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

安魂记

2021-09-22 12:04:05 发布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 谢力

2017年我的母亲去世了,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在她保留的一个小箱子里发现了一张烈士牺牲证明书,这张证明书被精心地裱糊在牛皮纸上。它原来是姥姥的遗物,姥姥去世后留给了母亲。一个用樟木制作的箱子和这张烈士证明是姥姥仅有的财产,也是母亲留下最值得留念的遗物。

1955年华东第三野战军给舅舅补发的烈士证明

母亲的老家在山东龙口,一个离海只有六里路的村子,这里历史悠久,商末建莱国,秦设齐郡,始置黄县,是中国最早的县治单位之一,也是秦代徐福率船队东渡的起始地。龙口风调雨顺气候温和,土地很适合农作物生长,虽然家中生活艰难,但是还是能够吃得上饭。

母亲的哥哥叫梁其昭,是家中四个子女中唯一的男孩子。姥爷家祖传中医家庭殷实,是十里八乡的知名中医,人称“药包子”。但是在母亲出生不久,姥爷就因脑溢血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姥姥带着四个没有成年的孩子变卖了家产艰难度日,大姨早早出嫁做了童养媳,十几岁的舅舅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宁静富饶的龙口被日本人占领,国民党驻黄县官吏和军队不战而逃。在此国难当头之际,黄县地方共产党员、民先队员自发组织、建立起抗日武装,承担起民族救亡大任。1940年日伪在龙口设立了公署,加大了对当地抗日志士的镇压。1941年日伪军在胶东进行大扫荡,烧毁民房,杀害抗日居民无恶不作。姥姥那时四十多岁,虽然识字不多,但她思想进步,姥姥家成了抗日八路军地下党的堡垒户,儿女们经常为八路军放哨。由于汉奸的出卖,住在姥姥家的两名中共地下党员不幸被捕。日伪军在汉奸的带领下来抓人时,姥姥大哭大闹声称他们是自己的儿子。当日本鬼子端起刺刀正要对着姥姥下毒手时,被一名良心未泯的伪军一把拉到了屋里,才保住了姥姥一条性命。不幸的是两天后传来了那两名被捕的地下党员被日寇杀害的消息。

我小的时候经常会听到姥姥念叨着被日寇杀害的地下党员的名字,其中有一位姓隋。1969年从青岛来了两名调查党史的同志找到了姥姥,了解这位地下党员被捕和被杀害的情况。我还问过姥姥,你是共产党员吗?姥姥说,隋同志曾经想介绍她入党,姥姥说,我不识字,又是小脚不能跑,就没有入党。每当我看电影《苦菜花》我都情不自禁地落泪,我仿佛看到了抗日战争中的姥姥和她的子女。

抗日战争的残酷并没有吓到姥姥一家人,二姨和舅舅早早就参加了当地的抗日斗争,二姨担任了村里的妇救会主任。“去干八路”是舅舅的梦想,1946年的一天舅舅出门打猪草,把镰刀和筐从墙外扔进了院子里,义无反顾地参了军,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舅舅参军后编入了胶东军区,1947年编入了华东野战军113纵队38军。

1948年山东胶东解放了,建立了解放区,解放区号召青壮年积极参军,担任妇救会主任的二姨告别了姥姥参军作战,二姨在淮海战役南下前编入了第三野战军的第八野战医院。他们兄妹共同参加了孟良崮战役,但是由于没有联系,相互之间并不知道他们在并肩作战。淮海战役前,舅舅在第三野战军92师直属侦察连任排长,南下途中在泰安阻击战中牺牲了,二姨则跟随第三野战军南下解放了上海。

在舅舅参军到牺牲的期间,他曾经托人给姥姥带过一封信和两个缴获分配来的罐头,自己没有舍得吃而带给了母亲。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一起参军的同村战友复员回来告诉姥姥,听说舅舅已经牺牲了,具体在哪里牺牲的也不知道,从此姥姥的期待彻底破灭了。

姥姥和母亲

1952年母亲作为姥姥身边唯一的亲人离开了家乡去外地读书工作了,只有姥姥一个人守着空空的房子,很难想象那漫长的岁月中她一个人在思念中是如何度过一个个漫长的黑夜,在无尽的期待中多么想舅舅会有一天推开院门进来叫一声:妈,我回来了!

