娘家旋即另嫁他人,被齐桓公带领“八国联军”荡平的那个国家。

据《史记•管蔡世家》记载,蔡国的始祖叫蔡叔度,是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的弟弟。武王伐纣之后,分封功臣和诸兄弟,蔡叔度被分到蔡国(今河南上蔡)。武王死后,成王继位,由于他年纪小,周公做了“摄政王”。蔡叔度和另一个被分到管地的弟弟管叔鲜怀疑周公有不臣之心(周公恐惧流言日),挟武庚(纣王儿子)一起造反,结果被周公一举扫平,武庚和管叔被杀,蔡叔度被放逐,给了10辆车和70名随从。

后来,蔡叔在流放中死去。幸运的是,他有一个好儿子——姬胡。姬胡从小知书达礼,遵纪守法,被周公推举为鲁国卿士(执政大夫),因为很有政绩,后被周成王重新封到蔡地,这就是史书上所说的蔡仲。由此,蔡叔度被请进宗祠,在烟火缭绕中享受儿孙供奉的冷鲜肉。

蔡仲之后的第11位国君是本期故事的“领衔主演”——蔡哀候姬献舞(哀,谥号,德之不建曰哀)。他和另一个小国——息国的国君息侯都娶了陈国女子为妻,成了“两乔”。哀候十一年(公元前684年,长勺之战)的一天,艳若桃花的息侯夫人昔妫(有“桃花夫人”的美誉)回娘家探亲路过蔡国,蔡哀侯听说后心里直发痒,就说“我小姨子来了,我得接见接见。”于是就挽留下息妫设宴款待,其间蔡侯言语轻佻戏谑,息妫含羞带怒而去。

息侯听说自己的妻子被“小蔡”调戏,不由得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打上门去,但自己力量太弱小,不是人家对手,于是眼珠一转,想了个借刀杀人之计。

主意已定,息侯派人带着厚礼去拜见楚文王说:“蔡国觉得自己在中国(中原)有靠山,不肯依附您。如果您发兵假装攻打我,我向蔡侯求援,他必然带兵来救我,那时我们两下合兵,把他捉住,不怕他不乖乖听您的话。”

这真是困了有人送枕头,一心开疆拓土的楚文王当即兵发息国。一切都像息侯设想的那样,当年九月,蔡侯在莘地被楚兵俘虏,押回楚国。直到此时,他才明白中了息侯的诡计,不禁恨得咬牙切齿,连带楚王一块破口大骂。楚王勃然大怒,下令煮了蔡侯祭祀祖先。

生死攸关之际,楚国大臣鬻拳站了出来,告诉楚王说,杀蔡侯容易,但会在“国际”上造成恶劣影响,这事我们本来就是我们做得不地道,如果再把人家国君杀了,我们楚国野蛮人的形象会更加固化,不利于国际交往与合作,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楚文王不为所动。

“二愣子”鬻拳使出了杀手锏,拔刀架在楚王的脖子上问他到底答不答应。杀别人时眼睛不眨的楚王,见刀忽然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连连表示“从谏如流”,下令饶恕蔡哀侯。鬻拳则因为犯上,自断一足,为自己的大逆不道赎罪。

到鬼门关前一日游的蔡侯得救了,但据《史记》记载,蔡候在楚国“生活”了九年,至死也没能回到家乡,其间他念念不忘的是复仇!

恶的种子一旦埋下,早晚有一天会发芽。

“从容”做楚囚的日子,一有机会,蔡哀侯就假装不经意地赞叹息侯的夫人艳若桃花的动人姿容,只听得楚文王口水直流。最后,楚王决定亲自一探究竟,便对外宣称“应邀出访”息国。在息国国宴上,楚王首先真挚感谢楚国人民的老朋友——息侯的盛情招待,表示楚息两国用鲜血结成的友谊牢不可破、万古长青。随即话锋一转,楚王提出要为息侯的夫人息妫敬酒,表达他本人以及楚国人民对息侯及其夫人的热爱和尊敬。息侯答应了。款款而来的息妫如风飘桃花摇曳多姿,整个宴会大厅都为之一亮,楚王只觉得身体僵硬,呼吸不畅。

第二天,夜不能寐的楚王以答谢为名,邀请息侯赴宴,随即发动突然袭击,扣留息侯,占领了息国。急不可耐的楚王亲自领兵跑到后宫,四下寻找息妫。

面对楚文王野牛般攫取的眼睛,息妫如梦方醒,自己吐出的枕边风竟然酿引发了一场强热带风暴,害了妹妹和自己一家。羞愧难当的息妫想到了死,但楚王以息侯相威胁,并保证说只要息妫乖乖听话,他会择地安置息侯,让他们家族香火不绝。

息妫跟着楚王走了,并为楚王生了两个儿子——堵敖和成王(熊怿)。但令楚王郁闷的是,自从来到楚国,艳光四射的息妫就成了冷美人和“哑巴”。楚王很是郁闷,又不得不小心伺候,这天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息妫为什么?息妫垂泪说:“我一个女人,伺候两个丈夫,纵然死不了,又有什么面目和人说话呢?”楚文王说:“这都是姬献舞这家伙教唆我干的,夫人你等着,我去收拾蔡国,替你出气”。于是,楚文王以蔡侯灭掉了息国为由,再次兵发蔡国。据说勒索了一大笔钱财才收兵回国。自始至终,受益者都是“演员兼导演”的楚文王一人。

针对这一“国际”轰动的历史事件,路边社主笔君子评论说:“《商书》说过,恶是会复制和传染的,就像大火在草原上燃烧,人都不敢接近,难道还可以扑灭吗?这恐怕就是说的蔡哀侯吧”。

行文至此,一个“油腻男”的猥琐之举引发的连环灾难讲完了。蔡侯和息侯的悲哀之处就在于“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他们在遇到自身难以解决的问题后,都同时想到了借助“恶”势力“黑”对方一把,但忘记了“恶”就像黑洞,一旦沾上很难全身而退。

由此我想到了历史上的的党争和商业领域的不当竞争现象。比如,某些原本占据了相当市场份额且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企业,为了削弱甚至打倒对方,除了公然利用广告影射外,还动用各种“写手”进行肆无忌惮的污蔑和攻击,并试图以政治抹黑和经济构陷等手段以借用第三方力量打击对手。殊不知,他们在得意洋洋的同时,却打开了地狱之门。

因此,笔者才不厌其烦地讲述蔡哀侯的故事,并真诚希望类似人等忏悔自己的恶行,否则有一天,他们会遇到死不瞑目的蔡哀侯,听蔡哀侯惊讶地唱,“原来你也在这里”。

责任编辑: 武宗义      签审: 刘芝杰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