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报告文学‖寸土千滴青春血

2021-04-25 17:21:40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1942年11月10日,立冬后的第二天,八路军山东军区鲁中军区第一军分区(亦称泰山军分区)博莱县独立营掩护排38人,为掩护泰山军分区司令部及群众转移,吸引并迎击日军,在桃花岭双崮堆上打响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36个年轻的生命血洒疆场。最揪心的是,有33位烈士姓甚名谁,到今天也不知道。

  

□ 本报记者 杨润勤 本报通讯员 任纪三 张 文 于大洋

4月8日,记者一行驱车来到鲁山脚下的淄博市博山区夏庄村。抬眼西望,桃花岭上桃花正红。登上岭来,桃花的清香弥漫缭绕;山路上的红褐色的页岩,在阳光下闪动着红色的光芒。再往前走,眼前耸立两座山峰,峰峰突兀。

同行的淄博市鲁源任浚历史研究中心主任任纪通说,这就是双崮堆,65岁的他捧起山路上一捧红褐色的页岩说:“这红桃花、红页岩,是浸透了烈士鲜血的,我每年要来岭上十几次,那血战的场景一遍遍在脑子里浮现,听到枪声、炮声、喊杀声在山谷里回荡,响彻云天,听得心惊胆战,听得凄凄怆怆……”他研究这次战斗的脉络已40多年,翻阅过大量史料,行过万里路程,他多么期待无名英烈有名。

记忆难忘,思念长长,无名英烈的故事已经融入鲁中大地的山水之中。

  

再见未见

这场惨烈的战斗是在桃花岭双崮堆上打响的。

鲁山背齐面鲁,是春秋时期齐鲁两国的界山,巍峨高耸,山势绵亘,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我军与日军血战的战场。立在桃花岭东望鲁山,层层叠叠的山峦,缥缈的烟云,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河水哗哗的流动声,把人带入了七十八年前的红色往事之中。

其实,夏庄桃花岭独立营掩护排与日军的血战正是山东抗日的一个缩影。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军迅速南犯,10月入侵山东,12月占领济南,1938年1月占领青岛,5月徐州失守。至此,山东全境沦为敌后。面对严峻形势,山东军民开展了艰苦卓绝的对敌斗争。

山东的战略地位,对于任何一位军事家、战略家来说,都是不容轻视的。它北控京、津,牵制东北;西窥晋察豫皖,问鼎中原;南扼徐、淮,威逼长江,占据山东,就可以控制半壁河山,因此日本侵略军不惜重兵占领和布防,并千方百计铲除抗日根据地。

桃花岭上的双崮堆

史料显示,1941年前后,山东抗战局势错综复杂,危机四伏。日军频繁调集重兵,用尽种种残酷手段扫荡、清剿、围困抗日根据地。日寇第12军为消灭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彻底摧毁根据地,1942年10月中旬扫荡寿光以北和泰山地区后,又从26日开始,集中2个师团,2个独立混成旅团和伪军各一部共1.5万人的兵力,采取“拉网合围”战术,对沂蒙山区连续进行6次扫荡,企图消灭山东军区领导机关和鲁中军区部队。山东八路军县不离县,区不离区,坚持斗争,主力配合地方武装,在边沿区打击敌人的蚕食和伪化活动。实行“翻边战术”,派出武工队,小部队深入敌占区开展对敌斗争。

任纪通的调查笔记上写道:1942年是华北敌后抗战严重困难的第二年,日军对各抗日根据地进行千人以上兵力的“扫荡”达77次,其中万人至五万人的大“扫荡”达15次,并疯狂对我根据地进行“蚕食”。推行第四次、第五次“治安强化运动”……在敌我斗争十分激烈的时候,日寇到处大修炮楼,继而用“三光政策”和频繁的大扫荡,围剿抗日军民。

当时的泰博莱地区,是山东省委、省军区和胶东军区、渤海军区的联络要道,日军千方百计要消灭这里的党政机关。为了反击敌人,泰山地委组成工作组,分赴各县领导开展工作,时任泰山地委秘书长的任尊三来到了这一带。