1955年已经驻守在福建的第三野战军92师补发给了姥姥一份舅舅的牺牲证明,从此舅舅的牺牲地点和时间才有了可靠的答案,姥姥才有了烈属待遇。生活上由村里的生产大队每年给姥姥发几十斤白面,指派青壮年给姥姥打柴挑水,其他的生活费是二姨和母亲定期寄。我十岁时曾陪姥姥在老家生活过一个暑假,姥姥会画画、会剪纸、会做精美的刺绣,屋里屋外收拾得干净整洁,烧柴的大锅做着一个人的饭,还养了一头猪,我的到来给她寂寞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快乐。沉默寡言的姥姥经常会一个人坐在炕上默默地望着窗外,有时夜里我一觉醒来看到姥姥仍然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空。1966年,母亲把姥姥接到了家中与我们共同生活直到去世,与我们一起度过了她最快乐的晚年时光。

舅舅没有照片,没有后代,母亲在世时都记不得他的生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父母曾在泰安工作过几年,姥姥也让父母在泰安烈士陵园寻找过舅舅有没有埋葬地,父亲查找的结果是:新中国成立后,华东野战军曾把在当地牺牲的烈士遗骸迁移到了临沂烈士陵园,但是烈士名单上并没有舅舅的名字,随着姥姥及家人的离去,舅舅的名字也渐渐地被后人遗忘。

二姨和母亲也曾经去泰安烈士陵园查找过,并希望能在泰安给舅舅留下一个英名,但是直至她们离世终究没有实现这个梦想。

手捧着这张已经历经70多年的烈士证明,我感到有一种责任要在我的余生之年去实现姥姥和母亲两代人的愿望。随着电视上不断有为烈士找亲人的消息被报道,寻找舅舅埋葬地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在网上查询了相关烈士名录,从龙口和华东烈士名录中查询到了舅舅的名字,但是没有埋葬地的信息。于是把舅舅的名字刻在牺牲地陵园的墓碑上,以此实现姥姥家人的遗愿成为我的信念。

2019年我通过关系找了负责烈士优抚的民政部门,答复此事一是应由烈士的直系亲属办理;二是应在烈士原籍办理。于是我又开始查询相关文件,在国家2013年出台的《烈士安置办法》第三条中规规定:确定烈士安葬地和安排烈士安葬活动,应当征求烈士遗属意见。

2020年7月1日正值党的生日之际,我得知烈士的管理职能由民政转交到新成立的退伍军人事业局管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泰安市退伍军人局优抚科,阐述了我的理由,对方答复,请示领导后尽快答复你,半个小时后就有了回复,可以给予办理,并通知泰安烈士陵园提供服务。我听后非常感动,两代人的期盼,70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尽管没有找到舅舅的墓地,但是他不再是无名烈士,他还有家人的后代在怀念他,也是对他英灵的告慰吧!

第二天,我一大早登上去泰安的高铁,前往烈士陵园接洽相关事宜。泰安烈士陵园地处泰山脚下,陵园不大,环境肃穆庄严,古朴的石头牌坊像一座迎接将士英灵的凯旋门,沿石阶而上,一座高大的纪念碑像三把出鞘的利剑,刺向天空。

泰安烈士陵园纪念碑

泰安革命史展览馆

陵园负责人接待了我,带我参观了烈士荣誉室,墓区安葬着514名烈士,其中335名无名烈士。我填了申请表。负责人表示,由于烈士名录墙快满了,陵园已经申请了装修预算,待装修扩建后一定将烈士的名字刻入烈士名录。

尽管还不能尽快实现舅舅的英名刻入烈士纪念碑的愿望,但是有了结果,明年我还会再来看看落实情况,我们寻找、等待和期盼了70多年,等到了第三代人也白了头,只要信念还在,我都会为了姥姥、大姨、二姨和母亲去实现她们的愿望,一直待到舅舅的英魂落在烈士陵园的那天,以后我会每年来此纪念他!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漫步在烈士陵园之中,向与舅舅一同牺牲的烈士们致敬!他们的鲜血没有白流,后人永远不能忘记他们!

责任编辑: 刘君      签审: 于国鹏

网友评论
滑动提交数据

扫一扫下载
大众日报客户端

备案号 鲁ICP备1101178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编号:37120180020

Dazhong News Group(Da Zhong Daily)    大众报业集团(大众日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31-85193690