“天下何时能平,黄河何时能清,民族何时振兴,令人忧心忡忡。”“大好河山,沦为敌手,为了自由决不罢休。”写此诗文的是当时的泰山军分区政委汪洋。1942年秋天,日伪集结1.2万人对沂蒙山区进行“铁壁合围”式大扫荡。10月17日拂晓,日伪军分数路向莱北山区拉网合围,驻茶叶口一带的泰山区党政军机关遭敌合围,汪洋率地委军分区机关一部教导队突围,在吉山遭日军伏击。激战中,29岁的汪洋与军分区300余战士壮烈牺牲。

在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抗日军民每天都在流血,而日军越来越嚣张。

接着,日军又“梳篦拉网”,寻找八路军鲁中主力部队决战。集结两路日伪军欲吃掉在博莱边区活动的泰山军分区指挥机关。当时,泰山军分区司令部率一个营驻防在南博山的尹家峪待机歼敌,在司令员廖容标指挥下,避开敌合围,隐蔽在张家台村西南山中的松子崖。

当年隐藏伤员的山洞

1942年11月10日早晨,山风很大,吹得树枝飒飒作响,博莱县独立营营长郇振民、泰山地委秘书长任尊三带领一个连的部队,从博山池上一带急行军赶到夏庄村。夏庄村民兵连连长任溪鲁、指导员王建邦立即汇报了当地敌情:各山头、要道有敌人巡逻,日军主力也正沿着博沂公路急促而来。

郇振民十分震惊,泰山军分区司令部就在松子崖,从夏庄向西南翻山而过仅仅五六里路,莫非敌人得到了情报前来围剿司令部?情况万分紧急。他与任尊三商量,怎么办?两人很快达成共识,豁出命也要保军分区司令部。郇振民立即下达命令:通讯员火速去往松子崖报告司令部,要求军分区机关和群众快速转移;连指导员阎发仓率领两个排组成突围排向东突围,保存实力;郇振民、任尊三和连长徐文华率领一个排和机枪班组成掩护排,到村西山里吸引敌人,掩护司令部和群众转移,阻止敌人西行。

掩护排昂首往西,迅速直插山里。

阎发仓带领的突围排,出村往东急行几里路,就遭遇到围拢而来的日军,战士们迎敌而击。接着,夏庄村民兵连赶来增援。瞬间,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逼得敌人连连后退。

云行山东峰

随即,阎发仓变换战术,指挥大家用“麻雀战”,三五人一组,多面打击,直打得日伪军晕头转向。等敌人转过神来,聚集起来再扑上来的时候,阎发仓和民兵连长任溪鲁已商定出游击战的打法,民兵连边打边撤,牵制敌人,掩护群众转移。阎发仓则带领部队几次阻击,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恼怒的日伪军看到部队已无影无踪,只得转头向西,扑向村西的山里。

此时,掩护排正在村西云行山的东峰上等着气势汹汹的日军。当时,战士们心里都明白,掩护排就是“敢死排”。可这些年轻战士们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和畏惧,既然“敢死”,生命就不是自己的,是大家的,是国家的,是民族的。

明晃晃的太阳下,他们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村庄、河流、林木,还有天上的云彩和飞翔的鸟儿,他们不由自主地挥手告别,心里默念再见,再见,再见!

可是,今天的再见成了永远的未见……

  

弹雨剑雨

任纪通说,任尊三是夏庄人,也是他们任家的爷爷辈分。任尊三1918年出生,1937年参加革命,病逝于1997年。曾任长春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第六届政协主席,吉林省政协第五届常委。1991年9月,他回夏庄探亲时,讲述了那天掩护排的战斗经历。

郇振民、徐文华、任尊三带领掩护排,来到村西云行山的东峰上,并抢占了有利地形。郇振民命令机枪班前中后交替掩护,分散开来,注意隐藏,不得暴露。战士们有的匍匐于地,有的以岩石、树木依托做好了防御。

任尊三回忆时说,日军渐渐逼近,呈扇形,大概有300多人,他看到敌人抬着山炮,枪上的刺刀闪闪发光,还能听到页岩被敌人踩出的沙啦声。他们坦然地面对敌人,甚至心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因为他们知道把敌人“粘”在这里,军分区机关和群众就能安全转移。

任尊三

但是,当任尊三回身看到掩护排里一张张年轻的脸庞,心里“咯噔”一下。他记得上个月(1942年10月)月末,为了充实博莱县独立营的力量,山东军区泰山军分区司令员廖容标命令25岁的郇振民带领一个连,编入博莱县独立营。这是正规部队的一个连,来自山东各地,也是军分区的“文化连”、干部储备连,大多是学生兵,泰山地委秘书长任尊三是指挥员,也是文化教员。可惜的是,这些天一直与鬼子“兜圈子”,从这道山梁到那个山沟,没有工夫问及战士们的名字,听这个说话是烟台腔儿,就叫他“小烟台”,那个说话是青岛调儿,就叫他“小青岛”……有名战士说起话来,上半句是烟台腔儿,下半句是青岛调儿,他说爹是烟台人娘是青岛人,“串音”了,他便唤他“小胶东”。

就在刚刚上山的路上,有一个战士用浓浓的博山话提醒大家,上山不要踩页岩,免得滑倒。他一问才知道,这个又高又瘦的长脸战士叫国成典,是离夏庄五六里的上结老峪村人,家门口的老乡。这时,他看到国成典把耳朵贴在岩石上听什么?问他,他说听到儿子叫他爹了。任尊三说,别瞎扯,不到二十就有孩子了?他抿嘴笑笑说,他22岁了,不光有孩子,孩子都快五岁了,17岁那年爹娘为早抱孙子,让他娶了大他三岁的媳妇,当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呢。

国成典还在头挨石头,眼睛眯成一条缝极认真地听,初冬的阳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长脸上,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可听着听着他的眼泪却不听话地爬出了眼眶……

郇振民

突然,日军的山炮响了,接着,密集的子弹也射过来了。显然掩护排的阵地暴露了。

一群日军蜂拥着向山上冲来,密密麻麻,多如蝼蚁,战士们则沉着地等待着敌人进入射程范围。当郇振民一个“打”字出口,6挺机枪、29支步枪、3把驳壳枪的子弹“泄”向敌人。

面对日军近年来的猖獗和暴行,鲁中的八路军很难与其抗衡,忍着、躲着,尽管有时打上一场,撕掉敌人一块肉,但敌强我弱也要马上转移隐蔽,战士们心中的“火”一直被压抑着。今天他们终于向戕害父老乡亲的鬼子面对面交锋了。让子弹打得再多一些,让子弹飞得再快一点,子弹如雨,射向敌人,这是一场久违的弹雨,这也是战士们亮闪闪出鞘的复仇之剑,驱魔之剑,正义之剑。

弹雨剑雨,剑雨弹雨。不可一世的日本兵像谷个子一样倒在阵地前,号叫声在山谷里回荡。

旋即,日军调整战术,把队伍散开,配合山炮、机枪,大喊大叫着再往上冲。子弹密集,打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炮弹炸起的烟雾和沙土遮了太阳。郇振民指挥掩护排加强火力与敌对射,并用手榴弹扼制敌人,硬是把敌人压了下去。

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失败,山里又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廖容标

日军不死心,再一次攻击在中午时分进行。山炮疯狂发威,炮弹像冰雹一样落到阵地上;接着鬼子边射击边像蝗虫一般涌来。硝烟弥漫中郇振民冷静指挥,战士们沉着应敌,大约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再一次打退了鬼子进攻。

日军再攻,掩护排再打,且愈战愈勇。

任尊三说,当时阵地上的树木烧焦了,山石几乎炸平了,战士们灰头黑脸像从煤灰里滚过,但布满血丝的眼睛炯炯发光,这种状态叫拼命。

天近黄昏时,掩护排已经击退了日军四次进攻,鬼子丢下30多具尸体退下山去。掩护排清点人数,只有一名战士负重伤。

其实,在山东抗战史上,掩护排10日白天的战果是一个奇迹,面对武器装备精良,10倍于我的日军,他们打出了八路的志气与威风,让嚣张跋扈的日本鬼子知道了什么是鲁中硬汉。这是他们生命中最绚烂的光芒,也是抗日战争鸿篇巨制里的精彩一章。

掩护排的战士们以为,此时鬼子被打怕了,不敢再战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日军以为山上的八路军一定是泰山军分区机关指挥人员,不然不会有这么多机枪,不会那么顽强,不会那么会打,所以纠集大量日军正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涌了过去。

  

以命换命

夕阳如血,山风猎猎。

身材高大的郇振民盯着夕阳看,这个军分区里有名的硬汉子看着看着竟然落下了眼泪。夕阳落山的地方是他的家乡域城镇西域城村,离这里有三十里远。他突然特别想念爹娘,他21岁那年参加八路军后,因骁勇善战成为军分区一团二营营长,率领部队转战淄川、博山、莱芜、章丘一带,几年来竟然没有回过一次家、见过一回爹娘。他想如能过了今天这一关,一定要先回家一趟,哪怕只与爹娘打个照面,让他们知道儿子活着就成。

然而,他知道敌人还会围攻这里,四周也一定有敌人埋伏,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个未知数。他忽然想到那个重伤员和随队的两名地方干部,要保证他们的安全,不能让他们有闪失。想到这,他立即下令,让任尊三带领三人到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隐藏起来。这时,他准备把阵地挪到另一个地方,一是引开敌人,保护山洞里的四人,二是“金蝉脱壳”,伺机转换阵地迷惑、牵制敌人。

任春三

已立冬二日,身着单衣的掩护排一天粒米未进,冷风一吹,浑身发抖。当郇振民下令寻找新的阵地时,个个又精神抖擞。他们悄悄从敌拉网处的空隙穿过,来到让鸦雀胆寒的桃花岭双崮堆下。刚刚停脚,侦察员气喘吁吁跑来报告,西边张家台的鬼子正在逼近,南边的鬼子从上庄、下瓦泉压了过来,北边鬼子的前哨已到了夏庄的大槐树下。

郇振民明白,情况已万分危急,掩护排已处在数千敌人的三面包围之中。这个时候,他们也可以化整为零,分散开来,跳出包围圈,能活几个算几个。但他转念又想,这样就失去了吸引、牵制敌人的目的,不能给军分区机关和群众的转移争取更多的时间。

徐文华焦急地问郇振民往哪走?怎么打?

郇振民说,敌人的兵力是来“吃”我们的,他们不来就会寻找攻击军分区机关和群众。我们不如在桃花岭双崮堆上干一场大的,把敌人的兵力牢牢吸引在这里。

徐文华说,双崮堆又高又险,被敌人包了“饺子”,一个也活不成,这是用我们的命换军分区机关和群众的命啊?

郇振民坚定地点了点头:“该换就得换!”

双崮堆是桃花岭上最高的两座相连的山峰,险峻巍峨,峰顶灌木丛生,除采药人外,平时鲜有人登顶。路险难攀,饥饿的战士们登上峰顶时个个气喘如牛。正是农历初三,没有月亮,郇振民借着星光环视四周,依稀看见影影绰绰的日军密密麻麻围拢过来。他对战士们说,我们这是引狼缠身,用我们的命赢得军分区机关和群众转移时间,虽死犹荣,死得其所。

战士们异口同声:“虽死犹荣,死得其所!”

阎发仓

这时,日军三面同时向双崮堆发起了进攻,炮弹呼啸而至。郇振民把一个公文包交给警卫员任春三说,把这些文件交给军分区廖容标司令员,把这里的情况向首长报告清楚。显然,此时的郇振民在做最后的打算。

任春三也是夏庄人,精明强干,身轻如燕,绰号“山猴子”,他熟悉地形,从峰北下山,左拐右转,硬是在枪林弹雨中冲了出去,可惜的是公文包被炮弹炸飞、炸碎,他只能向廖司令口述了桃花岭的战况。他是桃花岭双崮堆战斗中掩护排的幸存者,此后每次回忆起这场战斗他都以泪洗面。

由于敌人从三面攻击,成千上万发炮弹落在峰顶上,树木被炸断、燃烧,又引燃野草和灌木,成了一片火海,沙石几近烧焦。战士躲在巨石后,石窟、石缝里,隐蔽不好的被弹片洞穿身体,汩汩的鲜血淌在焦土上,也被引燃,这些牺牲的战士大多只有二十几岁,有的仅有十七八岁、甚至十五六岁。年轻的热血就这样在这个初冬的双崮堆上燃烧,燃烧!

火海中郇振民发现,经过一天的恶战,弹药消耗量大,剩余的已经不多了。他随即命令战士们节省弹药,等敌人靠近再打。当炮声停歇,距离围上来的敌人仅有20余米时,掩护排的机枪和长短枪子弹才愤怒地射向鬼子,接着战士们一起抛出手榴弹。火光闪闪,照亮了星空,阵地前敌人倒下一片又一片,终于招架不住退了下去。

双崮堆三面悬崖峭壁,只有北面是陡坡。面对敌人的再一次进攻,郇振民调整战术,将多数兵力守在北坡上,6挺机枪安置在要塞位置。刚刚安置就位,急不可耐的日军又发起了冲锋。地动山摇的炮声后是弹如雨下,随即是血雨腥风……掩护排的机枪在吼叫,一名机枪手中弹倒下,马上有战士接过枪继续扫射。持步枪射击的战士一个又一个倒下去,血洒在枪上,后面的战士又捡起那沾满鲜血的枪继续战斗……

守住双崮堆,“咬”紧北坡,直到夜里八九点钟,敌人数次冲锋,仍然没能攻上双崮堆。

清点人数,能拿动枪的只有十几名战士了。清点弹药,还有3颗手榴弹,48发子弹。

乌压压的日军历时五六个小时,竟然没能拿下只有三十几人的双崮堆,他们恼羞成怒,再一次发动进攻时,炮弹打得更多,子弹更加密集。

郇振民看到,战斗中十七八岁的“小烟台”,头上的血哗哗地淌到脸上,他抹一把,干脆站起身举起步枪向敌人射击,一群萤火虫一样的子弹飞来,他轰然倒地。

无名英烈安葬地

刚刚20岁的“小青岛”被炮弹片炸出了肠子,他脱下上衣缠在腰上,又踉踉跄跄端起了枪,打出几发后便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小文登”“小莱阳”“小牟平”“小蓬莱”“小桓台”“小张店”“小临淄”“小青州”也纷纷倒下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润着千滴万滴英烈们青春的热血。

更要命的是,子弹!子弹!子弹!掩护排没有子弹了。当战士们把最后的三颗手榴弹甩向敌人后,又搬起石头狠狠地砸向敌人。

敌人蜂拥到双崮堆上,战士们又打开刺刀近身与敌肉搏。

这个时候,掩护排仅剩下了郇振民、徐文华、国成典和“小胶东”了。

鬼子围住多处负伤的郇振民,想“抓活的”。郇振民踉踉跄跄站起身,用手枪里仅有的一颗子弹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自戕殉国。

徐文华、国成典和“小胶东”被一群日军逼到了悬崖边,三个人把手中三支发烫的步枪在石头上摔断,毅然转身跳下悬崖,壮烈牺牲……

一寸千滴青春血,一片热土一抔魂。

  

无名英名

在桃花岭南侧有一片柏树林,树林里有几十个坟茔,西北角一块墓碑上写着“遗名烈士同志之墓”。2021年4月8日,任纪通来到墓前鞠躬,而后长长地叹息:“七十八年前桃花岭战斗中38人的掩护排只活下来两个人,一个是泰安地委秘书长任尊三,一个是警卫员任春三。名册在战斗中丢失,留下名字的有营长郇振民、连长徐文华、战士国成典,其他的都成了无名英烈。”

任尊三1991年9月回乡探亲时,也在这片柏树林里连连回首叹息。桃花岭双崮堆战斗前他和两名地方干部、一名伤员隐藏在山洞中,山洞的位置隐秘,上方是不可攀的崖壁,崖壁上有零星的崖柏,洞口的西北方向是双崮堆,从洞中能看到双崮堆上火光冲天,还能听到战士们的喊杀声。他几次想冲出山洞在敌人的背后干上一下子,但几次都被那名伤员阻止,伤员说,要听郇营长的指挥,要保存实力向军分区司令部报告。他们是在凌晨爬出山洞的,轮换背着伤员翻山来到军分区司令部。当时,送信的任春三已在军分区司令部里。他们看到司令员廖容标十分悲伤,用拳头连连擂着桌子,泪水盈眶。

任尊三回忆说,那些无名烈士大多是胶东人和淄博人,他们的父母送自己的儿子参了军,从此杳无音信,每天期盼,望眼欲穿。桓台一位母亲送儿子参加八路军后,每天依偎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等儿子回家,一直等了六十年。她去世时,每件衣服的左肩膀上都有一个补丁,那是长年累月靠在槐树下磨破了衣服,那是她想儿盼儿念儿的印迹呀……

再回到七十八年前那一天,一天一夜的枪炮声,让隐藏在山里的夏庄村人提心吊胆。翌日天一放亮,他们不顾被敌人发现的危险,自发地攀上双崮堆清理牺牲战士的遗体,惨烈的场面让他们目不忍视。有的遗体无手无脚,有的面目全非,还有的无首……任春三的嫂子看到一具遗体很像自己的弟弟,但脱掉鞋子一看,袜子不是自己亲手做的那双。她用毛巾擦净遗容的灰尘,才辨认出是营长郇振民。他们流着眼泪把烈士的遗体背下双崮堆,流着眼泪掩埋英雄的遗体。

夏庄村红色根深,抗战时期村里有400多人参加八路军,牺牲了的烈士有40多人,无一人投敌,无一人叛党。后来,他们又在掩埋英雄的地方栽上柏树,每年清明,都会来这里祭奠。

其实,不仅是夏庄村人,七十多年来,每到清明,淄博、烟台、青岛、泰安等地许多人会来到烈士的墓地悼念英烈。2019年12月8日,曾任中国军事科学学会首届理事,现任中国军控和裁军协会高级顾问的徐光裕将军题写了“博山夏庄桃花岭英雄排”旗帜。桃花岭英雄排的事迹感动了国务院稽查特派员、中国国情调研中心主任刘吉,他说,要再度挖掘英雄的事迹,对英烈负责,对历史负责,让后人铭记。

众所周知,在抗日战争中,河北省保定市易县狼牙山也有一个震撼人心的壮举,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一团七连六班的马宝玉等五位英雄,面对日军临危不惧,英勇阻击,子弹打光后,用石块还击,面对步步逼近的敌人,他们宁死不屈,毁掉枪支,义无反顾地纵身跳下数十丈深的悬崖,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著名抗日英雄群体。“博山夏庄桃花岭英雄排”与“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同样气壮山河,都表现了崇高的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坚贞不屈的民族气节。然而,与狼牙山五壮士不同,桃花岭英雄排有33位英雄是无名烈士。

“不知你是谁,可是知道你是为了谁!”你是为了抗击日寇的侵略,为了民族的解放,青山埋忠骨,热血铸英魂,无名有英名,一样让后人铭记敬慕。

(图片摄影:张宝贤 文图资料提供:洪雷 任传斗 周恒忠 岳峰 张新 徐兴文 商明伟 孙传芳 于大海)

责任编辑: 刘君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